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7-14

唐代大学者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站在风口浪尖的互联网巨头,素来不缺,就是“穷苦之言”。倘若无人唱衰,巨头难免有些名不副实。最近,在风口浪尖之上的,正是网络文学领域的巨头——即将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

按照国际著名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报告,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约46亿元,而阅文的收入已达25.57亿元,甩第二名掌阅科技一倍多的距离,拿下市场的半壁江山——巨头之名,实难避之。

此外,阅文还掌控市场80%的原创内容,旗下530万作者,840万部作品覆盖200种题材,旗下渠道月活跃用户达到1.753亿,旗下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改编更成为影视、游戏、动漫的大热门。

可是哪位说了,怎么巨头才1.2%的净利润率?哪有这样的巨头?1.2%的利润率确实扎眼,但在小郝子看来,这一项数据实在微不足道。

没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净利润率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话说:利润率没法当饭吃,互联网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未来现金流的最大化。卷入的现金流够大,这样,才能彰显企业的行业影响力,让股东们看清它的商业价值,持续地投入和持有。

因此,亚马逊10余年不盈利,这才赢得近两年的爆发,而在国内,用利润换空间的互联网巨头也比比皆是,靠这招,淘宝将eBay赶出中国市场,腾讯干掉盛大成就游戏第一,京东则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所以,小郝子必须说,1.2%的净利润率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它是负的,也实在不足为奇。阅文只要稍稍压缩成本,就能轻易做出报表上的利润。但现在,对它而言,更重要的是将收入投到网文生态中,垄断优质作者,强化内容优势,同时,加速娱乐产业布局,打造IP共营,放大IP价值,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先做对,再做好。由此,才能长久地享受互联网传统的“赢家通吃”。

网文生态:不造不快活

按照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总结:“公司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能赚钱(绝不是赚特多的利润),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阶段的持续而构建商业生态。”

如今的阅文正处于第三阶段,因此,它必须持续地投入网文生态:为作家提供优厚的待遇,从而,卷入更多写手,获取优质网文,夯实内容库存,进而,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博取付费阅读收入。如此,阅文就能不断做大网文供求,“造”起来,快活地“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无疑,作者的稿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仅2016年就发放近10亿元,年稿酬分成超100万的作家超100人,日销最高过万的作家超700人。但也正是凭这一切,阅文才打造出“橄榄形”的作家结构——一方面,保证中坚(腰部)作家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另一方面,又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于是,即便大众口味不断随时代变化,阅文的大神作家也总能实力圈粉。仅去年,阅文的TOP100中,就有55位新明星作家上榜,更有某些90后作家异军突起,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示范效应下,阅文垄断了业内八成以上的作家,更“供养”出《大主宰》《完美世界》《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神作,长期称霸各类网文榜单。

正因为作家们的鼎力支持,阅文才可以用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不断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让迷弟迷妹们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持续放大营收。结果,巨大的投入,换来的是“没有演技浮夸,完全实力爆发”。

对比网络文学领域的其他企业,阅文把握住的,是作家和作品的源头。不久前,阅文那一场“生态大会”,就将其内容生态的优势一展无余。因而,对阅文来说,利润不是一时的计较,否则,无法成就今天的阅文。稍微翻阅其发展进程,就知道阅文掌舵人吴文辉不是短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创造出网文圈的N个第一。

娱乐产业:无共营不成事

谷歌高管们曾总结: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

无疑,阅文投巨资造网文生态,是“主要的事”,而“改进的事”则是在娱乐产业里,立住自己的Flag,放大网文IP的价值,谋求它们在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改编,进而,实现其商业价值的“裂变”,博取IP授权、衍生品售卖、资本运作等多元化收益,当然,这一切也需要不菲的投入。

所以,阅文才在去年开始打造“IP共营合伙人”计划,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势力共同将网文IP跨界打造成“超级IP”,按照原著的精神内核,设计再生机制,寻求多元化的外在表达,谋求一个自发展、自发酵、自升级的泛娱乐发展系统。

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投机者重金购入IP,然后囤积居奇、巧卖豪夺。如此,阅文才能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将IP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文化等不断提炼、延展,与时下的痛点、槽点、热点交融,导向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新故事)的进化。

由此,像“求道”一样做IP,延长其生命周期,阅文和小伙伴就能共同演绎《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那样的传奇,博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共营又共赢。

