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9-10

null

马云周一见,终于实锤了。

教师节当天,马云为自己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公布公司传承计划,他声明将在一年后的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届时,现任集团CEO张勇将接任其位置。他会在这一年里配合张勇,为组织过度做准备。

上周末,外媒报道刷屏,关于马云要退休的消息就层出不穷,总结就是:马云“功成身退,天之道”,即便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但进入后马云时代,阿里真的准备好了么?

而在小郝子看来,这样的担心真的有些多余。用马云自己的话说:接班人计划是他认真准备了10年的系统性谋划。“公司的持久发展,早已不靠几个创始人,而是治理制度、文化体系和源源不断的人才梯队。”特别是如今的阿里,能人如潮,猛将如云,接班人们底气十足。

要知道,阿里的特点:愿景不变、战略先行、价值观统筹。

其一,“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愿景始终如一;其二,“履带战略”保证每一极业务向前之后,都有新业务在新领域接续爆发,使其在电商之外,发展出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阿里大文娱“燃点不缺,爆点不断”;其三,价值观统筹阿里人有阿里味,要做正确的事,也要正确的做事。

所以,在这样的框架下:新业务要推进,新人要上位。于是,2009年,“18罗汉(阿里18位创始人)”集体辞去创始人职位,阿里进入“合伙人”时代。2015年,60后高管们集体隐退,一线业务总裁全部由70后组成,而近两年,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比已超过14%……

如此,良将拔于士卒,良相起于郡县,薪火相传,继往开来。一切有制度的道,让贤的法,道法自然,继承者无虞,马云就能无忧。

null

道:合伙人、阿里味

马云曾说:阿里巴巴最好的产品其实是人。作为一家要活102年的公司,马云就明确“人”是阿里巴巴的核心工作,人才的选择、培养和激励一直阿里的重中之重。

就拿阿里的入职面试来说,有专门的“闻味官”在场,此人必是阿里老咖,过程中可能一言不发,但却会不停记录面试者的状态、回答,以确定面试者是否与阿里的文化、价值观相合,投下决定其入职的关键一票。

之后,入职培训,不管职级多高都不能或缺,以此帮新人融入集体,传递组织文化,让他们即便不完美,也能“价值观正,执行力强”。

此外,阿里2009年创立的“合伙人”制度则是另一保证。用阿里巴巴董事局执行副主席蔡崇信的话说:“它的作用是:明确使命,追求长期目标,坚持价值观。”以此保证传承、基业长青。

这30多个合伙人不断吐故纳新,去年还引进4位80后新成员。他们共同决策阿里的未来,是典型的民主集中,共治有道。

相比之下,京东没有刘强东,连董事会都开不了;百度李彦宏、马东敏夫妻两人的投票权就超过60%;而腾讯只有业务线“师徒”的“帮传带”,却缺乏管理层的吐故纳新……

可见,阿里关于“人”的制度运作已经非常完善,领导、管理有道行,就能实现管理大师明茨伯格说的:“有管理的领导,才不是杂乱无章的领导;有领导的管理,就不是乏味的、没有想象力的管理”。

null

法:让贤、上位

按照马云的说法,在阿里14、15岁的时候,就要有节奏地积累组织传承经验,于是,从2015年开始,60后下70后上,阿里开始全面向70后交棒。

由此,张勇和井贤栋先后接任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CEO一职。老人让贤、新人上位,逐渐形成一套“扶上马送一程”模式。

就比如蚂蚁金服,之前井贤栋成为CEO,彭蕾作为老人,仍出任董事长。期间,“社交焦虑”导致了业务动作上的急功近利,引发了连续的负面事件,后来,彭蕾带着所有高管集体反思,重新归纳业务方法论,采用“班委制”,井贤栋改变业务模式,另辟蹊径。

结果,蚂蚁金服通过公益小游戏、线下支付扩张、公共事业深度参与,不仅快速提升了支付宝的打开率、日活跃程度,同时,也快速放大了业务的格局与体量。如此,以支付宝的多功能对战微信的高粘性,开辟了一条独有的发展路径。此后,彭蕾才功成身退,井贤栋接任蚂蚁金服董事长一职。

