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7-14

唐代大学者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站在风口浪尖的互联网巨头,素来不缺,就是“穷苦之言”。倘若无人唱衰,巨头难免有些名不副实。最近,在风口浪尖之上的,正是网络文学领域的巨头——即将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

按照国际著名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报告,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约46亿元,而阅文的收入已达25.57亿元,甩第二名掌阅科技一倍多的距离,拿下市场的半壁江山——巨头之名,实难避之。

此外,阅文还掌控市场80%的原创内容,旗下530万作者,840万部作品覆盖200种题材,旗下渠道月活跃用户达到1.753亿,旗下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改编更成为影视、游戏、动漫的大热门。

可是哪位说了,怎么巨头才1.2%的净利润率?哪有这样的巨头?1.2%的利润率确实扎眼,但在小郝子看来,这一项数据实在微不足道。

没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净利润率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话说:利润率没法当饭吃,互联网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未来现金流的最大化。卷入的现金流够大,这样,才能彰显企业的行业影响力,让股东们看清它的商业价值,持续地投入和持有。

因此,亚马逊10余年不盈利,这才赢得近两年的爆发,而在国内,用利润换空间的互联网巨头也比比皆是,靠这招,淘宝将eBay赶出中国市场,腾讯干掉盛大成就游戏第一,京东则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所以,小郝子必须说,1.2%的净利润率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它是负的,也实在不足为奇。阅文只要稍稍压缩成本,就能轻易做出报表上的利润。但现在,对它而言,更重要的是将收入投到网文生态中,垄断优质作者,强化内容优势,同时,加速娱乐产业布局,打造IP共营,放大IP价值,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先做对,再做好。由此,才能长久地享受互联网传统的“赢家通吃”。

网文生态:不造不快活

按照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总结:“公司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能赚钱(绝不是赚特多的利润),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阶段的持续而构建商业生态。”

如今的阅文正处于第三阶段,因此,它必须持续地投入网文生态:为作家提供优厚的待遇,从而,卷入更多写手,获取优质网文,夯实内容库存,进而,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博取付费阅读收入。如此,阅文就能不断做大网文供求,“造”起来,快活地“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无疑,作者的稿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仅2016年就发放近10亿元,年稿酬分成超100万的作家超100人,日销最高过万的作家超700人。但也正是凭这一切,阅文才打造出“橄榄形”的作家结构——一方面,保证中坚(腰部)作家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另一方面,又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于是,即便大众口味不断随时代变化,阅文的大神作家也总能实力圈粉。仅去年,阅文的TOP100中,就有55位新明星作家上榜,更有某些90后作家异军突起,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示范效应下,阅文垄断了业内八成以上的作家,更“供养”出《大主宰》《完美世界》《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神作,长期称霸各类网文榜单。

正因为作家们的鼎力支持,阅文才可以用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不断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让迷弟迷妹们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持续放大营收。结果,巨大的投入,换来的是“没有演技浮夸,完全实力爆发”。

对比网络文学领域的其他企业,阅文把握住的,是作家和作品的源头。不久前,阅文那一场“生态大会”,就将其内容生态的优势一展无余。因而,对阅文来说,利润不是一时的计较,否则,无法成就今天的阅文。稍微翻阅其发展进程,就知道阅文掌舵人吴文辉不是短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创造出网文圈的N个第一。

娱乐产业:无共营不成事

谷歌高管们曾总结: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

无疑,阅文投巨资造网文生态,是“主要的事”,而“改进的事”则是在娱乐产业里,立住自己的Flag,放大网文IP的价值,谋求它们在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改编,进而,实现其商业价值的“裂变”,博取IP授权、衍生品售卖、资本运作等多元化收益,当然,这一切也需要不菲的投入。

所以,阅文才在去年开始打造“IP共营合伙人”计划,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势力共同将网文IP跨界打造成“超级IP”,按照原著的精神内核,设计再生机制,寻求多元化的外在表达,谋求一个自发展、自发酵、自升级的泛娱乐发展系统。

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投机者重金购入IP,然后囤积居奇、巧卖豪夺。如此,阅文才能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将IP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文化等不断提炼、延展,与时下的痛点、槽点、热点交融,导向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新故事)的进化。