没错,从简单粗暴的IP买卖,变成共同精耕细作的IP经营,必定需要长期的投入。因此,阅文的营销广告支出才有所增长,但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产业小伙伴的尊重与协同,其IP得以占据人们的心智思维,最终,阅文扩充了影响力边界,构建出迪士尼那样的“轮次收入模式”,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阅文IP的经营之道,已在业内有目共睹。还是那句话,阅文抓住了源头,有储备,才有开发。网络文学的IP开发和泛娱乐运作,已形成以阅文为唯一的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阅文2016年度版权营运营收达2.47亿,近日同样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阅2016年度版权产品营收为1067万,在IP火爆的大时代下,只能说阅文的IP经营,一骑绝尘,其他网络文学企业真的难以望其项背。

不言而喻,阅文如今种种的重金投入,都是为了更确定的商业未来。亚马逊上市10多年才盈利,京东上市3年才盈利,阅文上市之前已经盈利,而且还称霸市场,吃下一半市场份额,在此基础上,它的野心恐怕是要赢家通吃,它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5-03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互联网最大的影响力,在于它消除了距离。”由此,电子商务消除了商品供求之间的距离,颠覆传统的中间商渠道,提升了零售效率,成就了“新零售”;而共享出行消除了交通服务供求之间的距离,颠覆了传统的僵化联系,提供了便捷手段,成就了“新出行”……

没错,互联网重塑一切的时代,移动阅读也在加速消除文字供求之间的距离,颠覆传统的阅读体验,满足随时、随地、随心的阅读需求,由此重塑百亿规模的“新阅读”。

就在本世纪初,以起点中文网为首的网络文学开始大行其道,成为阅读市场中的中坚力量,深刻影响了80后及更年轻的人群。而随着物质上的极大丰富,曾经的“网瘾少年”变为“社会栋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为“信仰”买单。

因此,当下的阅读,不再只是寻求热血杀、青春祭、英雄梦的High到飞起,更要挖掘职场面包上的奶油,现实生活中的空气,读者需要不断“充电”,完成事业上的进阶,生活上的升级。

此时,移动设备的普及,让越来越多人可以随心所欲地阅读,因此,只有市场的集大成者才能重塑“互联网+阅读”的格局,其前提是,一来,有内容上的“大而全”覆盖各类阅读人群,让阅读不仅走量,更能走心,成就用户积淀;二来,还要有社交上的凝聚力,抢夺与读者的“连接权”,用互动、反馈,练就大数据“读心术”,进而占领用户的心智思维。

“这是对人类知识体系的一次重构。”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形容道,其下QQ阅读,连接6亿用户,掌控上千万部著作,不断强化社交手段,野心勃勃地要重塑阅读市场。最近,它更以“麒麟才子”胡歌的名义,大张旗鼓地宣扬“阅读自由主义”,就是为了带着新老用户“共赴有趣的高潮,治愈成年的需要”,启动百分百蓄力的大帅攻。

阅读走量,更要走心

无疑,“两会”后,“大力推动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阅读市场越发火爆,不久前的“世界读书日”,N多商家蹭热点,晒销售量、讲好故事、谈大理想,各种热点不够、八卦来凑,但在小郝子看来,真正的“互联网+阅读”,不该是这样用套路吸引人,而是靠走心留住人。

毕竟,真正的阅读,是“穿过骨肉安抚灵魂”,只有让读者蜜意心上,爱意满怀,才能真正地解决他们内心的问题,更多地占有他们的时间,“因为,人们使用时间的方式发生显著迁移、改变,那才是商业的机会。”前IDG资本副总裁李丰如此总结过。

就像QQ阅读,承接QQ熏陶下成长的80后、90后甚至00后,在消费升级、内容大热的环境中,执掌他们的阅读消费。它之所以能迅速笼络6亿用户,不仅靠起点中文网等老站的用户导入,千万著作的覆盖,更重要的是,有互联网手段,收集整理用户行为数据,整合QQ的用户行为特征,完善大数据分析,逐渐明晰读者——谁喜欢管理大咖德鲁克,谁偏爱玄幻大腕唐家三少,又或者是谁钟情悬疑作家东野圭吾,谁嗜好浪漫诗人惠特曼……

在此基础上,QQ阅读再有针对性地做各类作品的推荐,成就用户界面的“千人千面”,自然让读者的大量神经元与其缔合分子产生生理反应,感到爽快、愉悦,进而花费更多时间停留在App中,这才成就QQ阅读,从经营用户到经营粉丝,从经营粉丝到经营情怀,成为迷弟、迷妹们的“收割机”。

如此“走心”之后,赚钱的事情便手到擒来——一方面,海量的用户,需求覆盖足够广,这就摊薄了QQ阅读采购版权的成本,使其可以加速丰富著作库;另一方面,消费升级,伴随互联网成长的人们,更愿做“爱的供养”,所以,为“动人”的QQ阅读掏钱,置换精神上的富足,也不在话下。由此,更低成本,更多收益,QQ阅读自然能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可见,有业务基础,不乏技术手段,形成良性收支,QQ阅读走向商业运营的正循环,这才能享受规模效应下的大者恒大、赢家通吃,从而传递价值,定立标准,阐述未来。没这金刚钻,真揽不了“重塑行业”的瓷器活。

