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2-09

着时自有输赢。

终于,百度裁撤了医疗事业部,但这绝对不是为“魏则西事件”表态,而是,裁撤一个绩效极差的部门,要知道,裁撤医疗事业部,绝不等于百度裁撤“医疗推广部”,放弃医疗类广告,只要这个状态不改变,那么,像魏则西那样,被广告误导,就是百度不能完全杜绝的问题。

第一,为何裁撤医疗事业部

之前,百度内部绩效评定完成,医疗事业部数百号人的业绩并不如意,相对同一事业群组,其他部门要么盈利,要么至少盈亏平衡,医疗事业部绩效实在“太难看”,所以,之前就有要被分化削弱的传言,如今完全被裁撤,也是一个上市公司的。

百度这个医疗事业部是诞生于2015年,是曾经的“大红人”,号称百度“太子”的李明远全力推行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战略的产物,期望通过“百度医疗大脑”做医院的挂号预约、送药等服务,可惜这些业务需要相当的线下“重运营”的人力和能力,百度一直强于搜索,连接信息,“轻运营”已经嵌入基因,即便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亲自督战,相关O2O也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因此,当新总裁前微软牛人陆奇上任,李彦宏将战略全面转向人工智能,他们自然要选择前O2O战略最不顶事的医疗事业部“祭旗”,就像李彦宏内部信讲的:“要淘汰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如果做不出来,就别在那儿混了,别在那儿撑着了。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资源向百度有优势、战略上重要的项目去聚焦。”

同时,按照李彦宏前几天的内部演讲就曾说:“最初百度这种医疗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一个O2O的东西,就是我们这有用户,很多人来找去哪儿看病,我们怎么帮他挂到他想挂的号。

但是到去年开始,我们发现说其实像智能问诊已经变得越来越实用了。如果说我们的智能问诊的系统能够达到一个医生职业的平均水平的话,那就完全可以先通过一个智能的系统,起码是辅助这些医生做一些判断,真的是到大病的时候才到医院,到更具有规模的医院去。”

没错,人工智能+医疗,成了百度的新宠,所以医疗事业部推出历史舞台更顺理成章。

第二,“魏则西事件”真没法杜绝

因为百度连接的是“信息与人”,用李彦宏最新的定义,百度的核心还是“内容的分发”,那么百度就必然要承担内容分发的责任,就像阿里要处理平台上的假货,而腾讯则必须处理微信里的谣言,这是国民级应用的宿命,和社会责任。

要知道,国内信用体制并不完善,人们识别信息的能力很低,成本很高。不像发达国家,每个人和机构都有相应的信用评级机构评级、打分,谷歌这样的搜索引擎可以不仅审核医疗体系的各种证照,还可以利用第三方机构,更明确发布广告主体相应的能力和水平。获得搜索结果的人们也可以有很多验证机构水平的手段。

可是,在国内,资质挂靠,人员拼凑等情况在医疗领域乱象丛生,所以莆田系才有如此大的量能做各种医疗的生意,并且大张旗鼓用包括搜索引擎等手法为自己的生意导流,发了很多不义之财,甚至耽误患者治疗,误人性命。

而百度的医疗广告体系,目前看,并没有能力,完全识别医疗机构的真实资质,还是只能做些流于表面的资质审核。没错,因为百度的搜索引擎基因,一直是“轻运营”,在线下没有一支直属的“近卫军”,因此O2O不成,医疗机构的线下真实状况审定也比较困难,若使用第三方区域机构,又难免有人因利益,与被调查的医疗机构沆瀣一气。前车之鉴就是,百度外卖就与第三方合作,拓展线下商家,就出现某些第三方,串联商家,薅百度补贴的羊毛。

于此同时,百度的人工智能还在成长阶段,这个时候,它真的不能完全通过线上信息,准确判断一家医疗机构的真实水平,这时,当有利益的广告送上门,百度所面临的依然是经济学上的“事前不幸逆向选择”——被某些长于公关的医疗机构用人民币“银弹”攻下;“事后承担道德风险”——被类似“魏则西事件”再度拖累。

所以说,百度目前即便裁撤了医疗事业部,也还依然依靠医疗广告牟利,却不能准确地认定医疗机构的真实信用和水平之前,决不能杜绝类似“魏则西事件”,及其带来的道德风险打击。

而这才是百度必须解决的问题,毕竟,运或在一时,势必见人心,李彦宏和陆奇不会不明白。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