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9-07

“企业利润那么低,银行利润那么高,所以我们有时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公布。”2011年末民生银行行长洪崎就这样霸占了各大财经头条。

的确,那是中国银行业最辉煌的时代——经历了坏账剥离、股改上市后,恰逢“四万亿”刺激计划出台,货币放水、信贷井喷、经济火热,银行们财源滚滚,业绩亮瞎人眼……当年,中国商业银行整体盈利首次超过1万亿,创历史新高。

可月满则亏、盛极则衰。短短六年后的今天,上市银行半年报显示,它们的资产增速跌落到5%左右;而利润同比增幅,除中行、招行、邮储保持在10%以上,其他玩家只剩1-7%,实在不比其他产业高到哪里去。更可怕的是,银行赖以生存的总营收及主要利息收入,增幅极大放缓,多家大行还出现负增长。

无疑,最近3、4年间,在互联网的攻势下,移动支付、余额宝们、P2P、虚拟信用卡等接连推出,构建出高度整合的新金融模式和商业生态系统,快速瓦解银行的传统优势,倒逼利率市场化,一时间,这帮金融届的“高(端)玩(家)”被打得上中下三路全崩。

此时,金融科技大势所趋,银行们也从看不懂、看不清,变为用力追、努力赶,比如,完善电子银行部门,操作直销银行,实验网络化改造……可“水生动物要进化出一个肺,代替腮呼吸”,实在太困难,它们太需要“协作不胁迫,创新有突破”的小伙伴给力,才能在互联网时代,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毕竟,互联网的时间密度要比传统行当大得多,创新日新月异:移动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应用层出不穷,银行还没有人才、机制、运营去适应这样的模式,所以,对它们来说,最现实的选择,是寻找气味相投的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合作,共生、共营、共赢。”群星金融CEO姚猛这样告诉小郝子。

就像他创办的群星金融,专注供应链金融,借互联网等手段“透析”供应链商贸数据,建立智能化风控系统,从联想、海尔、物美等大公司入手,搞定其4万多家链属中小企业的“征信”,由此,为数家银行带去上百亿元的新增贷款。

于是,这样的“金融科技+”为银行“补短板、填空白”,不仅提高其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更符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服务实体经济”的精神,它让银行有能力识变、思变、改变,以供给侧改革,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

不变等死,乱变作死,怎么变?

商场老话说:不变革等死,乱变革作死。曾经,银行是商业世界最有效的印钞机,这降低了它们面对变化的敏感意识,直到余额宝们大量抽水用户存款,二维码支付大量替代银行卡、信用卡……它们才重视互联网嵌入商业模式的深刻意义,主动拥抱互联网,努力操演金融科技。但要知道,方向不对,白白受累,搞不好,还会是个“作死”的结局。

一方面,与互联网巨头联姻,银行们渴望借助它们的力量解决“场景、用户、技术”三大问题,但巨头们正是当年要“颠覆银行”的后生,好不容易从银行手里夺得“用户的连接权”,怎么会再主动奉献关系生死的核心资源?

更何况,巨头们还死盯着银行手里多年积攒的数据“金矿”,这同样也是银行的命脉,谁敢随便分享?因此,银行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注定只能是表面功夫,不能敞开胸怀,毕竟,谁都害怕被“诱之以开放,烹之以生态”。

另一方面,银行自己寻求“金融科技+”创新,做过P2P、直销银行等尝试,有心求变,却没有基因——人才、激励跟不上,不行;机制、运营太僵化,不成……在强力监管下“带着镣铐跳舞”,在各种自查、检查、督查中费力,银行真的没法凭一己之力改变创新的窘境。除了平安倾全集团之力打造出“陆金所”,再也没有哪个银行将金融科技玩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所以说,当金融科技圈的妖艳X货被监管收拾妥当,泡沫被挤出,越来越多有真功夫的高手凸显出来,这正是银行寻求小伙伴,再定义自己、重建边界的好时机。由此,银行能将技术逻辑迅速转化为金融逻辑,形成强大的生产力。

就像群星这样,通过连接联想等制造、医疗、商超巨头,实时掌握其链属中小企业的运营动态,交易流水,资产水平,并将其征信“翻译”成银行的“通用语言”,形成标准化对接,进而,让银行能便捷、低成本地识别资产、筛选评级、追踪资产运作。于是,银行获得群星赋能,拓展原来没法操作的业务,实现“从金融中来,到产业中去”的蜕变、升级。