无社交不阅读

当然,即便如此,也不能忘记“无社交不阅读”的金科玉律。毕竟,按照《连线》创始主编凯文·凯利的描述:“在网络经济中,经济规则的核心是增进连接。”没有社交的高粘性,不能发展与用户的高频连接,任何“互联网+阅读”都可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陷入死亡的螺旋。

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碎片化,任何网上应用的流量都难以稳定,PC互联网时代的“入口第一”让位于“习惯至上”,“路径依赖”屈就于“场景优先”,因此,对于有心重塑“互联网+阅读”的领军者,场景即战场,社交即军火,执掌社交者,才能守正出奇,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比如,QQ阅读不仅借鉴了起点中文网等老站的作品社区,还开辟类似“分答”的功能,让作品大神回答读者问题,更有“直播秀”展现大神的写作感受、灵感源泉等,玩转各种社交新模式,引爆话题,激发讨论,让读者抒发槽点、痛点、甜蜜点,如此,构建交互的场景,让连接变得丰满,它才能“温度感”十足。

而更重要的是,社交有基础,连接有过程,最终得数据,有了高频的社交互动数据,QQ阅读才能采用如社会心理学K-TES测试,精准描绘出用户的个性画像,围绕著作及其延伸的改编剧,越发明晰书粉、剧粉和漫粉们对不同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口味、偏好,以此引导作者的写作方式、剧情延展,完善著作的关联推荐、优惠活动,提升IP改编的去粗存精、视听展现,从而避免“我要看梵高,你却给我乐高”的悲剧。

按照这样的路数,“麒麟才子,江左梅郎”自然能找到金庸迷一般的拥趸,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也不再是少数企业管理者的专爱,《择天记》、《全职高手》才能拿出更靠谱的影视、动漫改编,让漫迷、剧迷更愿意回归原著……由此,“阅读自由主义”才是真正赋能读者,让他们像《瓦尔登湖》主人公那样自在地“在天空垂钓,钓一池晶莹剔透的繁星。”

所以,有了社交推进器,真正有底气做好粉丝用户的拉新营旧,QQ阅读才能获得超强的向心力,享受“飞轮效应”,越来越轻松地向上成长、突破,进而加速推进“互联网+阅读”从滑行到飞起。

是的,打破诸多低效率、盘根错杂的方式,缩短读者和阅读的距离,给到他们最完整、有温度的的体验。小郝子相信这才是“互联网+阅读”的法乎其上,重塑之道,同时,它也可以为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提供更多借鉴,让它们“不必演技浮夸,也能真实爆发”。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3-22

1923000516ebd77d56f8

“你给我一段浮华,我便还你满世繁花。”用这句话形容傅盛和他创立的猎豹移动再合适不过了。

上月,大股东腾讯和金山软件,将手中猎豹移动的股票表决权转授予傅盛及管理层,如此,后者将控制猎豹超过50%的表决权,在集团运营和管理中彰显更大的影响力。无疑,这是“腾讯送大礼,雷军(金山第一大股东&董事长)送人情”,二者“扶上马,送一程”的任务完成,是时候信任傅盛,进而分享猎豹的红利,共赴有趣的高潮。

而傅盛也没有令两大股东失望,猎豹的最新财报显示,2016年总收入为45.647亿元,同比增长21%,创历史新高。同时,经营业务活动产生的现金净值为人民币4.332亿元,自由现金流不断改善,实现“重振收入增长和改善财务水平”的目标。

可见,经过过去一年的调整,猎豹努力从“移动工具+流量买卖“向“人工智能(AI)+内容分发”的转型,终于见到效果。

毕竟,移动终端的出货增长不再,人口红利消失,工具型应用格局已定,大幅增长困难,它能创造的收入虽稳定,但缺乏更大的想象空间。因此,旧有的商业模式面临困境,猎豹需要在“绝望之火”熊熊燃烧前,找到自己的“希望之光”,就像当年从PC转向移动那样,顺时应势,进行“二次革命”,它和傅盛才能不必“行至水穷”,更早“坐看云起”。

这相当于给天上的飞机换引擎,既要胆大,又要心细,既要承接过去的势能,又要有攀升到新空间的动能,于是,按此逻辑,傅盛才决定用“人工智能的骨”+“内容分发的肉”继续驱动猎豹前进,局限去无踪,才能发展更出众。

人工智能的“骨”

