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8-13

“不知妻美刘强东,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普通家庭马化腾,下周回国贾跃亭。”可是,下周又下周,贾跃亭还是没有回国。他一手打造的乐视生态分崩离析——股份被冻结,乐视网董事长易手,供应商上门逼债,裁员风波不断,手机、汽车、影业等子业务艰难求生,当年誓言“为梦想窒息”变成了如今真的窒息。

与乐视生态的贪大求快,欲速不达,高调宣扬相比,恐怕很少有人关注到海尔物联网生态已呈良性发展态势了吧。海尔在生态上“稳扎稳打,精耕细作”,从一个电器制造商,变身互联网化的创业孵化平台,完成新一轮进化,走出转型的阵痛期。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青岛海尔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51%,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激增455%,霸气侧漏。

一边是乐视生态“其兴也勃,其衰也忽”,另一边是海尔33年的“顺应时势,基业长青”,贾跃亭被各种声讨,而海尔董事局主席、CEO张瑞敏则成为诸多管理学家研究的对象,每年成千上万的企业家、管理学者前往海尔学习研究其管理模式。9月下旬,管理大师加里·哈默将与诸多管理大咖组团应需所为,将“管理界的达沃斯”搬到青岛,与海尔集团一起主办“首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共同探讨物联网时代企业管理与转型。

在笔者看来,这才是互联网时代商业生态的力量。它绝不是用各种业务彼此借力“洗”用户,那最多只能算“交叉销售”,而真正的生态,则应该是一个逻辑自洽的系统,它既有垂直整合业务的能力,又有不断创新的动能,它由复杂又有序的网络连接、驱动,比如物联网,组织上还“聚为一团火,散作满天星”,兼顾灵活与效能,比如“人单合一(员工的价值实现与所创造的用户价值合一)”。

当互联网生态概念被太多人脱口而出,它的内涵已经严重空心化,太多人将大量劣质和廉价的私货填充其中,此时太需要明辨是非,用“管理界的达沃斯”,推动头脑风暴,才能让业界明白,同样是生态,乐视和海尔差在哪儿?

互联网生态范式到底是什么?

没错,就像张瑞敏所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技术模式不断创新,资本高热不退,推动更多商业玩家速生、速朽。先是百年“柯达”迅速没落、消失,再是手机霸主的“铁王座”从摩托罗拉到诺基亚,再到苹果,飞快易主。而乐视短短几年,更像《哀江南》里描述的:“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无疑,它们都没踏准时代的节拍,没有进化出互联网的生态范式,于是,盛极而衰。

反过来再看海尔,33年前它重生于破产边缘,因此,面对变化时,它有极强的求生意识和客观求变性,所以,当商业生态要基于互联网重新定义和发展时,海尔就会表现出超强的“与时俱进”。

所以,早在2000年,张瑞敏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后,就在海尔内刊上发表《新经济之我见》,主旨是“不触网(络)就会死”。2004年,海尔收入破千亿元,开始“1000天流程再造”;2005年,张瑞敏提出“人单合一”,让每个员工做自己的CEO,找自己的市场和用户,将管理聚焦在员工和用户两大要素的“端到端,零距离”。

此后,以“人单合一”为核心,按互联网“去中心化”法则和手段,海尔再实现各业务单元从“自主经营”到“协同共生”,再到内部创业的“小微公司、创客创新”,与之相应的,海尔从制造产品的企业升级为孵化创新的平台,实现商业生态的互联网式进化。

无疑,这是发现专业、科学的智识,抛弃迷信、陈旧的常识,海尔冲破了旧的管理规则束缚,建立了互联网意识的组织生态。就如《管理百年》作者斯图尔特·克雷纳所说:“未来,出类拔萃的组织,将会是那些探索出让各级员工发挥最大潜能的组织。”

的确,事但陈其已然,才可知其未然。大企业的生态,运或在一时,势必见人(员工、用户)心,没有在“人心”上做足功课的生态,都是耍流氓。

物联网得用户的心,小微化得员工的心

正如美国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判断:互联网的关键,是消除了距离。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不仅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消除了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距离,最终实现了万物互联的物联网(IoT,Internet of Things),它是海尔占领用户心智思维的关键——因为联网,数据越来越丰沛,借助大数据分析,设备从被动操控到主动服务,终端从互联到互懂,决策也从人工走向智能。