如此,没等死,不作死,在互联网和金融科技大潮下顺势而为,合作求变,共营求生,这才是银行们应有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银行焦虑症,解药的关键

是的,传统银行有互联网焦虑症,而解药就是靠谱的金融科技咖。如何找到合适的小伙伴,获得更好的解药,也是一门技术活。为此,银行们不仅要深入理解互联网的生存结构与思维模式,更重要的是,拿捏好评判伙伴的关键,这样就能审时度势,宽严不误,造就“英雄联盟”,执掌战略先机。

在小郝子总结来看,金融科技公司若要为银行对症下药,关键是,其一,足够了解传统金融的痛点、需求;其二,有强大的技术驱动能力;两者缺一不可。

首先,银行是经营风险的行当,数百年演化,形成了以风险控制为核心的管理运营构架,所以,为了风控合规,它们不得不花费大量成本,业务规模、效率都备受局限。而好的金融科技伙伴,正可以帮助他们大幅降低成本,改进效率,扩张业务,同时,更满足风控要求,各种May I,Could I的真诚中看不到一丝忽悠。

正如群星,以供应链往来的电子凭证为信息基础,杜绝造假,有“数字签名法”可依,由此,集中、透析多年的商业运营数据,再附加多维实时数据,建立风控模型,足以让银行的风控、合规们看在眼里,懂在心里,合作阻力自然消解,再加上审贷成本只有过去的3%,审贷时间缩短80%以上,合作展业更顺理成章。

其次,现代金融业是科技驱动型行业。金融科技的好伙伴必然能运用新技术、巧方法,快速搭建场景的解决方案,让银行祥瑞御免、弹幕护体。

好比,交通银行浙江分行要学习北京分行,通过帮建财务公司,稳定企业客户,拓展业务。群星就快速搭建出系统,与浙江分行一起,协助诸多大牌企业建立“虚拟财务公司”。如此,企业无须自建团队和系统,便可灵活地统筹资金运作、资产管理,并为链属中小企业融资,提升资金周转效能;而浙江分行得以稳定核心客户,扩大放贷规模,业绩飞升。于是,大家一起活出了不一样的烟火。

没错,掌握了关键,银行玩转“金融科技+”,这将帮助它们重启创业精神,冲破或明或暗的规则、习惯和知识体系,重建创新意识系统。

小郝子相信,对于传统银行而言,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只要它们找到金融科技的好伙伴,就意味着一个理性周期的开始,那时,整个行业的资源匹配更合理,更集约,更能驱动金融基础设施走向融合与整合,银行们就能开创出更辽阔的世界。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8-20

322c00039f1d581de28d

“那些杀不死我们的,终将令我们更强大。”尼采的这句名言,放在微信和支付宝这对欢喜冤家头上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8月16、17日,腾讯和阿里两大互联网巨头一前一后相继发布了新一季财报。这两家生态型公司庞大的财报,也是目前外界观察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场世纪之战战况的唯一窗口。

从2013年8月5日微信5.0推出支付业务开始,这场战火已整整烧了4年,最终结果如何,暂时仍难下定论。曾经一度,外界认为支付宝已经被微信支付打得找不着北了。不过从腾讯和阿里双方最新的财报来看,在经历了“圈子事件”之后的支付宝及其背后的蚂蚁金服已经从此前的被动中抽身,而微信支付似乎已经错过了杀死支付宝的最佳时机。

这一幕非常类似二战时期德国进攻苏联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在此之前节节败退的苏联通过这一战把装备精良擅打闪电战的德军拖入了泥潭,完成了战略反击,然后稳扎稳打,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支付宝复苏,微信痛失好局

根据阿里最新财报中披露的数据,最新一季阿里集团收到来自蚂蚁金服的特许权使用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19.66亿元,这笔收入来自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支付宝母公司)双方的一项协议,在蚂蚁金服上市前,阿里巴巴有权分享蚂蚁金服税前利润的37.5%。据此推算,2018财年Q1(2017年4-6月)蚂蚁金服税前利润为52.4亿元人民币。再对照此前的阿里财报,蚂蚁金服这一指标同比增长421%,季度环比增长143%。

