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8-20

322c00039f1d581de28d

“那些杀不死我们的,终将令我们更强大。”尼采的这句名言,放在微信和支付宝这对欢喜冤家头上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8月16、17日,腾讯和阿里两大互联网巨头一前一后相继发布了新一季财报。这两家生态型公司庞大的财报,也是目前外界观察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场世纪之战战况的唯一窗口。

从2013年8月5日微信5.0推出支付业务开始,这场战火已整整烧了4年,最终结果如何,暂时仍难下定论。曾经一度,外界认为支付宝已经被微信支付打得找不着北了。不过从腾讯和阿里双方最新的财报来看,在经历了“圈子事件”之后的支付宝及其背后的蚂蚁金服已经从此前的被动中抽身,而微信支付似乎已经错过了杀死支付宝的最佳时机。

这一幕非常类似二战时期德国进攻苏联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在此之前节节败退的苏联通过这一战把装备精良擅打闪电战的德军拖入了泥潭,完成了战略反击,然后稳扎稳打,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支付宝复苏,微信痛失好局

根据阿里最新财报中披露的数据,最新一季阿里集团收到来自蚂蚁金服的特许权使用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19.66亿元,这笔收入来自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支付宝母公司)双方的一项协议,在蚂蚁金服上市前,阿里巴巴有权分享蚂蚁金服税前利润的37.5%。据此推算,2018财年Q1(2017年4-6月)蚂蚁金服税前利润为52.4亿元人民币。再对照此前的阿里财报,蚂蚁金服这一指标同比增长421%,季度环比增长143%。

而根据阿里巴巴2017财年报告计算,整个2017财年,蚂蚁金服税前利润为55.6亿元。这就意味着,刚刚结束的这个季度,在激烈的市场拼杀和高额营销费用下,蚂蚁金服一个季度的利润仍相当于上一财年全年总和。由于蚂蚁金服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于支付宝的服务手续费,因此,这一数据也可以间接看出支付宝业务的相关表现。

反观微信支付,在腾讯财报发布后的业绩说明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称支付业务的收入增长很快,但在整个财报中,腾讯只是简单将其归列在了其他项中。财报中提及包括支付和云在内的其他业务收入为96.54亿元,录得177%的收入同比增長,相对第一季度的75.56亿元,环比增速为27.8%。从成本项下可以看出,2017年第二季腾讯其他业务收入成本同比也增长了141%环比增长了27%至74.92亿元,这一项增长主要反映了支付相关服务等成本增加。

上述两组数据的对比中,虽然对比项并非在同一纬度,但考虑到支付服务市场本身的定价比较透明,两个竞争对手的定价亦在同一水平上,可以部分看出支付宝的增速要优于微信支付的增速(假设腾讯云的增速与微信支付保持一致,即便微信支付增速更高,从已有数据看,其增速也很难达到支付宝的水平)。

在微信红包偷袭珍珠港后一度告急的支付宝,在自以为非的重生后,逐渐恢复了活力。而微信在这场较量中,逐步进入金融的深水区,似乎失去了之前那种锐利,正在变得缓慢。

支付宝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半年之前,支付宝已经岌岌可危。从各种眼花缭乱的改版,硬碰社交,一直到爆发了“圈子事件”,全国哗然。而就在同一时期,马化腾在内部给微信支付团队奖励了1个亿,据说是微信支付在当时的线下市场已经超越了支付宝。

痛定思痛的支付宝在经历了一系列人事调整之后,开始逐渐聚焦。从春节的红包活动开始,洗掉了背在身上的“敬业福”之殇。然后推出收钱码,服务好数千万线下小商户。在建设无现金社会的浪潮中,支付宝在自己的首页砍掉了好友推荐和生活圈内容,开始专注于支付,做深市场,做透业务。

支付宝聚焦的成果,体现在了第三方的报告中。艾瑞(iResearch)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市场中,支付宝市场份额同比增长2.2%至54%。紧随其后的腾讯旗下财付通(含微信支付),交易市场份额同比增长1.7%至40%。

一季度向来是财付通的旺季、支付宝的淡季。但从增长数据看,支付宝市场份额同比增速比财付通高出3个百分点,基于支付宝基数更大,取得增长需要的绝对值无疑更多。

根据国内另一家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线下方面(超市、餐馆、购物商场和便利店),65.4%的移动支付用户偏好使用支付宝进行线下支付,却只有32.3%用户偏好微信支付。

擅长产品的微信为什么错失了机会?