例如,海尔的馨厨冰箱,作为全球第一款互联网冰箱,它不仅可以识别冰箱还有几个西红柿,鸡蛋是几天前买的,提醒食品即将过期,还可以根据食材推荐菜谱,甚至帮助主人直接在电商平台下单补充食材,或者与父母视频交流红烧肉的做法……一切过程都可以声控、触摸屏实现。

此间,物联网系统下获得的各种数据,让海尔更了解用户的餐饮偏好,提供更智能地推荐,有针对地改进产品功能,推动C2B(Consumer to Business,消费者驱动企业)大规模定制更加智能,从而用细节在用户心中完成注册,立身、立格局。这一切,决非乐视强推的“交叉销售”所能比拟。

320300018a50bdc91a03

​同样,也是基于网络的力量,张瑞敏的“企业即人,管理即借力”才能推动“人单合一”的进化。

正是借助网络,海尔搭建起共享平台,将财务、人力等基础服务变成信息化服务,让内部创业的小微企业降低成本、少走弯路。同时,海尔将平台上的制造、物流、分销等能力整合成生态系统,为小微创业提供战略协同。这样一来,海尔有料、有赋能,诸多小微公司享受生态的低成本、高效能,才能全力推动员工创客“参与约束、激励相容”——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干活,创造越多获得越多。由此,小微们既能保持强劲的创新力,又不失管理力,在海尔生态中“聚为一团火,散作满天星”。

比如海尔的“雷神”,出品游戏笔记本电脑,它靠集团200万元孵化基金,轻资产运营,10多人的小团队,只关注产品的软件和设计,及用户交互,上游生产交给笔记本代工厂,物流、售后等共享海尔平台。成立一年半,销售额就达2.5亿元,净利润1200万元,累积出150万年轻的“雷疯”粉丝,还获得数千万元外部融资。于是,雷神从2015年独立运营,整合各类资源,变身游戏运营平台……

如今,海尔平台上200多个小微公司,已有超过100个年营收过亿元,有47个小微引入风投,16个小微估值过亿。用张瑞敏自己的形容:这就是海尔的“自以为非”,“亲手颠覆和破坏自己的企业,变成一个网络型组织”。就像量子管理学创始人牛津大学教授丹娜·左哈尔所说:这种自下而上的自组织才是大势所趋。如此的生态玩法,恐怕贾跃亭连想也没有想过。

一个多月后,丹娜·左哈尔、斯图尔特·克雷纳、加里·哈默等管理大咖将与张瑞敏一起在青岛探讨互联网管理的本质,那时贾跃亭是否回国,真不知道,但可以预测的是,理性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思想火花的迸发下,互联网的管理之都很可能落地青岛,正如电商之都在杭州,社交游戏之都在深圳。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7-14

唐代大学者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站在风口浪尖的互联网巨头,素来不缺,就是“穷苦之言”。倘若无人唱衰,巨头难免有些名不副实。最近,在风口浪尖之上的,正是网络文学领域的巨头——即将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

按照国际著名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报告,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约46亿元,而阅文的收入已达25.57亿元,甩第二名掌阅科技一倍多的距离,拿下市场的半壁江山——巨头之名,实难避之。

此外,阅文还掌控市场80%的原创内容,旗下530万作者,840万部作品覆盖200种题材,旗下渠道月活跃用户达到1.753亿,旗下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改编更成为影视、游戏、动漫的大热门。

可是哪位说了,怎么巨头才1.2%的净利润率?哪有这样的巨头?1.2%的利润率确实扎眼,但在小郝子看来,这一项数据实在微不足道。

没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净利润率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话说:利润率没法当饭吃,互联网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未来现金流的最大化。卷入的现金流够大,这样,才能彰显企业的行业影响力,让股东们看清它的商业价值,持续地投入和持有。

因此,亚马逊10余年不盈利,这才赢得近两年的爆发,而在国内,用利润换空间的互联网巨头也比比皆是,靠这招,淘宝将eBay赶出中国市场,腾讯干掉盛大成就游戏第一,京东则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所以,小郝子必须说,1.2%的净利润率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它是负的,也实在不足为奇。阅文只要稍稍压缩成本,就能轻易做出报表上的利润。但现在,对它而言,更重要的是将收入投到网文生态中,垄断优质作者,强化内容优势,同时,加速娱乐产业布局,打造IP共营,放大IP价值,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先做对,再做好。由此,才能长久地享受互联网传统的“赢家通吃”。