与之类似,85后的蒋凡接手淘宝,靖捷接手天猫,乃至这次张勇接棒马云,都是在延续这样的模式,人才梯队后浪推前浪。

再看看互联网其他玩家,腾讯虽有二号人物刘炽平,但这两年却再也没有张小龙似的人物崭露头角;京东还是刘强东的一批“老兄弟”们在支撑;华为搞董事长轮值,但最终花落谁家?任正非的女儿如何角色定位?更扑朔迷离……

而此时,阿里已经做好人才储备,也完成了领导层多次交替传承,相比之下,差距不言而喻。

按照马云自己的说法,明年不做董事局主席,要回归教育,“转岗”做老师,这位“风清扬(马云花名)”要随风随性了。

的确,对马云而言,阿里已无需那么费心,毕竟,凡事预则立,十年间,因时而变,随事而制,阿里的继承者们已经足够成熟。

这样,马云绝不会重蹈迪士尼前CEO艾斯纳的覆辙——他迟迟不想确认接班人,一场大病,几次手术,还操心公司的运作。即便这样,老艾依然不愿公开继承人,将名字写在一个信封里,声称自己没死,这个信封就不能打开。

那才是一个公司和一把手真正的悲剧,不是么?

2018-04-12

pgc-image/15235322760900422bdae47

​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博鳌论坛成为国家级盛会,如火如荼。在这次大会上,人工智能(AI)成为了关键词。

在人工智能的大辩论中,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说:“未来5-10年,每个人会有个AI小助手”;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则表示:“人工智能时代不会淘汰人,只会淘汰不想做事的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则认为:“制造业肯定会从人工智能的发展中受益。

而小郝子认为,当下真正接地气的,恐怕还是百度高级副总裁朱光所说的“AI+金融”。就像他执掌的百度金融,成立2年多,通过开放百度的AI能力,帮助金融企业转型,使其获得数字化生存的手段。由此,两者共生、共营,一起掌控现实场景,解决社会痛点,从而,在理财、消费金融、保险等领域拓展出新的疆域。

这就像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所说:因为金融是唯一纯数字,又与金钱相关的领域,AI+金融,兼具人工智能的爆发力和金融行业的活跃力,所以,它一定在中国第一个爆发且影响最大。的确,对人工智能而言,上半场,淘汰赛的关键是资本,下半场,晋级赛的关键是开放、融合、创新,以及由此塑造的服务厚度与深度。

所以,百度董事长李彦宏才把百度金融当作自己的“心头肉”,放言:“愿金融成为百度的核心业务”。因为,它的发展,将帮助百度从搜索的流量经营,转入“AI+”的用户、数据经营,使其获得更强的社会参与感,激化出更大的生态价值。

毕竟,此时,百度的无人车上路仍需时间,其他AI应用变现还遥遥无期时,百度金融作为百度的AI担当,将成为驱动整个集团成长的核心,让百度“以梦为马,飞黄腾达”。

要知道,这一切,不仅关乎百度的命运,也关乎人们旅游、装修、深造、租房等需求,能否被“AI+金融”满足,若还不懂,必然血亏。别忘了,只活在旧思维里,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也不会说。

开放,不是通吃,而是共赢

就像这次博鳌论坛的定调:改革开放40年,解放了思想,激发了经济增长和无数创新。未来,对外开放再扩大、深化改革再出发,只有携手合作,才能真正实现共赢,谁排斥变革、拒绝创新,谁就会落后于时代,被历史淘汰。

时代大潮下,国家坚持对外开放,企业也需要有一种开放的精神。即便是互联网巨头,也不例外。过去20年间,它们颠覆传统,追求“大者恒大,赢家通吃”。而到了互联网的下半场,“通吃”越来越难,金融这样的行业,壁垒难以逾越,“开放、给力、赋能”就是最现实的变通法则,“合作不颠覆、创新不替代”就成了最有效的发展路径。

就拿金融业来说,仅银行,其存量资产就达到232.3万亿元,还附带强监管属性、高进入门槛,没有任何互联网公司能真正颠覆它们,坐大通吃。但金融老咖们也有自己的难题——陈旧的思维模式、老派的运营套路、传统的组织构架,限制了它们创新的“脑洞”,它们太需要在新技术时代找到“数字化生存”的依靠。