腾讯一直是外界认为最有本钱在金融上和阿里一较高下的那个人。而且,由于微信超强的产品能力,对比起之前每更新一次版本就成为一个笑话的支付宝,更是几乎“降维”打击。为什么明明一盘好棋,眼看已经锁定胜局了,为什么看起来却突然被人翻了盘?

马化腾曾公开表示,未来腾讯将聚焦在两个半核心业务上:一个是社交平台,一个是数字内容,还有半个是正在发展中的金融业务。在腾讯眼里,金融只能算半个核心业务。当外界询问腾讯金融何时独立时,马化腾的回答则是:“不会包在一个所谓的金融集团里面来做。”几年来,虽然腾讯已经拥有了支付、网络银行、保险、证券等各种金融牌照,但始终没有完成整合,让外界看清腾讯在金融领域的整体打法。的确,这符合腾讯“连接一切”的战略,然而,那只是“物理变化”,而金融真正需要的,是融汇贯通的“化学变化”。

如今,在百度金融、京东金融于近期先后完成拆分的情形下,在新的财报中,人们依然没能看到设想中的那个腾讯金融的影子。

而看起来陷入危局的支付宝,逐渐通过蚂蚁金服集团,通过基于支付之上的信用、理财、保险、银行、消费信贷,不同业务彼此间捏成了一个拳头,为用户在支付之外提供丰富的金融价值。在短暂的时间窗口内,完成了协同布局。

这一切不由得让人感到扼腕叹息:本来期待看到微信绝杀支付宝的场面没有出现,却被支付宝用丰富的经验把微信支付拖入了“寸土必争”的巷战,这跟斯大林格勒战役何其相似!

最终决胜还要看全球市场

支付宝在国内市场上重新站稳脚跟,对微信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在全球化上占据先机的支付宝,很有可能从海外到海内,对微信完成最后的合围。这也许将成为未来决定两家最终鹿死谁手的胜负手。

一方面,支付宝的全球化,得到了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全球化的强有力支撑。阿里财报提及,跨境及国际消费业务继续强劲增长。受益于东南亚平台Lazada以及中国出口平台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的高速增长,2017年6月30日止季度收入达人民币26.38亿,同比增136%。相比而言,微信的全球化缺乏相关场景的有力支撑。3年来,在Facebook的强压下,微信全球化一直乏善可陈,在腾讯财报中全球化的内容几乎并无涉及。

另一方面,伴随中国人走出去的支付业务,微信似乎也落在了支付宝身后。统计显示,目前微信已对19个国家进行合规化接入评估,现在已正式落地12个国家。而支付宝共接入31个国家的20多万商户,是微信支付的三倍。

此外,自2015年起,蚂蚁金服先后在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家落子。通过输出技术和模式,培养出了包括Paytm在内的众多本土化的支付公司,建立起自己的“英雄联盟”。微信在这一方面的布局远远落在了支付宝后面。直到今年7月,才有外媒报道,微信支付在马来西亚申请了支付牌照,并且微信的全球化过度依赖他国公民是否接受微信本身,这一举动本身面临的文化和习惯的挑战更要远远大于支付宝。

过去两年微信支付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微信红包,以及支付宝在战略上的犯错,而醒过来的支付宝还会不会像过去一样给微信支付机会呢?这就要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3-28

19f1000315a65db15d99

​“微信红包确实打得我们满地找牙。”在中国商界大佬里,要论敢说,马云认第二,真是没人敢认第一。在昨天的湖畔大学第三期的开学典礼上,马云直言不讳地评点了微信和支付宝的竞争,不知道阿里的公关此刻是怎样的内心体验。

但是,小郝子觉得,马云敢在公开场合说这话,其实反倒说明,对于这场支付之战,马云已经想清楚了,并且,没有那么在意了。

就像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喊着“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其业务却在全球突飞猛进;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喊着资金链紧张,没几天却巨额融资到位……这实际是另类地告诉人们“咱的坑真不在这里,亲们真无须多虑”。

马云说冷静想想社交真没什么价值

“微信红包确实打得我们满地找牙,不过冷静下来想,社交媒体可能真的不会为公司带来价值,能带来价值的还是数据。”很多人看了前半句,但其实,这才是马云的原话,而后半句,才更值得深究。