网文生态:不造不快活

按照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总结:“公司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能赚钱(绝不是赚特多的利润),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阶段的持续而构建商业生态。”

如今的阅文正处于第三阶段,因此,它必须持续地投入网文生态:为作家提供优厚的待遇,从而,卷入更多写手,获取优质网文,夯实内容库存,进而,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博取付费阅读收入。如此,阅文就能不断做大网文供求,“造”起来,快活地“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无疑,作者的稿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仅2016年就发放近10亿元,年稿酬分成超100万的作家超100人,日销最高过万的作家超700人。但也正是凭这一切,阅文才打造出“橄榄形”的作家结构——一方面,保证中坚(腰部)作家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另一方面,又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于是,即便大众口味不断随时代变化,阅文的大神作家也总能实力圈粉。仅去年,阅文的TOP100中,就有55位新明星作家上榜,更有某些90后作家异军突起,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示范效应下,阅文垄断了业内八成以上的作家,更“供养”出《大主宰》《完美世界》《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神作,长期称霸各类网文榜单。

正因为作家们的鼎力支持,阅文才可以用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不断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让迷弟迷妹们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持续放大营收。结果,巨大的投入,换来的是“没有演技浮夸,完全实力爆发”。

对比网络文学领域的其他企业,阅文把握住的,是作家和作品的源头。不久前,阅文那一场“生态大会”,就将其内容生态的优势一展无余。因而,对阅文来说,利润不是一时的计较,否则,无法成就今天的阅文。稍微翻阅其发展进程,就知道阅文掌舵人吴文辉不是短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创造出网文圈的N个第一。

娱乐产业:无共营不成事

谷歌高管们曾总结: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

无疑,阅文投巨资造网文生态,是“主要的事”,而“改进的事”则是在娱乐产业里,立住自己的Flag,放大网文IP的价值,谋求它们在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改编,进而,实现其商业价值的“裂变”,博取IP授权、衍生品售卖、资本运作等多元化收益,当然,这一切也需要不菲的投入。

所以,阅文才在去年开始打造“IP共营合伙人”计划,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势力共同将网文IP跨界打造成“超级IP”,按照原著的精神内核,设计再生机制,寻求多元化的外在表达,谋求一个自发展、自发酵、自升级的泛娱乐发展系统。

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投机者重金购入IP,然后囤积居奇、巧卖豪夺。如此,阅文才能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将IP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文化等不断提炼、延展,与时下的痛点、槽点、热点交融,导向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新故事)的进化。

由此,像“求道”一样做IP,延长其生命周期,阅文和小伙伴就能共同演绎《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那样的传奇,博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共营又共赢。

没错,从简单粗暴的IP买卖,变成共同精耕细作的IP经营,必定需要长期的投入。因此,阅文的营销广告支出才有所增长,但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产业小伙伴的尊重与协同,其IP得以占据人们的心智思维,最终,阅文扩充了影响力边界,构建出迪士尼那样的“轮次收入模式”,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阅文IP的经营之道,已在业内有目共睹。还是那句话,阅文抓住了源头,有储备,才有开发。网络文学的IP开发和泛娱乐运作,已形成以阅文为唯一的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阅文2016年度版权营运营收达2.47亿,近日同样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阅2016年度版权产品营收为1067万,在IP火爆的大时代下,只能说阅文的IP经营,一骑绝尘,其他网络文学企业真的难以望其项背。

不言而喻,阅文如今种种的重金投入,都是为了更确定的商业未来。亚马逊上市10多年才盈利,京东上市3年才盈利,阅文上市之前已经盈利,而且还称霸市场,吃下一半市场份额,在此基础上,它的野心恐怕是要赢家通吃,它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6-08

26e30001891324b3a977

“当世界发生了变化,要么别插手,要么改变它。”超级英雄大片《神奇女侠》的这句对白,恰好应证了如火如荼的“互联网+”。没错,互联网水滴穿石地渗透到各行各业的组织、管理、流程、模式,变革与颠覆无处不在,融合与创新无时不有,新气象下,必定是“能者居之,适者生存”。