由此,像“求道”一样做IP,延长其生命周期,阅文和小伙伴就能共同演绎《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那样的传奇,博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共营又共赢。

没错,从简单粗暴的IP买卖,变成共同精耕细作的IP经营,必定需要长期的投入。因此,阅文的营销广告支出才有所增长,但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产业小伙伴的尊重与协同,其IP得以占据人们的心智思维,最终,阅文扩充了影响力边界,构建出迪士尼那样的“轮次收入模式”,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阅文IP的经营之道,已在业内有目共睹。还是那句话,阅文抓住了源头,有储备,才有开发。网络文学的IP开发和泛娱乐运作,已形成以阅文为唯一的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阅文2016年度版权营运营收达2.47亿,近日同样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阅2016年度版权产品营收为1067万,在IP火爆的大时代下,只能说阅文的IP经营,一骑绝尘,其他网络文学企业真的难以望其项背。

不言而喻,阅文如今种种的重金投入,都是为了更确定的商业未来。亚马逊上市10多年才盈利,京东上市3年才盈利,阅文上市之前已经盈利,而且还称霸市场,吃下一半市场份额,在此基础上,它的野心恐怕是要赢家通吃,它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6-08

26e30001891324b3a977

“当世界发生了变化,要么别插手,要么改变它。”超级英雄大片《神奇女侠》的这句对白,恰好应证了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没错,互联网水滴穿石地渗透到各行各业的组织、管理、流程、模式,变革与颠覆无处不在,融合与创新无时不有,新气象下,必定是“能者居之,适者生存”。

“互联网+阅读”也不例外。之前,总理说:“希望全民阅读能够形成一种氛围,无处不在。”如此,全民阅读上升到国家战略,得到社会的高度认可,但要将战略规划,落实到战术执行,让“全民阅读”升级为“全民悦读”,还要顺应全民的互联网习惯,将产业价值链各要素重组,形成高效协同。

当然,这对供求两端都极度分散的阅读产业而言,绝非易事,必有贯穿产业链的平台担当,才能带着众多小伙伴一起“跨越过泥沼,飞跃过沧桑”。

此时,作为“互联网+阅读”大咖,深耕15年的阅文集团已拥有接近1000万部作品储存、400多万名作家,覆盖200余种内容——在上游供给端打下“大而全”的基础,另一方面,它也在QQ阅读6亿用户外,做大微信读书,联合QQ浏览器、腾讯新闻、应用宝等渠道——为下游需求端提供多样化的触达渠道,由此,阅文能够智能地匹配“离散的供给”与“分散的需求”,进而形成极具“卷入力”的阅读生态平台。

用阅文集团CEO吴文辉的话说:操演内容的培育者、引入者、传播者,构建出健康、可持续的“全.内容生态”。让内容更好地触达受众,路转粉,黑转粉,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将“被激活,得赋能,获新生”。由此,“劲爆的生态”创新,“炸裂的内容”不断,就能让“互联网+阅读”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有培育,有引入:老司机才会带路

没错,这是商业生态的力量。而要建立一个生态,则必须创造一套有效的机制,不断化育物种生长,形成共生、共赢的自洽系统。

其中难度可想而知,不是老司机带路,真不好找到生路。上路的先决条件是:不断有内容物种破土而生,让整体生态欣欣向荣。

按照阅文的经验,就是要培育原创内容,揽尽天下创作英才。这不仅需要一年发放近10亿元稿酬,更得形成“橄榄形”的收入结构——既保证中坚(腰部)作者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又要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有基于此,利用数据化手段,阅文一边帮作品找到迷弟迷妹,提高作品转化率,一边收集读者意向,协助作者抢占受众的心智思维。仅去年,就有280位中坚作者成功跻身TOP500榜单,而TOP100中,则有55位新明星作家,更有某些90后作者异军突起,深受粉丝爱戴,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

243b00042ccae716d066

而另一方面,原创内容之外,阅文还按照消费升级的“品质感”,找到更多有炸裂感的“内容种子”。不光引入《冰与火之歌》、《哈利波特》英文版,《未来简史》等书籍,覆盖精英人群;它还携手一线悬疑作家,打造暴强的创作矩阵,推出互联网化作品,吊足悬疑迷的胃口……按照这样的路数,阅文用覆盖两千家机构的合作网络,在诸多出版社、文创企业、作家工作室中“淘金”,要带着新老受众一起飞奔到月球。