试想一下:一个人发一个1块钱的红包,10个人抢,这是10笔支付;一个人一个月买了2件衣服,去了2次超市,还了1次信用卡、1次花呗,存了1笔余额宝,买了1笔运费险,交了1次水费,1笔交通违章罚款,这也是10笔支付。同样是10笔支付,这背后的数据价值,却相差很大。

我曾和支付宝内部人士探讨过支付背后的价值,对方坦言,在去年圈子事件后,支付宝确实有过一个痛定思痛的过程,最后的结论是,社交类支付虽然能把笔数做上去,但场景单一,对信用、风控、金融拓展的价值却不大,与其在社交这棵树上吊死,做10笔没什么价值的支付,不如靠自己擅长的,做10笔更有价值的支付。

真正的战场不在支付

谁都知道,支付,只是一个入口,支付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他背后连接着金融,大家真正看重的,无疑是后者。支付宝此前想做社交,也无非是担心,一旦微信靠社交做起支付业务,会威胁到自己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马云在湖畔大学上讲述了阿里对社交的反思和理解,并坦诚表示腾讯对社交的理解更深。其实,淘宝也曾经有一段时间被社交困惑,一度搞了来往及各类社交动作,但不太成功,可后来,淘宝发现,虽然自己的活跃度比不上微信,差很多,可是,在电商这个领域,淘宝却还是老大,微商其实并没有能真正威胁到淘宝。

没错,社交活跃对电商有用,可是,只靠这个干不好电商,毕竟商业讲究频率,但也讲究切入用户需求的纵深。

可惜,支付宝去年没能吸取老大哥的经验,一直到圈子之后,支付宝静下心来想,才开始反思,如果靠社交支付就能干好金融,那为什么余额宝的量还是理财通的八倍呢?为什么微信没有做成腾讯信用?这才找回了自己的战略定力。

金融的道理和电商一样,社交活跃有用不假,但只有这个却也不行,金融更考验的是数据的广度和深度,以及由此衍生的风控能力和信用积累。

这也是为什么马云对微信红包从紧张变成了无所谓,因为马云想清楚了战场究竟在哪里,和在这个真正的战场,自己有没有优势。

是的,理性可能迟到,但从不缺席,就像管理学家稻盛和夫所说:“这正确的哲学,才是企业永续经营的灵魂。”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1-28

163500001755b749e88e

大年三十即将结束,亿万人五加二、白加黑地“集福”有了结果。支付宝数据显示,最终,近1.68亿用户集齐五福,分享2亿元奖金。小郝子的朋友,最少的拿到1.08元,最高的为666元,支付宝终于将欠了一年的“敬业福”还给大家。其后,网友们纷纷晒出红包“战绩”,很快刷爆微信朋友圈。

年关档口,亲友团聚,讨个利是,求个吉利,红包就像是加了巧克力的烈酒,让人血脉贲张、蜜意心上,支付宝就是要利用这个特定的文化表达,让用户玩High,占据他们的心智思维,明确他们的关系链,将更多人卷入其应用场景当中。

可即便支付宝一再强调早就放弃社交山头,还是会有老湿、砖家信誓旦旦:“支付宝怼上五福,就是社交之心不死”,继而极力证明支付宝做社交的不能、不成、不行。仿佛支付宝只要做点跟人际关系相关的产品,就有社交的“妖气”,值得各位“大拿”折了智商,颠来倒去掰扯个没完,显示他们的政治正确。这如出一个膀胱的尿性,也是够够的。

而在小郝子看来,经历“圈子”事件之后,支付宝的野心绝不可能是社交,它真正的图谋,还是要贯通一切“连接人与交易”的场景,利用类似红包的游戏化玩法,粘住老用户,卷入新用户,让大家在用货币“投票”的时候,都能想到它,都会用到它。进而持续提升自己的商业活性,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真不是社交

如果是游戏玩家,玩转支付宝红包的时候,一定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AR(Augmented Reality,现实增强技术)扫福字集福卡,有种《口袋妖怪GO》的即视感;而蚂蚁森林里给好友浇水送福卡,又有种《虚拟农场》的反差萌;求福卡、送福卡、交换福卡更是游戏装备流通的标准配置;五福集一福更是游戏养成系统的惯用手段。