“互联网+阅读”也不例外。之前,总理说:“希望全民阅读能够形成一种氛围,无处不在。”如此,全民阅读上升到国家战略,得到社会的高度认可,但要将战略规划,落实到战术执行,让“全民阅读”升级为“全民悦读”,还要顺应全民的互联网习惯,将产业价值链各要素重组,形成高效协同。

当然,这对供求两端都极度分散的阅读产业而言,绝非易事,必有贯穿产业链的平台担当,才能带着众多小伙伴一起“跨越过泥沼,飞跃过沧桑”。

此时,作为“互联网+阅读”大咖,深耕15年的阅文集团已拥有接近1000万部作品储存、400多万名作家,覆盖200余种内容——在上游供给端打下“大而全”的基础,另一方面,它也在QQ阅读6亿用户外,做大微信读书,联合QQ浏览器、腾讯新闻、应用宝等渠道——为下游需求端提供多样化的触达渠道,由此,阅文能够智能地匹配“离散的供给”与“分散的需求”,进而形成极具“卷入力”的阅读生态平台。

用阅文集团CEO吴文辉的话说:操演内容的培育者、引入者、传播者,构建出健康、可持续的“全.内容生态”。让内容更好地触达受众,路转粉,黑转粉,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将“被激活,得赋能,获新生”。由此,“劲爆的生态”创新,“炸裂的内容”不断,就能让“互联网+阅读”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有培育,有引入:老司机才会带路

没错,这是商业生态的力量。而要建立一个生态,则必须创造一套有效的机制,不断化育物种生长,形成共生、共赢的自洽系统。

其中难度可想而知,不是老司机带路,真不好找到生路。上路的先决条件是:不断有内容物种破土而生,让整体生态欣欣向荣。

按照阅文的经验,就是要培育原创内容,揽尽天下创作英才。这不仅需要一年发放近10亿元稿酬,更得形成“橄榄形”的收入结构——既保证中坚(腰部)作者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又要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有基于此,利用数据化手段,阅文一边帮作品找到迷弟迷妹,提高作品转化率,一边收集读者意向,协助作者抢占受众的心智思维。仅去年,就有280位中坚作者成功跻身TOP500榜单,而TOP100中,则有55位新明星作家,更有某些90后作者异军突起,深受粉丝爱戴,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

243b00042ccae716d066

而另一方面,原创内容之外,阅文还按照消费升级的“品质感”,找到更多有炸裂感的“内容种子”。不光引入《冰与火之歌》、《哈利波特》英文版,《未来简史》等书籍,覆盖精英人群;它还携手一线悬疑作家,打造暴强的创作矩阵,推出互联网化作品,吊足悬疑迷的胃口……按照这样的路数,阅文用覆盖两千家机构的合作网络,在诸多出版社、文创企业、作家工作室中“淘金”,要带着新老受众一起飞奔到月球。

这样一来,系统的布局下,“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自然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实力圈粉,让他们为精神的满足,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如此,内容的培育、引入不愁钱,各利益主体共生、共赢,商业化顺畅流转,“互联网+阅读”平台才能以先驱者的身份,引领生态,进化升级。

做大传播,放大价值:扎心了,老铁

如果说内容的培育、引入,是“互联网+阅读”生态的阳光、水土,那么,做大内容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传播,放大IP价值,就是繁荣生态的养料,这是它衍生商业价值,突破商业边界的关键,否则它只能是“天光云影”下的“半亩方塘”,无法成就“热带雨林”的大而不倒。

一切的核心,需要生态“担当”最大程度地发展内容触点、渠道,处处“扎心”用户,用户变成“老铁”,造就超高的内容粘性,这就如同畜养了一个用户池,让“拉新营旧”保持良性循环,从而提高水位,提升水质。

例如当下火爆的动漫《全职高手》,电视剧《择天记》、《欢乐颂》,都赢得了数十亿到数百亿次的点击,炸裂的IP们跨界连接用户,流量反哺阅读,IP传播有声有色,IP变现盆满钵满。这正是阅文引入影视、游戏、动漫等“共营合伙人”的结果,它主导IP跨界的泛娱乐演绎,扩张“互联网+阅读”的生态影响力,自然名利双收,雨露均沾。