这样一来,系统的布局下,“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自然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实力圈粉,让他们为精神的满足,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如此,内容的培育、引入不愁钱,各利益主体共生、共赢,商业化顺畅流转,“互联网+阅读”平台才能以先驱者的身份,引领生态,进化升级。

做大传播,放大价值:扎心了,老铁

如果说内容的培育、引入,是“互联网+阅读”生态的阳光、水土,那么,做大内容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传播,放大IP价值,就是繁荣生态的养料,这是它衍生商业价值,突破商业边界的关键,否则它只能是“天光云影”下的“半亩方塘”,无法成就“热带雨林”的大而不倒。

一切的核心,需要生态“担当”最大程度地发展内容触点、渠道,处处“扎心”用户,用户变成“老铁”,造就超高的内容粘性,这就如同畜养了一个用户池,让“拉新营旧”保持良性循环,从而提高水位,提升水质。

例如当下火爆的动漫《全职高手》,电视剧《择天记》、《欢乐颂》,都赢得了数十亿到数百亿次的点击,炸裂的IP们跨界连接用户,流量反哺阅读,IP传播有声有色,IP变现盆满钵满。这正是阅文引入影视、游戏、动漫等“共营合伙人”的结果,它主导IP跨界的泛娱乐演绎,扩张“互联网+阅读”的生态影响力,自然名利双收,雨露均沾。

当然,除了跨界改编扩展,同样重要的,还有渠道深化拓展。例如,像阅文那样,用开放的手段,打开渠道空间——不仅为合作方提供阅读产品接口,无缝衔接用户体系、充值系统,使其低成本地接入;而且为它们提供大数据平台支持,分享用户画像、群体特征,令其更高效地运营。如此一来,友谊的巨轮,说开就开。

243a00044a346e87105b

就好比,阅文分析显示,90后偏重小说文学,是个性化、娱乐化的阅读,因此采取书影联动、直播等方式更容易拉近平台与他们的距离。而年龄层偏高的读者,偏爱深度阅读,更适合强调社交化,促使他们与好友、公众号、大师写手、意见领袖互动,深化圈层。由此,智能推荐靠谱,用户转化可期,高价值变现不难,阅文才能吸引到百度、多看、京东、搜狗阅读等平台协同内容分发,共建“英雄联盟”,让这个“互联网+阅读”的生态“躁起来”。

无疑,如此的IP扩张,联盟角逐,“互联网+阅读”的产业价值链重构,生态蜕变,玩法晋级,必然成就美国学者拉里·唐斯口中的“大爆炸式创新”,驱动产业质变。

所以说,前有老司机带路,内容丰富,后有老铁扎心,扩张有术,这才是既能接地气,又能玩得起。显然,“互联网+阅读”这盘棋,唯有“审时度势、宽严不误”的平台,才能成就如此“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格局,至于谁能胜出,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5-03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互联网最大的影响力,在于它消除了距离。”由此,电子商务消除了商品供求之间的距离,颠覆传统的中间商渠道,提升了零售效率,成就了“新零售”;而共享出行消除了交通服务供求之间的距离,颠覆了传统的僵化联系,提供了便捷手段,成就了“新出行”……

没错,互联网重塑一切的时代,移动阅读也在加速消除文字供求之间的距离,颠覆传统的阅读体验,满足随时、随地、随心的阅读需求,由此重塑百亿规模的“新阅读”。

就在本世纪初,以起点中文网为首的网络文学开始大行其道,成为阅读市场中的中坚力量,深刻影响了80后及更年轻的人群。而随着物质上的极大丰富,曾经的“网瘾少年”变为“社会栋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为“信仰”买单。

因此,当下的阅读,不再只是寻求热血杀、青春祭、英雄梦的High到飞起,更要挖掘职场面包上的奶油,现实生活中的空气,读者需要不断“充电”,完成事业上的进阶,生活上的升级。

此时,移动设备的普及,让越来越多人可以随心所欲地阅读,因此,只有市场的集大成者才能重塑“互联网+阅读”的格局,其前提是,一来,有内容上的“大而全”覆盖各类阅读人群,让阅读不仅走量,更能走心,成就用户积淀;二来,还要有社交上的凝聚力,抢夺与读者的“连接权”,用互动、反馈,练就大数据“读心术”,进而占领用户的心智思维。