而这正是巨头们开放的机会,所以,百度金融才将自己定位成行业玩家的小伙伴,不挖墙脚,而是输出自己的技术积淀和商业服务体系。因为它掌握了现进的AI技术,汇聚了大量智力资本,也有海量的用户、数据、分析工具,不乏洞察力。

当百度金融将这些“打野拿龙”的大招开放,无论是它,还是金融玩家,其整合的范畴、生态的概念、竞争的维度都将大大提升,大家就能一起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举个栗子,百度与中国农业银行共建农行金融大脑,帮助农行构建人工智能的“底层”,实现从获客、风险控制、客户服务到整个业务流程的“人工智能化”。

拿风险控制来说,人工智能系统借百度与合作机构的各种数据,综合分析、描绘用户画像,让银行不再依赖信息片面的征信报告,转而走向人口属性、媒体接触、兴趣爱好、生活形态等多方面的精准评估,由此明确一个人的信用状况,令多头借款套现、假借他人信息等的坏人无从遁形,直接出局。

这样一来,百度用“AI+”重新定义自己与金融的关系,获得更大的成长空间,而银行也创造出新的业务模式、应用、流程。一句话,两者不再固守老套路,共享联盟的力量,共营又共赢,进而,达成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的:“先做对,再做好。”

人民需要怎样的金融

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其实,国内N万亿的金融市场,足够大,也足够丰富,足以容纳不同的路径,允许不同的新模式——腾讯可以有“微信+”,阿里可以有“支付宝+”,百度就可以有“AI+”。本质上,这不是鹿死谁手的问题,也不是谁输谁赢的问题,而是谁能更好满足人民需求的问题。

其关键,是深入用户场景,解决相应痛点,同时,让产业深度和场景结合起来。这样,牛逼的模式无须费劲解释,把它还原到一个场景,就可以跑得顺畅;有流行潜质的产品也无须拼命推销,把它代入到一个场景,就能让人感到针对痛点的创新;有病毒效应的营销更无须花费巨资,把它放入一个场景,便激荡出自发传播的感染力。

就比如,在西南偏远山区,“小镇青年”要么去大城市汽修店里帮工,要么去省城小饭店里跑堂,要么在南方工厂流水线上日复一日地重复同一动作……他们要改变命运,最现实的办法就是参加职业培训,变身为专业人才。可是,数万元的学费,小镇青年无力承担,国家助学贷款杯水车薪,他们太需要教育贷款的支持。

为此,百度金融的消费金融平台“有钱花”与上千家培训机构合作,借助人工智能,确定授信额度,完成风险控制,为小镇青年们提供教育分期贷款。如今,该项目已经帮助全国95%省区的数万学子,让他们掌握了提升自己、改变命运的一技之长。

再比如,面向城市里的“北漂、南漂”一族,针对合租问题多,押金难要回,房东搞事情,“有钱花”还与品牌公寓联手,为他们提供免押金的租房分期,治愈那些租房带来的丧。

如此,“AI+金融”顺应需求场景,解决社会痛点,实现“十三五”规划里一再强调的:“金融业的经营,应当是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相统一。”这样有温度的金融,才是人民真正需要的金融。

同时,百度金融也在这一过程中,进一步洞察、分析、迎合人性需求,塑造出企业和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并持续地转型、升级、创新,做大自己在金融市场中的份额。这样下去,它一定能走出与百度的“母子关系”,形成“母以子贵”的局面,再造一个全新的平台,并成为驱动整个百度成长的核心。

正是因此,之前,李彦宏才在财报电话会中声明“让百度金融独立运营”。小郝子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一切就会变为现实。因为就像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说的,对于百度、百度金融、金融业、社会大众,“AI+金融”“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现在,是时候“明者因时而变,智者随事而治”了。

——————————————

作者:小郝子 / 11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2-09

着时自有输赢。

终于,百度裁撤了医疗事业部,但这绝对不是为“魏则西事件”表态,而是,裁撤一个绩效极差的部门,要知道,裁撤医疗事业部,绝不等于百度裁撤“医疗推广部”,放弃医疗类广告,只要这个状态不改变,那么,像魏则西那样,被广告误导,就是百度不能完全杜绝的问题。