“人工智能是对整个产业的重新塑造,是对我们思维方法的重新塑造。”傅盛这样定义AI。

无论是谷歌的AlphaGo横扫各国围棋大师,还是计算机不断“学习”,通过百万张图片识别出猫,经过数万次训练写出文章,以及越来越普及的人脸识别、动作识别、辅助驾驶……AI越来越像互联网那样,渗透到各行各业,成为其基因,加速其进化。对此,若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就可能陷入战略被动,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整一个时代。

要知道,AI理论发展多年,算法已经相对成熟,而硬件不断演进,也让计算力变得越来越便宜,所以,两大条件具备,AI自然成为玩家们热衷的风口,但要站上风口,企业就必须积累足够再输出价值,阅历充分再实践思想,如此,它才不是炒作概念,随时“大道如浮云,随风各飘散”,而是“一念生,万念涌”地落实AI,最终求得商业的蜕变重生,接近自主与自由。

而猎豹此前已经在全球积累6亿月活跃用户,按照梅特卡夫定律,网络平台的价值随用户量的平方数而增长。换句话说,猎豹已经具有相当的自我成长能力。在此框架下,它已经积累了人口属性、地域分布、媒体接触、生活形态等多个维度的海量数据,有了这些健康数据养料,经过AI的算法分析,它就能找到会下金蛋的鹅。

就比如,在印尼Google Play摄影应用第二名的Photo Grid,借助猎豹的AI算法,就可以将用户上传的图片自动识别,按照食物、风景、人像等分类,再根据用户属性,兴趣识别,对其做匹配内容的推荐,同时,增加效果,将传统照片变成用户喜欢的动态滤镜、油画等。这样,借AI的手,将用户数据的核心竞争力放大,Photo Grid活出128兆U盘与128T硬盘的区别,从而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因此,傅盛才会All-out Attack(全面出击),不要四平八稳地让一切显得井井有条,而是要树立AI的核心引擎,带着员工和组织构架向前走,跳出“均衡即死亡”的大坑。

没错,AI即愿景,但愿景之下,更要不自甘画地为牢,这意味着,为了达成AI目标,企业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颠覆自我。就像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说:“一家只会固守已有成就的公司不会做大做强,而只会在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里沉底。”

内容分发的“肉”

之前,雷军曾与傅盛讨论,不要以战术的勤奋掩饰战略的懒惰,后来才有了猎豹的AI的战略,但战略需要落地,变成战术的执行,转化成商业模式的本质——更多地占有人们的时间。按照这样的逻辑,内容分发正可以成为猎豹的下一个增长点,为它的未来“充值”。

就像美国杂志《连线》的文章《It’s Time to Copy China(是时候复制中国模式了)》,PC互联网的经验下,中国移动互联网,压缩式快进了漫长的发展期,除了滴滴、小米这样的新巨头,更有内容分发平台今日头条异军突起,它利用AI技术推荐个性化内容,快速累积数亿用户,并利用广告变现赚得盆满钵满。由此可见,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里,内容消费是大势所趋,这样的经验同样可以复制到海外。

于是,猎豹收购了海外的今日头条News Republic,利用全球2300家版权合作方的内容,带着47个国家,43种语言的用户在翻山越岭的另一边可劲High。此外,它还拿下美国排名第一的直播应用Live.me,让网红主播带着迷弟迷妹们一起扎台型,玩得飞起。

而对于猎豹,更重要的是,内容在AI的催化下,能迸发出怎样的火花,从而将不同的内容传递到不同的“高感性族群”手中。这就必须利用AI懂得人性、善于激发,除了痛点、槽点、热点上的引导,更需要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故事)的协调运营,由此不断打动用户们的心。

例如,在News Republic上,利用深度学习模型,将百万级别的关键词样本分类,再将合适的内容推送给喜欢的人看,实现千人千面:给爱看《篮球飞人》运动番的用户推荐体育资讯,向喜欢《火影忍者》励志番的用户推荐名人故事,大家都能在各自的小圈子里血脉喷张,蜜意心上,用户的转换率、活跃度、使用时长自然大大提升,精准的广告变现自然不在话下。

191d0006f12ca79cdfd6

​所以说,内容当道,加上AI技术催化,关联渗透、精准定向、动态调整、粉丝引爆地营造共鸣感、温度感、卷入感,猎豹才能真的从工具属性里抽身,从经营用户到经营粉丝,进而平台做强,生态做大,带动次生价值。

虽然,昨夜猎豹股价随大批中概股下跌,但小郝子相信,有傅盛在,它又一直努力做服务、积累稳定用户,用户的数量、质量足以支撑它转型过度,再加上大时机下,“AI+内容”合力驱动,猎豹的未来依旧可期。在别人看多时,要保持怀疑,在别人看空时,更要保持清醒,不是吗?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