“这是对人类知识体系的一次重构。”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形容道,其下QQ阅读,连接6亿用户,掌控上千万部著作,不断强化社交手段,野心勃勃地要重塑阅读市场。最近,它更以“麒麟才子”胡歌的名义,大张旗鼓地宣扬“阅读自由主义”,就是为了带着新老用户“共赴有趣的高潮,治愈成年的需要”,启动百分百蓄力的大帅攻。

阅读走量,更要走心

无疑,“两会”后,“大力推动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阅读市场越发火爆,不久前的“世界读书日”,N多商家蹭热点,晒销售量、讲好故事、谈大理想,各种热点不够、八卦来凑,但在小郝子看来,真正的“互联网+阅读”,不该是这样用套路吸引人,而是靠走心留住人。

毕竟,真正的阅读,是“穿过骨肉安抚灵魂”,只有让读者蜜意心上,爱意满怀,才能真正地解决他们内心的问题,更多地占有他们的时间,“因为,人们使用时间的方式发生显著迁移、改变,那才是商业的机会。”前IDG资本副总裁李丰如此总结过。

就像QQ阅读,承接QQ熏陶下成长的80后、90后甚至00后,在消费升级、内容大热的环境中,执掌他们的阅读消费。它之所以能迅速笼络6亿用户,不仅靠起点中文网等老站的用户导入,千万著作的覆盖,更重要的是,有互联网手段,收集整理用户行为数据,整合QQ的用户行为特征,完善大数据分析,逐渐明晰读者——谁喜欢管理大咖德鲁克,谁偏爱玄幻大腕唐家三少,又或者是谁钟情悬疑作家东野圭吾,谁嗜好浪漫诗人惠特曼……

在此基础上,QQ阅读再有针对性地做各类作品的推荐,成就用户界面的“千人千面”,自然让读者的大量神经元与其缔合分子产生生理反应,感到爽快、愉悦,进而花费更多时间停留在App中,这才成就QQ阅读,从经营用户到经营粉丝,从经营粉丝到经营情怀,成为迷弟、迷妹们的“收割机”。

如此“走心”之后,赚钱的事情便手到擒来——一方面,海量的用户,需求覆盖足够广,这就摊薄了QQ阅读采购版权的成本,使其可以加速丰富著作库;另一方面,消费升级,伴随互联网成长的人们,更愿做“爱的供养”,所以,为“动人”的QQ阅读掏钱,置换精神上的富足,也不在话下。由此,更低成本,更多收益,QQ阅读自然能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可见,有业务基础,不乏技术手段,形成良性收支,QQ阅读走向商业运营的正循环,这才能享受规模效应下的大者恒大、赢家通吃,从而传递价值,定立标准,阐述未来。没这金刚钻,真揽不了“重塑行业”的瓷器活。

无社交不阅读

当然,即便如此,也不能忘记“无社交不阅读”的金科玉律。毕竟,按照《连线》创始主编凯文·凯利的描述:“在网络经济中,经济规则的核心是增进连接。”没有社交的高粘性,不能发展与用户的高频连接,任何“互联网+阅读”都可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陷入死亡的螺旋。

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碎片化,任何网上应用的流量都难以稳定,PC互联网时代的“入口第一”让位于“习惯至上”,“路径依赖”屈就于“场景优先”,因此,对于有心重塑“互联网+阅读”的领军者,场景即战场,社交即军火,执掌社交者,才能守正出奇,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比如,QQ阅读不仅借鉴了起点中文网等老站的作品社区,还开辟类似“分答”的功能,让作品大神回答读者问题,更有“直播秀”展现大神的写作感受、灵感源泉等,玩转各种社交新模式,引爆话题,激发讨论,让读者抒发槽点、痛点、甜蜜点,如此,构建交互的场景,让连接变得丰满,它才能“温度感”十足。

而更重要的是,社交有基础,连接有过程,最终得数据,有了高频的社交互动数据,QQ阅读才能采用如社会心理学K-TES测试,精准描绘出用户的个性画像,围绕著作及其延伸的改编剧,越发明晰书粉、剧粉和漫粉们对不同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口味、偏好,以此引导作者的写作方式、剧情延展,完善著作的关联推荐、优惠活动,提升IP改编的去粗存精、视听展现,从而避免“我要看梵高,你却给我乐高”的悲剧。