当然,除了跨界改编扩展,同样重要的,还有渠道深化拓展。例如,像阅文那样,用开放的手段,打开渠道空间——不仅为合作方提供阅读产品接口,无缝衔接用户体系、充值系统,使其低成本地接入;而且为它们提供大数据平台支持,分享用户画像、群体特征,令其更高效地运营。如此一来,友谊的巨轮,说开就开。

243a00044a346e87105b

就好比,阅文分析显示,90后偏重小说文学,是个性化、娱乐化的阅读,因此采取书影联动、直播等方式更容易拉近平台与他们的距离。而年龄层偏高的读者,偏爱深度阅读,更适合强调社交化,促使他们与好友、公众号、大师写手、意见领袖互动,深化圈层。由此,智能推荐靠谱,用户转化可期,高价值变现不难,阅文才能吸引到百度、多看、京东、搜狗阅读等平台协同内容分发,共建“英雄联盟”,让这个“互联网+阅读”的生态“躁起来”。

无疑,如此的IP扩张,联盟角逐,“互联网+阅读”的产业价值链重构,生态蜕变,玩法晋级,必然成就美国学者拉里·唐斯口中的“大爆炸式创新”,驱动产业质变。

所以说,前有老司机带路,内容丰富,后有老铁扎心,扩张有术,这才是既能接地气,又能玩得起。显然,“互联网+阅读”这盘棋,唯有“审时度势、宽严不误”的平台,才能成就如此“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格局,至于谁能胜出,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1-06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企业应该让社会得到它的回馈,这是企业需要承担的责任。比如,按时足额纳税。”

最近,阿里巴巴集团披露2016年度纳税情况等七项数据,阿里集团及蚂蚁金服集团2016年合计纳税238亿元,带动平台纳税至少2000亿,平均每个工作日的纳税额已近1亿元。用马云自己的形容:“互联网转变了商业流通的方式。”所以阿里顺时应势,能在时代的转换中爆发。

而于此同时,在网络上爆发的,是“实体虚拟经济之争”的大讨论,一方面,是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格力当家人董明珠等在央视《对话》里对互联网充满鄙夷与偏见,另一面,则是马云为互联网的呼告“经济没有实体虚拟之分,只有好企业坏企业之分。”

倒也可以理解,娃哈哈2014年以来销售额萎靡不振,格力眼见着老对手美的在天猫年销售破100亿,宗老和董阿姨难免有些愤懑,心中耿耿块垒,总需要发泄一下。但更可惜的是,他们选择站在时代的对立面,没有看到互联网的大势所趋,更没有海尔创始人张瑞敏的“风物长宜放眼量”——谨记“没有传统的企业,只有传统的思想,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从海尔高速运转和惯性中跳脱出来,寻求“互联网+”的解决的办法。

好在,对互联网“积累不足却渴望输出价值,阅历不够却急于传递思想”的企业家毕竟是少数,面对互联网大潮,更多人愿意摒弃陈旧的、迷信的常识,学习实践专业、科学的智识,拥抱互联网。他们明白“姿势不对,白白受累”的道理,渴望“水电煤”基础设施的支持,完成互联网时代的华丽转身。

这正是阿里这样互联网巨头应尽的社会责任,更是其互联网下半场的机会——构建互联网商业生态,为转型者们提供基础设施,打造“英雄联盟”,其实,马云真正的“大目标”恰是如此。

生态赋能

就像前谷歌CEO施密特总结公司发展的“三段论”:“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赚够钱,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个阶段的持续实现构建生态。”显然,阿里已经进入到第三阶段,从过去的“立身、立威、立格局”,到如今的“有品、有料、有赋能”。

不难理解,一方面,互联网进入移动时代,用户的生活越发碎片化。PC时代的“入口第一”让位于“习惯至上”,“路径依赖”屈服于“场景优先”,一切都在走向“去中心化”,任何互联网巨头,都不可能像PC时代那样掌控市场,于他们而言,更明智的做法,就像《创新者的解答》所说,将“好的过头”能力开放出来,赋能产业小伙伴,建立生态的“英雄联盟”,由此组局,榕树成林,生生不息,避免潜在的颠覆。

另一方面,线上线下无数商业体也在尽可能的清空既有的价值观和参照系,尽可能按照互联网的新视野,来反思自身的优势和劣势。只有通过线上、线下融合,打破诸多低效率、盘根错杂的商业方式,进行改造重构,缩短用户和品牌的距离,商业玩家们才能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由滑行到起飞。