而根据阿里巴巴2017财年报告计算,整个2017财年,蚂蚁金服税前利润为55.6亿元。这就意味着,刚刚结束的这个季度,在激烈的市场拼杀和高额营销费用下,蚂蚁金服一个季度的利润仍相当于上一财年全年总和。由于蚂蚁金服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于支付宝的服务手续费,因此,这一数据也可以间接看出支付宝业务的相关表现。

反观微信支付,在腾讯财报发布后的业绩说明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称支付业务的收入增长很快,但在整个财报中,腾讯只是简单将其归列在了其他项中。财报中提及包括支付和云在内的其他业务收入为96.54亿元,录得177%的收入同比增長,相对第一季度的75.56亿元,环比增速为27.8%。从成本项下可以看出,2017年第二季腾讯其他业务收入成本同比也增长了141%环比增长了27%至74.92亿元,这一项增长主要反映了支付相关服务等成本增加。

上述两组数据的对比中,虽然对比项并非在同一纬度,但考虑到支付服务市场本身的定价比较透明,两个竞争对手的定价亦在同一水平上,可以部分看出支付宝的增速要优于微信支付的增速(假设腾讯云的增速与微信支付保持一致,即便微信支付增速更高,从已有数据看,其增速也很难达到支付宝的水平)。

在微信红包偷袭珍珠港后一度告急的支付宝,在自以为非的重生后,逐渐恢复了活力。而微信在这场较量中,逐步进入金融的深水区,似乎失去了之前那种锐利,正在变得缓慢。

支付宝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半年之前,支付宝已经岌岌可危。从各种眼花缭乱的改版,硬碰社交,一直到爆发了“圈子事件”,全国哗然。而就在同一时期,马化腾在内部给微信支付团队奖励了1个亿,据说是微信支付在当时的线下市场已经超越了支付宝。

痛定思痛的支付宝在经历了一系列人事调整之后,开始逐渐聚焦。从春节的红包活动开始,洗掉了背在身上的“敬业福”之殇。然后推出收钱码,服务好数千万线下小商户。在建设无现金社会的浪潮中,支付宝在自己的首页砍掉了好友推荐和生活圈内容,开始专注于支付,做深市场,做透业务。

支付宝聚焦的成果,体现在了第三方的报告中。艾瑞(iResearch)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市场中,支付宝市场份额同比增长2.2%至54%。紧随其后的腾讯旗下财付通(含微信支付),交易市场份额同比增长1.7%至40%。

一季度向来是财付通的旺季、支付宝的淡季。但从增长数据看,支付宝市场份额同比增速比财付通高出3个百分点,基于支付宝基数更大,取得增长需要的绝对值无疑更多。

根据国内另一家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线下方面(超市、餐馆、购物商场和便利店),65.4%的移动支付用户偏好使用支付宝进行线下支付,却只有32.3%用户偏好微信支付。

擅长产品的微信为什么错失了机会?

腾讯一直是外界认为最有本钱在金融上和阿里一较高下的那个人。而且,由于微信超强的产品能力,对比起之前每更新一次版本就成为一个笑话的支付宝,更是几乎“降维”打击。为什么明明一盘好棋,眼看已经锁定胜局了,为什么看起来却突然被人翻了盘?

马化腾曾公开表示,未来腾讯将聚焦在两个半核心业务上:一个是社交平台,一个是数字内容,还有半个是正在发展中的金融业务。在腾讯眼里,金融只能算半个核心业务。当外界询问腾讯金融何时独立时,马化腾的回答则是:“不会包在一个所谓的金融集团里面来做。”几年来,虽然腾讯已经拥有了支付、网络银行、保险、证券等各种金融牌照,但始终没有完成整合,让外界看清腾讯在金融领域的整体打法。的确,这符合腾讯“连接一切”的战略,然而,那只是“物理变化”,而金融真正需要的,是融汇贯通的“化学变化”。

如今,在百度金融、京东金融于近期先后完成拆分的情形下,在新的财报中,人们依然没能看到设想中的那个腾讯金融的影子。

而看起来陷入危局的支付宝,逐渐通过蚂蚁金服集团,通过基于支付之上的信用、理财、保险、银行、消费信贷,不同业务彼此间捏成了一个拳头,为用户在支付之外提供丰富的金融价值。在短暂的时间窗口内,完成了协同布局。

这一切不由得让人感到扼腕叹息:本来期待看到微信绝杀支付宝的场面没有出现,却被支付宝用丰富的经验把微信支付拖入了“寸土必争”的巷战,这跟斯大林格勒战役何其相似!