按照这样的路数,“麒麟才子,江左梅郎”自然能找到金庸迷一般的拥趸,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也不再是少数企业管理者的专爱,《择天记》、《全职高手》才能拿出更靠谱的影视、动漫改编,让漫迷、剧迷更愿意回归原著……由此,“阅读自由主义”才是真正赋能读者,让他们像《瓦尔登湖》主人公那样自在地“在天空垂钓,钓一池晶莹剔透的繁星。”

所以,有了社交推进器,真正有底气做好粉丝用户的拉新营旧,QQ阅读才能获得超强的向心力,享受“飞轮效应”,越来越轻松地向上成长、突破,进而加速推进“互联网+阅读”从滑行到飞起。

是的,打破诸多低效率、盘根错杂的方式,缩短读者和阅读的距离,给到他们最完整、有温度的的体验。小郝子相信这才是“互联网+阅读”的法乎其上,重塑之道,同时,它也可以为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提供更多借鉴,让它们“不必演技浮夸,也能真实爆发”。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4-21

1c5e0004f60404e69b77

“达康书记别低头,GDP会掉,祁同伟会笑”,“人民满意就是旺季,人民不满就是淡季”……《人民的名义》大火后,由它衍生的段子燃爆网络,达康书记表情包也是各处流传,原著小说更是因此大卖上百万册,没错,这就是内容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力量。

如今,碎片化的互联网时代,内容成为霸占大众时间的重要手段,嫁接其上的商业变现越来越多,它因此大热,而资本也瞄准其中商机,极力介入,以至于市场急速扩容,内容IP过热,乱象丛生,这才催生了诸多流量小花、小鲜肉,出现了太多粗制滥造的改编剧,结果,盛大的狂欢后,诸多有潜质的IP都变成了只剩美丽幻影的烟花,让整体向上的内容产业不得不承受揠苗助长的痛。

无疑,按照历史的经验,内容IP这个金矿产业,也必将从胡乱开采转向有序开发,拨乱反正、行业洗牌不可避免,这样的过程中,必将出现主导产业标准的“达康书记”,好比之前阿里巴巴主导人与交易的连接,腾讯主导人与人的连接,百度主导人与信息的连接,如此,IP获得强有力的巨头守护,它才能成为产业礼物,而不是产业的诅咒。

正如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在UP2017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上所说:“这几年中国文化产业里面被提及最多的词就是IP和爆款,是不是每个文学作品都是IP,是不是每个创造十亿或百亿收入的IP都是爆款,每个人的定义不尽相同,但这些IP和爆款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属性,那就是可以贯穿整个泛娱乐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并可以持续开发。作为数字阅读和优质IP的领导者,阅文集团希望可以成为中国泛娱乐产业生态中的这个****。”

1c660001dd44e6cf3a71

显然,阅文集团有心要做内容IP领域的“达康书记”,靠着约1000万部作品的储备,加上诸如2016年网文改编影视、游戏TOP10中阅文提供了90%的原著小说的底气,以及《鬼吹灯》、《琅琊榜》、《盗墓笔记》等系列的成功,它“源生IP”的江湖地位明确,有自洽的生态平台特征,又有垂直整合能力,实力走****,运营走心。

基于此,阅文才要搭台,吸引玩家唱戏,IP居中铁索连环,由此生态价值向上。但就像法国思想家伏尔泰形容的那样,要解决这一切,“先要定义方式”,一方面,借国产动漫立标杆,另一方面,以网文出海扎台型,只有做好这两大“光明峰项目”,阅文集团才能成为内容IP领域的“达康书记”,用满满的正能量,将业内玩家都变成自己的迷弟、迷妹。

借国产动漫立标杆

就像美国财经作家西蒙•斯涅克所说:当社会物质极大丰富,越来越多的大众会为“信仰”买单。特别是如今“高感性族群”崛起,“右脑经济”大行其道,因为内容IP懂人性、善激发,所以在动漫领域,才会有日本的《火影忍者》、《海贼王》、《死神》等神作,它们连载10余年,伴随少年们走向中年,而N多忠粉依旧宣誓“此生无悔入坑”,不断地为其IP下的电影、游戏、周边衍生品买单。

