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8-13

“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普通家庭马化腾,下周回国贾跃亭。”可是,下周又下周,贾跃亭还是没有回国。他一手打造的乐视生态分崩离析——股份被冻结,乐视网董事长易手,供应商上门逼债,裁员风波不断,手机、汽车、影业等子业务艰难求生,当年誓言“为梦想窒息”变成了如今真的窒息。

与乐视生态的贪大求快,欲速不达,高调宣扬相比,恐怕很少有人关注到海尔物联网生态已呈良性发展态势了吧。海尔在生态上“稳扎稳打,精耕细作”,从一个电器制造商,变身互联网化的创业孵化平台,完成新一轮进化,走出转型的阵痛期。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青岛海尔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51%,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激增455%,霸气侧漏。

一边是乐视生态“其兴也勃,其衰也忽”,另一边是海尔33年的“顺应时势,基业长青”,贾跃亭被各种声讨,而海尔董事局主席、CEO张瑞敏则成为诸多管理学家研究的对象,每年成千上万的企业家、管理学者前往海尔学习研究其管理模式。9月下旬,管理大师加里·哈默将与诸多管理大咖组团应需所为,将“管理界的达沃斯”搬到青岛,与海尔集团一起主办“首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共同探讨物联网时代企业管理与转型。

在笔者看来,这才是互联网时代商业生态的力量。它绝不是用各种业务彼此借力“洗”用户,那最多只能算“交叉销售”,而真正的生态,则应该是一个逻辑自洽的系统,它既有垂直整合业务的能力,又有不断创新的动能,它由复杂又有序的网络连接、驱动,比如物联网,组织上还“聚为一团火,散作满天星”,兼顾灵活与效能,比如“人单合一(员工的价值实现与所创造的用户价值合一)”。

当互联网生态概念被太多人脱口而出,它的内涵已经严重空心化,太多人将大量劣质和廉价的私货填充其中,此时太需要明辨是非,用“管理界的达沃斯”,推动头脑风暴,才能让业界明白,同样是生态,乐视和海尔差在哪儿?

互联网生态范式到底是什么?

没错,就像张瑞敏所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技术模式不断创新,资本高热不退,推动更多商业玩家速生、速朽。先是百年“柯达”迅速没落、消失,再是手机霸主的“铁王座”从摩托罗拉到诺基亚,再到苹果,飞快易主。而乐视短短几年,更像《哀江南》里描述的:“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无疑,它们都没踏准时代的节拍,没有进化出互联网的生态范式,于是,盛极而衰。

反过来再看海尔,33年前它重生于破产边缘,因此,面对变化时,它有极强的求生意识和客观求变性,所以,当商业生态要基于互联网重新定义和发展时,海尔就会表现出超强的“与时俱进”。

所以,早在2000年,张瑞敏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后,就在海尔内刊上发表《新经济之我见》,主旨是“不触网(络)就会死”。2004年,海尔收入破千亿元,开始“1000天流程再造”;2005年,张瑞敏提出“人单合一”,让每个员工做自己的CEO,找自己的市场和用户,将管理聚焦在员工和用户两大要素的“端到端,零距离”。

此后,以“人单合一”为核心,按互联网“去中心化”法则和手段,海尔再实现各业务单元从“自主经营”到“协同共生”,再到内部创业的“小微公司、创客创新”,与之相应的,海尔从制造产品的企业升级为孵化创新的平台,实现商业生态的互联网式进化。

无疑,这是发现专业、科学的智识,抛弃迷信、陈旧的常识,海尔冲破了旧的管理规则束缚,建立了互联网意识的组织生态。就如《管理百年》作者斯图尔特·克雷纳所说:“未来,出类拔萃的组织,将会是那些探索出让各级员工发挥最大潜能的组织。”

的确,事但陈其已然,才可知其未然。大企业的生态,运或在一时,势必见人(员工、用户)心,没有在“人心”上做足功课的生态,都是耍流氓。

物联网得用户的心,小微化得员工的心

正如美国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判断:互联网的关键,是消除了距离。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不仅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消除了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距离,最终实现了万物互联的物联网(IoT,Internet of Things),它是海尔占领用户心智思维的关键——因为联网,数据越来越丰沛,借助大数据分析,设备从被动操控到主动服务,终端从互联到互懂,决策也从人工走向智能。

例如,海尔的馨厨冰箱,作为全球第一款互联网冰箱,它不仅可以识别冰箱还有几个西红柿,鸡蛋是几天前买的,提醒食品即将过期,还可以根据食材推荐菜谱,甚至帮助主人直接在电商平台下单补充食材,或者与父母视频交流红烧肉的做法……一切过程都可以声控、触摸屏实现。

此间,物联网系统下获得的各种数据,让海尔更了解用户的餐饮偏好,提供更智能地推荐,有针对地改进产品功能,推动C2B(Consumer to Business,消费者驱动企业)大规模定制更加智能,从而用细节在用户心中完成注册,立身、立格局。这一切,决非乐视强推的“交叉销售”所能比拟。