没错,对照游戏巨头任天堂定义的游戏四要素:收集、追加、交换、育成,支付宝的集福卡红包妥妥就是一个游戏,而绝不是什么社交。

毕竟,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国内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对于支付宝这样的国民应用,一方面,要努力开拓“增量”市场,不画地为牢,布局海外;另一方面,则必须深耕“存量”市场,切入更多应用场景,树立用户的使用习惯,最大地激发用户的潜在价值。

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并非只有社交一条路,同样具有足够黏性和情感连结度的,还有游戏,因此,支付宝才会让红包游戏化,用AR+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服务)玩法明确用户偏好的活动场景;用蚂蚁森林和福卡交换,了解用户之间的关系,挖掘相似人群的共性特征,从而洞察和顺应用户习惯,抢夺用户关联,实践多样性的商业探索,达成梅特卡夫定律所述——网络平台的价值与用户规模的平方成正比。

无疑,如此游戏化的操演,也是支付宝经历2016年一系列风波后的现实选择。如今,支付宝有了移动支付场景上无处不在的“广度”,也不乏从支付到生活服务的“深度”。但这一切,还需要高频使用的“硬度”来支撑。只有保持了“硬度”,数据才能越用越多,由此,支付宝才能越来越了解用户,不断优化自己,避免被抛弃。按此逻辑,既然社交不合适支付宝的金融账户属性,那么游戏的爆燃性、温度感正好可以替代它,助其达成“硬度”目标,持续地激发人性、打动人心、激励参与。

是的,互联网产品不接地气,不粘用户就是死路一条,但社交真不是唯一的彼岸,于支付宝而言,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不占社交的山头,调动用户游戏的荷尔蒙,同样可以像《瓦尔登湖》里的主人公那样:我在天空垂钓,钓一池晶莹剔透的繁星。

就是要好玩

当然,要玩转游戏化,支付宝还得多在产品上下功夫,按照游戏界大佬史玉柱的话说,就是“给荣耀、定目标、有互动、造惊喜”,这样才真能让支付宝变得既有逼格又入人心。

就好比,作为这次集福担当的“蚂蚁森林”,它抓住现代人关心公益的心理,将步行数量、线下支付、生活缴费、网络购票,转为“绿色能量”,供养虚拟的小树,当“绿色能量”积攒到17.9公斤,蚂蚁金服就会联合公益组织在阿拉善种下一棵真实的梭梭树,防止当地沙漠化。

更有趣的是,“蚂蚁森林”好友之间,既可以在游戏中“浇水”送“能量”,也可以趁主人收割前“偷能量”。于是,有玩家定下叫早的闹钟,开始像当年“偷菜”那样,收取好友“能量”,据说有300好友的牛逼玩家,一天可以收取1公斤绿色能量,一个月左右就能在阿拉善种棵树。

而这一系列好玩的背后,支付宝就可以更明确用户之间的关系亲疏、属性,分析相关人群的特征,就像数据风控专家说的:热衷公益的人信用都不会差。

再比如,今年集福的另一担当“AR扫福”,它实际是支付宝AR实景红包的变种,当AR扫福强化了用户的认知,将吸引更多用户爱上AR红包,他们会根据定位、拍摄线索,领取商家的优惠、好友的福利,促成更多的支付宝交易。

这正是利用场景,刺激用户的玩心。如此,支付宝拿出让用户付出精力、付出时间、付出购买力的场景解决方案,以“唤醒战略”让数亿用户与品牌、商户互动,打破存在于线上线下,横亘于他们之间的那堵“墙”,由此,在游戏亲和、娱乐的化学反应下,用户得到更多实惠,支付宝获取更多交易,品牌、商户成就更多销量——场景化交易实现新突破,共营、共赢的商业生态便顺理成章。

如今,时代不同了,世界交付到“高感性族群”的手中,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首席体验官。因此,当支付宝没了强撩社交的套路,多了愉快游戏的真诚,给予用户参与感、归属感、成就感,自然就能调动他们的认可、智慧、资源。

目前看,支付宝的游戏化玩得越来越溜,但正如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所说:“一家公司的价值是由挑战和发展决定的。”支付宝去年遭遇种种挑战,是它从速度与激情向稳健生态过渡的必经之路,其后的发展,还须企业文化、组织体系、运营策略的更多改造来支撑,由此,它才能实现更大商业价值的进阶。一切的关键就在今年,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9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