比如,阿里集团CEO张勇指明:电商,不再只是电商,而是“数字商业”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除了销售,产品的定义、制造、传播以及企业战略修正与强化,都应基于此。电商不仅是商品买卖的搬运工,还要做品牌发展的推进器。这就是数字商业时代的“新零售”。

于是,品牌不再被策划,而是更多被引爆。营销需要更多细分的标签,窄化成生活方式的共同体。设计与研发,在众筹、众包、众创中,摇曳成更多千姿百态。

有志于此的各类商业玩家,若对接阿里生态,不仅可以获得网店接入,有网联用户的基础,有互动的过程,更不乏分析的手段,再造品牌与营销,同时也可借助阿里的合作商资源,开拓设计、研发新渠道。此外,他们更能靠菜鸟协助物流,降低仓储配送的管理压力和资金耗费;借支付宝打通线上、线下支付,对接企业资源管理,便捷完成交易;靠阿里云计算构建IT管理系统,免于千百万元投资软硬件,却不及3成利用率……

由此,阿里“英雄联盟”的小伙伴有更高效率,享受更低成本,在互联网时代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阿里的生态就能“时来天地皆同力”,创造出共生、共赢、共荣的新格局。

数据关键

当然,马云要实现这样的大目标,还少不了数据的赋能。如同互联网预言者凯文.凯利所说,这个时代,“一切的生意都是数据的生意”。一句话——马有千里之程,非骑行不能自往,企业有冲天之志,无数据不能腾达。阿里要链接商业伙伴,让生态繁荣昌盛,数据就是空气土壤、日月雨露,关键中的关键。

不难理解,如今互联网信息爆炸,物质极大丰富,买方对产品和服务,完成由“NEED(需求)”向“WANT(需要)”再向“VALUE(价值)”的三级跳,正在从“昨天你有就能卖”到“今天我需你就给”,再到“明天我爱我才买”不断变化,商业的洞察不单是解答客户“会选择什么”,更重要的是解释他们“为什么会选”。此时,商业玩家还在依靠经验主观判断,只会被“牛鞭效应”之类的传统“顽疾”活活拖死。

所以说,对任何企业而言,不是产品为王,也不是渠道为王,而是“数据为王”,只有依靠数据“比特化”的改造,商家才能突破横亘于自己和用户之间的那堵“墙”,变得无比犀利。

而这正是阿里系擅长的,因为涉及大量的商业交易,技术支持,阿里拥有庞大的数据量,丰富的数据维度,而且实时更新丰富,同时,阿里不乏各种各样的数据分析工具与模型,对于接入其生态的小伙伴,可以提供精准的用户画像展示,包括人口属性、地域分布、媒体接触、兴趣爱好、生活形态等多个方面,甚至还可以根据人群的喜好进行分析。加上相关合作商的助推,可实现数据的细化、筛选和分析,展现消费趋势,充分预测商机,为商家伙伴的的决策行为提供前瞻能力与数据支撑。

例如,这雾霾天里,有了阿里的数据赋能,用户最关心的品牌与产品是什么,他们能接受的价格区间是怎样,相关区域的物流状况怎样……商家都可以精准预测、提前布局,不只将“客户就是上帝”挂在嘴上、贴在墙上,更能拿出手段,做出响应,成就“有温度”的商业,也让商业的回归商业——玩出天马流星拳的味道:出超华丽,效果显著。

无疑,阿里多年积淀,数据的原力觉醒,成为一切商业的基石,这样“好的过分”的商业能力输出,必然让更多小伙伴在神奇而快速、血腥而惨烈的竞争中找到优势,从而更心悦诚服地在阿里生态中繁衍、发展。如此,阿里的生态更有活力,业务不断壮大,数据更加丰富,又可以反哺业务,循环往复下来,便成就阿里生态的“马太效应”,好者更好。

这才是如今互联网巨头们“创新不颠覆,合作不替代”的王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如同《双城计》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每次时代转换的十字路口,总有传统咖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错失发展机遇,泯灭消亡;也总有另一些踏准时代节拍的玩家,建立了稳固商业生态,一直生机勃勃。无它,功夫,一横一竖,对的,站着,错的,倒下,只有胜利者,才能享受和平。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9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