而在国内,动漫行业在国家扶持、资本助推下已经日臻成熟。一位动漫制作公司的创始人就告诉小郝子,国产动漫已经走过“草台班子”的1.0时代,从过去羡慕、模仿、亦步亦趋,逐步走向独立创新的2.0时代。其中,业内高手既有人物设计、世界观构建、画面渲染技术等“硬功夫”,也不乏团队管理、业务外包、渠道传播等“软实力”,因此精品辈出,让国人对国产动漫“路转粉”,日美动漫难再独霸市场,行业新秩序逐步确立。

例如,国产动画《择天记》两季点击破3亿,《斗破苍穹》首季以10亿点击完美收官,它们成为千亿动漫市场的一股“清流”,而最近刚刚上线的《全职高手》再次24小时点击破亿,彰显国产动漫在二次元世界的爆发力。其IP“宗主”阅文集团,正是借这类优质IP的输出,与腾讯视频、东申影业等机构“合伙共营”,这才让动漫改编不断卷入受众、创造价值,成为真爱粉们的“礼物”,而非“诅咒”。

1c5e0004f6d2a82024c9

如此,阅文以IP赋能动漫行业里的机构玩家,大家共同围绕IP一起愉快地玩耍,一改影视剧领域的乱象,不再滥用优质IP,拍摄低质贴图剧集,转而合作涵养IP,如同蓄养一个粉丝的水池,拉新与营旧保持着良性循环,从而拉高水位,洁净水质,协同做大IP的影响力、变现力、生命力,进而带着国产动漫咖们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而更重要的是,通过不断收集反馈数据,总结、改进、再尝试,IP合伙共营中“跳过的坑、迈过的坎”都可以变成制度、流程、经验,同样复制到游戏领域,或用于重塑影视改编。由此,阅文集团树立起内容产业的标杆,示范效应下,自然将市场推向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以网文出海扎台型

这样下来,IP即正义,阅文即标杆。只是,要持久地在内容产业里扎台型,它还要不断布局新爆点,粉丝持续有爆发,高能光环不灭,才能成为业内价值的守望者。

目前看,推动网文出海,抢占海外市场,正是阅文集团的最佳选择。毕竟,它已经触达国内6亿用户,不画地为牢,走向海外,拓展增量市场,才能吸引更多海外生力军,做大用户基础,提升IP价值,升级IP生态。

更值得一提的是,如今,中国网文正成为海外网络上的“爆款”,海外的迷弟、迷妹,每早醒来都期盼更多“熟肉(已经翻译的)”资源呈现眼前。甚至有媒体称:它已经可以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无疑,中国网文正以强大的文化张力和商业潜力在海外爆发。

为此,阅文集团精选大量优秀IP授权海外,覆盖了亚洲、美洲、欧洲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0亿大众,同时建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com),将中文版的网络小说翻译成英文,向海外用户输出。因为没有西方传统小说“主流思潮正确”的套路,这些IP天马行空的创造力,更让老外们有淋漓尽致的畅快,将其视为“面包上的奶油,生活中的空气”。

的确,互联网的穿透力下,全世界的人们越来越像,以前横在人们心头的文化壁垒变得越来越弱,有魅力的内容,成就海外大众无差别的“回忆杀、青春祭、英雄梦”,让他们血脉喷张、蜜意心上,不乏互动的热情、分享的欲望,如此,中国网文的话题性、流行性就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结果就是“安得网文千万间,天下百姓俱欢颜”。

有了这样广泛的基础,阅文集团从“全民阅读”加速走向“全球阅读”,源源不断地获取全球迷弟、迷妹的数据,更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打造出贴合国际口味的各类IP,开拓优质IP之路。由此,它所掌控的IP不仅有数量,而且越来越有质量,促使其成为整个内容产业的“基础设施”。

是时,不断以优质的IP冲击市场上的“泥石流”,净化市场,吸引伙伴,整合资源,输出价值,阅文集团自然是“泰山不让寸土而成其大,江河不捐细流而就其深”。

的确,阅文集团接地气地布局国内外,沿着内容的优势,做出IP标准的趋势,这才能成为市场中拨乱反正的“达康书记”,产业GDP的守护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