320300018a50bdc91a03

​同样,也是基于网络的力量,张瑞敏的“企业即人,管理即借力”才能推动“人单合一”的进化。

正是借助网络,海尔搭建起共享平台,将财务、人力等基础服务变成信息化服务,让内部创业的小微企业降低成本、少走弯路。同时,海尔将平台上的制造、物流、分销等能力整合成生态系统,为小微创业提供战略协同。这样一来,海尔有料、有赋能,诸多小微公司享受生态的低成本、高效能,才能全力推动员工创客“参与约束、激励相容”——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干活,创造越多获得越多。由此,小微们既能保持强劲的创新力,又不失管理力,在海尔生态中“聚为一团火,散作满天星”。

比如海尔的“雷神”,出品游戏笔记本电脑,它靠集团200万元孵化基金,轻资产运营,10多人的小团队,只关注产品的软件和设计,及用户交互,上游生产交给笔记本代工厂,物流、售后等共享海尔平台。成立一年半,销售额就达2.5亿元,净利润1200万元,累积出150万年轻的“雷疯”粉丝,还获得数千万元外部融资。于是,雷神从2015年独立运营,整合各类资源,变身游戏运营平台……

如今,海尔平台上200多个小微公司,已有超过100个年营收过亿元,有47个小微引入风投,16个小微估值过亿。用张瑞敏自己的形容:这就是海尔的“自以为非”,“亲手颠覆和破坏自己的企业,变成一个网络型组织”。就像量子管理学创始人牛津大学教授丹娜·左哈尔所说:这种自下而上的自组织才是大势所趋。如此的生态玩法,恐怕贾跃亭连想也没有想过。

一个多月后,丹娜·左哈尔、斯图尔特·克雷纳、加里·哈默等管理大咖将与张瑞敏一起在青岛探讨互联网管理的本质,那时贾跃亭是否回国,真不知道,但可以预测的是,理性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思想火花的迸发下,互联网的管理之都很可能落地青岛,正如电商之都在杭州,社交游戏之都在深圳。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4-18

作为易到创始人,昨晚周航突然发表声明,指责“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而面对这样的指控,数小时后,乐视控制下的易道官方也做出回应:“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周航知情,并签字确认。”

无疑,作为“退位”的创始人,周航的指控异常严重,毕竟是实体企业,独立法律主体,如此大的资金流转必定涉及各种财务流程,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如果是“挪用”,必定违法,而乐视的回复则要努力撇清关系,自证清白,可惜,从目前看,仍不能完全明晰所有真相。

其关键,在于对“挪用”的定义。如今,按照更清晰的乐视方面回复,仍存在等待双方进一步质证的细节:

1b860002bd934965050e

1、易到公司本身是贷款主体,乐视控股提供了抵押的信用增级,一般来说,贷款都会要求专款专用,1亿给易到,13亿给乐视汽车生态,这是符合贷款合约规定的么?若当时与银行约定就是如此,那么就是合法,否则就是挪用;

2、按照目前的贷款监管政策,一般不会允许给一个公司贷款后,它再将其转借给另外一家不存在直接关联的公司,因为这样,银行无法监管贷款流向的真实用途,无法控制风险,这样,声明中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就表述极为模糊,是否包括“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FF”等商业主体,他们与易到的关系又是如何?这个乐视能明晰么?

3、既然是联合贷款,那么一定是多家银行一致行动,必定共同制定、审核贷款协议,若在合约中,明知1亿给易到,13亿给乐视汽车生态,却还以易到为主体贷款,监管审计那边能毫无意见?具体细则上是怎么规定的,如果有黑锅,究竟这锅要落在谁的身上?

4、周航究竟有没有在相关文件上签字、印签,若有签字,且他说的“挪用”指证成立,那么他签字,就是明知“挪用”却也默许“挪用”,必定承当相关的法律责任,周航就等于将自己送上法庭,他有那么傻么?就是要鱼死网破?若周航不承认签字、印签,那么就要申请司法鉴定,乐视就要遭遇反转了。

1c5b00055d9cc64bb166

由此可见,无论对于乐视还是周航方面,如今的一切还都是开始,后面双方都还会不断上演新的戏码,相互攻伐,易道的资金之谜也将在这个过程中越来越明晰。

昨天,也有朋友说,此前周航在乐视接盘时,有过相关的对赌,当周航达成一定的业绩后,乐视全盘收购易到,他退出,但现实是周航完成业绩,乐视方面却说资金紧张,不能按当初约定估值全面接盘易到,于是周航无奈只能窝在易到,无力改变局面。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周航和他的易到确实可能因此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机会与再融资的机会,不过还需要周航拿出相关证据才能令人信服,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自乐视入股这么长一段时间来,周航为何不拿出业绩,去博取进一步融资?以前声称改变出行世界的能力呢?

最后,作为易到的老用户,我再逼逼点心里话,我自己曾遭遇易到司机疲劳驾驶,险些在高架上撞到路边,有段时间,有些司机为了赚钱,捞铺贴,一天工作超过14小时,当别的专车体系都在限制司机工作时间、工作频率的时候,易到有没有把服务做好、做细?恐怕这才是易到失去人心,逐渐没落的原因吧。

另外,既然现在的易到说从未挪用“用户充值”,现在我就想取回充值账户上剩余的钱,可以么?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