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8-09

“屋漏偏逢连夜雨。”经历了高官频繁离职、创始人退出后,Uber退出的市场也越来越多,4月刚跟丹麦、意大利说再见,最近又从俄罗斯等原独联体六国撤离,当年“侵掠如火”的跑马圈地,变成了如今的节节挫败。

反观国内的出行巨头滴滴,搞定55亿美元巨额融资,投资高速成长的共享单车ofo,近半个月就连续宣布了3个消息:联合领投东南亚同行Grab20亿美元,与欧洲出行公司Taxify、中东北非最大出行公司Careem达成战略合作,覆盖欧洲、非洲、中东、北非市场。

至此,滴滴牵头建立的出行联盟已触达北美、东南亚、南亚、南美1000多个城市,超过60%的世界人口。尤其是在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后,各个地区的本土科创界大受鼓舞,也更积极寻求和中国同行合作。Taxify和Careem的投资,标志着滴滴进入了Uber两个最重要而又最受挑战的市场:欧洲和中东。

一进一退,两个方向,也算选择决定结果。

其实,从商业本质上说,共享出行的关键就是建立一个大的平台,根据网络效应,一个产品或者服务的用户越多,可以产生的价值越大,所以共享经济在发展之初就需要迅速扩张规模。但是,这种模式与传统网络模式有所区别的是,除了线上的用户之外,更早牵绊商业、就业以及更复杂的社会利益分配。因此其发展分为清晰的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猛烈的扩张,第二个阶段则是艺术感的妥协。

Uber的企业信条中,“天生骄傲(Born to Be Proud)”广为人知,但和其搭配的还有一条:“该踩脚就踩脚(Toe-Stepping)”。之前,Uber刚在美国几个城市站稳脚跟,就快速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向欧洲、亚洲疯狂蔓延。规模爆发,资本追捧,然后与本地政府鲜明对抗。

这也让外界印证了对“美国企业”的一些固有看法。一方面,侧重技术上突破,另一方面,挟美国文化理念利用“空降兵”突击猛进,从而“一招鲜吃遍天”。

这个模式,扩张速度极快,但更多停留于表层服务,缺乏落地生根的“接地气”。以至于在香港、台湾东南亚和欧洲,优步忙于组织“酷炫”的花式请愿和联署来对抗当地社群,却没能像对手那样联合传统交通行业,设计适合当地的支付和反作弊机制,误判社会反应,很快遇到了运营的瓶颈。

当Uber在全球市场上攻城拔寨时,滴滴正在国内深耕本地市场。相比美国,中国线下生态更多元,区域差异更巨大,监管环境更复杂。滴滴遇到的沟坎不可谓不多,但日拱一卒,深入当地,做重运营,将业务从出租车拓展到快车、专车、顺风车,还顺利开拓出代驾、企业用车、自驾租车等领域,通过业务线拓展,同样获得不错的规模化扩张;这样,滴滴才得以与快的合并,吞下Uber中国。

以本土胜利者的姿态,滴滴也许更能看清其他地区竞争的决断和趋势。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两年前就说:“中国互联网企业,可以尝试与优秀企业进行国际合作,从而建立一个全球化平台,实现国际化。”移动互联网技术让国境不再成为必然的产业壁垒;滴滴的全球化几乎和国内的多元化同步进行,就是实证。

但滴滴很乐观,也很谨慎。当外界追问滴滴下一站去哪里,程维总是强调,市场千变万化不能一刀切。在有杰出本土领袖的时候,联合起来对当地行业生态有好处。那么如果本地市场还是空白呢?滴滴总裁柳青曾表示:去到哪里,就一定要在哪里交些朋友,无论是监管者还是行业上下游的伙伴。

毕竟,不审时度势则宽严皆误。在消费者的个人选择能力和集体意识高涨的时代,技术本身和理念的号召力和亲和力同样重要。像Uber那样,不管在什么市场,都“拉大旗作虎皮”,在骄傲中迷失自我,进而导致多米诺骨牌的连锁负面。而滴滴一开始就找准站位,“创新未必需要颠覆,开拓未必需要焦土”,这才是帮助新一代企业海外决胜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最终,滴滴还是更坚定地用资本拉拢海外同行,以生态打法、联盟角逐;名正,言顺,则事成。如今种种,证明了滴滴当年的判断。一边,Uber在海外市场无法适应挑战,式微、溃退,另一边,投资之外,滴滴不断输出技术与模式,赋能海外友军,又获得当地经验与资源,立身、立格局。