最终决胜还要看全球市场

支付宝在国内市场上重新站稳脚跟,对微信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在全球化上占据先机的支付宝,很有可能从海外到海内,对微信完成最后的合围。这也许将成为未来决定两家最终鹿死谁手的胜负手。

一方面,支付宝的全球化,得到了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全球化的强有力支撑。阿里财报提及,跨境及国际消费业务继续强劲增长。受益于东南亚平台Lazada以及中国出口平台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的高速增长,2017年6月30日止季度收入达人民币26.38亿,同比增136%。相比而言,微信的全球化缺乏相关场景的有力支撑。3年来,在Facebook的强压下,微信全球化一直乏善可陈,在腾讯财报中全球化的内容几乎并无涉及。

另一方面,伴随中国人走出去的支付业务,微信似乎也落在了支付宝身后。统计显示,目前微信已对19个国家进行合规化接入评估,现在已正式落地12个国家。而支付宝共接入31个国家的20多万商户,是微信支付的三倍。

此外,自2015年起,蚂蚁金服先后在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家落子。通过输出技术和模式,培养出了包括Paytm在内的众多本土化的支付公司,建立起自己的“英雄联盟”。微信在这一方面的布局远远落在了支付宝后面。直到今年7月,才有外媒报道,微信支付在马来西亚申请了支付牌照,并且微信的全球化过度依赖他国公民是否接受微信本身,这一举动本身面临的文化和习惯的挑战更要远远大于支付宝。

过去两年微信支付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微信红包,以及支付宝在战略上的犯错,而醒过来的支付宝还会不会像过去一样给微信支付机会呢?这就要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5-19

213a000211c34a2943dd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用这句话形容如今的阿里巴巴再合适不过了。

今天,阿里发布最新年报显示,2017财年,其营收达1582亿元,同比增长56%,股价站稳115美元以上,市值也成功突破3000亿美元。而就在20个月前,阿里还遭遇恶意做空,股价曾跌破发行价,最低至57美元,结果,不到两年时间,它股价翻倍,市值翻番,终于跨越过泥沼,飞跃过沧桑。

在小郝子看来,阿里之所以能迅速扭转乾坤,关键在于马云等管理者早早看透电商的局限,将阿里变为品牌们“数字化生存”的依靠。

要知道,“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战略,是灯塔,是愿景,但愿景之下,也不能自甘画地为牢,“只低头走路,不抬头看天”,即便是阿里这样的巨头,也必须顺应时局变化,不断挑战自我,调整资源整合、配置的方式,用“力出一孔”成就“利出一孔”,如此,它才能“吃得苦中苦,不再心中堵”。

而“力出一孔”又“利出一孔”的关键,得靠马云爸爸一手打造阿里妈妈,它是阿里的广告平台,电商广告业的NO.1,也是阿里营收的主要来源。一年多前,它变身为淘宝、天猫背后的大数据基础设施,与它们一起,为品牌们寻求数字化生存的靠谱方式。

基于此,阿里妈妈逐渐摆脱CPC(按点击付费)、CPS(按销售付费)、CPM(按展示付费)的束缚,从电商效果营销的“简单粗暴”,走向连接品牌与消费者的“精耕细作”,成为品牌商在互联网世界的超级友军,与它们共营、共生,自然换来共赢、共利。

于是,就像意大利思想家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阿里妈妈创造的收益,就像每天要升起的太阳,摁都摁不住。这才让阿里集团的业绩亮瞎做空者的狗眼,完成“时来天地皆同力”的逆袭。

营销不止眼前的买卖,还有品牌的诗和远方

就像《新经济新规则》中所说:“在网络经济中,经济规则的核心是增进联系。”所以说,建立与消费者的关系,必然成为“互联网+零售”最重要的经济活动,这才是品牌们必须争夺的“诗和远方”。

毕竟,过去,承载与消费者联系的,是黄金地段,商场旺铺,而如今互联网大行其道,能够与消费者构建连接的,是线下实体世界与网上比特世界集合的多维空间,从三维到多维,包含了无限吸纳连接与关系的机会,按照雨果奖得主刘慈欣的说法,那得先有“升维布局”——不断连接消费者,才能牛逼立体地“降维打击”——占领消费者们的心智思维。