第一,为何裁撤医疗事业部

之前,百度内部绩效评定完成,医疗事业部数百号人的业绩并不如意,相对同一事业群组,其他部门要么盈利,要么至少盈亏平衡,医疗事业部绩效实在“太难看”,所以,之前就有要被分化削弱的传言,如今完全被裁撤,也是一个上市公司的。

百度这个医疗事业部是诞生于2015年,是曾经的“大红人”,号称百度“太子”的李明远全力推行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战略的产物,期望通过“百度医疗大脑”做医院的挂号预约、送药等服务,可惜这些业务需要相当的线下“重运营”的人力和能力,百度一直强于搜索,连接信息,“轻运营”已经嵌入基因,即便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亲自督战,相关O2O也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

因此,当新总裁前微软牛人陆奇上任,李彦宏将战略全面转向人工智能,他们自然要选择前O2O战略最不顶事的医疗事业部“祭旗”,就像李彦宏内部信讲的:“要淘汰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如果做不出来,就别在那儿混了,别在那儿撑着了。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资源向百度有优势、战略上重要的项目去聚焦。”

同时,按照李彦宏前几天的内部演讲就曾说:“最初百度这种医疗想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一个O2O的东西,就是我们这有用户,很多人来找去哪儿看病,我们怎么帮他挂到他想挂的号。

但是到去年开始,我们发现说其实像智能问诊已经变得越来越实用了。如果说我们的智能问诊的系统能够达到一个医生职业的平均水平的话,那就完全可以先通过一个智能的系统,起码是辅助这些医生做一些判断,真的是到大病的时候才到医院,到更具有规模的医院去。”

没错,人工智能+医疗,成了百度的新宠,所以医疗事业部推出历史舞台更顺理成章。

第二,“魏则西事件”真没法杜绝

因为百度连接的是“信息与人”,用李彦宏最新的定义,百度的核心还是“内容的分发”,那么百度就必然要承担内容分发的责任,就像阿里要处理平台上的假货,而腾讯则必须处理微信里的谣言,这是国民级应用的宿命,和社会责任。

要知道,国内信用体制并不完善,人们识别信息的能力很低,成本很高。不像发达国家,每个人和机构都有相应的信用评级机构评级、打分,谷歌这样的搜索引擎可以不仅审核医疗体系的各种证照,还可以利用第三方机构,更明确发布广告主体相应的能力和水平。获得搜索结果的人们也可以有很多验证机构水平的手段。

可是,在国内,资质挂靠,人员拼凑等情况在医疗领域乱象丛生,所以莆田系才有如此大的量能做各种医疗的生意,并且大张旗鼓用包括搜索引擎等手法为自己的生意导流,发了很多不义之财,甚至耽误患者治疗,误人性命。

而百度的医疗广告体系,目前看,并没有能力,完全识别医疗机构的真实资质,还是只能做些流于表面的资质审核。没错,因为百度的搜索引擎基因,一直是“轻运营”,在线下没有一支直属的“近卫军”,因此O2O不成,医疗机构的线下真实状况审定也比较困难,若使用第三方区域机构,又难免有人因利益,与被调查的医疗机构沆瀣一气。前车之鉴就是,百度外卖就与第三方合作,拓展线下商家,就出现某些第三方,串联商家,薅百度补贴的羊毛。

于此同时,百度的人工智能还在成长阶段,这个时候,它真的不能完全通过线上信息,准确判断一家医疗机构的真实水平,这时,当有利益的广告送上门,百度所面临的依然是经济学上的“事前不幸逆向选择”——被某些长于公关的医疗机构用人民币“银弹”攻下;“事后承担道德风险”——被类似“魏则西事件”再度拖累。

所以说,百度目前即便裁撤了医疗事业部,也还依然依靠医疗广告牟利,却不能准确地认定医疗机构的真实信用和水平之前,决不能杜绝类似“魏则西事件”,及其带来的道德风险打击。

而这才是百度必须解决的问题,毕竟,运或在一时,势必见人心,李彦宏和陆奇不会不明白。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