而在生活碎片化的移动互联时代,只依赖CCTV的高逼格广告,只坐在办公室四平八稳地发官方软文,只相信销售渠道万岁万万岁,最后,就会变成现实中的娃哈哈,不了解消费者的真需求,“几十年如一日”地套牢“农业重金属”范儿。

所以,品牌们更现实的选择,是发现、整合更多有用户粘性的内容,找到合理的渠道,密切连接消费者与潜在消费者。比如,众多品牌在淘宝达人、头条、必买清单等内容营销上密集投入,借助阿里妈妈的数据赋能,带动受众对品牌的认知、互动、购买、分享。

由此,连接即口碑,口碑即品牌,“种草、养草、拔草”一气呵成。正如一个品牌商告诉小郝子的:“你在实体世界很难发现的一些特征、规律、反馈,却可以通过阿里妈妈慢慢感知、了解、放大,这才是平台的价值所在……交易属性的确很重要,但交易真的不能代表全部。”

可以说,任何品牌的成长,都归结于两点:“购买的便利性”和“心智的显著性”。前者因为电商的普及而被各类品牌实践,如今,消费升级,认知盈余和商品盈余叠加,后者更要通过高密度、高效率地连接,让品牌卷入受众,因此,识变、应变、求变,品牌商才能掌握战略主动,不错过一个新兴的时代。

这样,阿里妈妈“投之以木桃”,品牌“报之以琼瑶”。后者得依靠,前者得利益,名正、言顺、事成。

品牌的“技术杀”

与消费者的连接稳定后,过往,品牌力=产品*渠道*促销*广告*公关,现在,变天了,品牌力=产品力*连接力,以往老套的4P(产品-Product、价格-Price、促销-Promotion、渠道-Place)等品牌理论,都将让位于4R(数字化用户触达-Reach、数字化连接成就稳定的用户关系-Relationship、数字化用户画像与识别-Recognition、数字化带来的交易回报-Return)。其关键在于:品牌能不能玩出像样的“技术杀”。

“因为技术才是驱动力。”阿里妈妈CMO沈威解释道,如今,在线下实体与线上比特融合的多维时空里,品牌不掌握技术,最多只能“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按照之前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的说法,大品牌是批量生产,做个性化包装简直是天方夜谭,可阿里妈妈就联合天猫,用新技术,为奥利奥实现了这样的“天方夜谭”。

当时,天猫先收集消费者对个性包装的要求,包括颜色、口号、涂鸦等,将其反馈给奥利奥生产厂,再由它按订单生产,最后通过天猫发货,送达消费者;之后,更重要的是,阿里妈妈利用大数据技术,拆解其中营销要素:告诉奥利奥获得了怎样的“新客”,他们为什么爱上奥利奥,通过哪些渠道了解奥利奥,同时,也帮助奥利奥明晰那些潜在消费者,他们的购买流程停在哪一步,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怎样的二次营销,才能让他们“认同感泉涌、幸福感爆棚”……

而针对雅诗兰黛这样的美妆品牌,天猫则利用技术手段,在App帮用户实现虚拟试妆,眼妆、底妆、遮瑕等是什么效果,有什么色差,由此满足消费者试妆要求,促成电商交易,当这一切逐渐成熟,阿里妈妈就能用技术手段,分析数据,帮助雅诗兰黛勾勒更清晰的用户画像——明确消费者的偏好、习惯,掌握他们的行为特征、购买能力……

如此,雅诗兰黛获得“知己知彼”的小确幸,在新技术的支持下,可以不断优化生产规模、商品定价,改进铺货品类、促销方式,甚至更进一步,改善研发、设计、改良线下布局、销售模式等,实现业务再造,流程重构,“得技术浮华,有高能爆发”。

此后,因为雅诗兰黛的标杆效应,欧莱雅、爱茉莉、资生堂等国际大牌也纷纷找到阿里,寻求“数字化生存”的依靠,期望不落入被颠覆的深渊。

“是的,如果不是在走向重生,就是在走向死亡。”任何懂专业、有智识的品牌,都明白诺奖得主鲍勃.迪伦的这句话,它们渴望求生。此时,阿里妈妈给力赋能,帮它们重生,收点“爱的供养”,赚钱“就像嚼了炫迈口香糖,根本停不下来”。无疑,即便在“Keep growing,Fxxk every thing else!”的华尔街,这样的阿里也能游刃有余,麻烦去无踪,股价更出众。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