因为,这样的本地化玩法,“助攻”了当地玩家,既符合当地的市场条件,又避免了同质化竞争,更能扩大制定游戏规则的边界,由此让滴滴更加自主与自由。

比如,陈炳耀和陈慧伶创办的Grab,尽管过去5年在东南亚七国扎下了根基,拥有110万司机,日订单近300万,但挑战依然不少。要知道,那里很多地区基础设施不发达,移动互联网仍在发展初期,有待爆发,而按照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这些地方将顺延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所以,滴滴正可以用自己的经验,向Grab输出技术和模式,提前布局底层技术构架。此外,滴滴还可以为其工程师提供技术培训,利用成熟技术帮他们攻克技术难题,解决东南亚技术人才匮乏,技术实践落后的负面影响,授人以渔。

31ff000392843646bd2b

而另一方面,本地经验也能反哺滴滴自身竞争力。特别是通过跨国联盟,滴滴的核心智慧交通技术可能参与海外城市的整体智慧城市建设,如程维所说:“人工智能技术是应对全球城市发展问题的关键。”这样的项目可助盟友演化出更高维度的商业竞争力,在当地成就更大的社会价值;也会为滴滴乃至中国的交通大数据产业带来新的资源。

十日内,下三城。刚刚,Careem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出了呼唤:“欢迎滴滴出行加入Careem大家庭”。看来,滴滴对Grab和Lyft等的投资故事,正赢得更多潜在伙伴的信任。一种新的“发动机”赋能模式,很可能在全球意义上,成就“另类”的规模经济,聚能成势,边际扩张,提升商业生态的溢价,以“共营、共生”,换“共赢、共荣”。

这个市场,泥泞中肉搏的时代正飞速退却,最清醒的人们能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朋友多一点,空间大一点,敌人少一点,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王道,正如王家卫电影里说的:功夫,一横一竖的,对的,站着,错的,倒下。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4-19

阿里巴巴投资人孙正义说:“一家公司的价值是由挑战和发展决定的。只会固守已有成就的公司不会做大做强,而只会在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里沉底。”马云一直对此深信不已,因此,他才会像职业飞行员那样,一年飞行800个小时,穿梭于33个国家和地区,推动支付宝等阿里标杆的国际化,突破《创新者窘境》里“成功企业增长越来越难”的魔咒。

毕竟,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如今国内移动互联网大行其道,人们的工作、生活越来越碎片化,PC互联网时代的流量范式越来越不稳定,任何互联网巨头都不可能如PC时代那样掌控市场。在去中心化,且多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它们只能一面接地气地布局,占领用户生活的各种场景,另一面“出海”打造自己的“英雄联盟”,以友军开拓自己的海外市场,由此换取企业的未来,才能如狮子闯入羊圈那样攻无不克。

正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支付宝开始借马云的“推销”不断走向海外,在泰国更是飙起支付快车,布局落子,成长飞快。

数据显示,今年将有90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光顾泰国,该国近半年1.33兆亿株的旅游收入,中国游客贡献最多。无疑,其中包含大量的支付宝用户,这就意味着,支付宝可以合作众多泰国商家,切入旅游相关的交易场景,进而为用户提供无现金的便捷体验,趁机占领他们的心智思维;同时,泰国正经历智能手机的升级潮(市占率40%-70%只用了一年),蚂蚁金服也战略投资Ascend Money,打造泰国版支付宝,以技术和经验为它赋能,造就支付宝的同盟军。

如此,支付宝“抢夺”更多与国内用户的关联,捍卫了与他们的“连接权”,成就“生态价值=活跃用户×应用场景×使用频率”的化学反应;同时它也借Ascend Money,建立自己的“英雄联盟”,间接进入泰国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加速海外商业的开疆拓土。这样,估值500亿美元的支付宝既能纵深渗透,又有横向拓展,自然走向“竹林成海,生生不息”,马云爸爸才能睡得安稳。

合作,夺人心

俗话说:“打动人心一次容易,持续打动人心却是难上加难”。可要在竞争惨烈的移动互联时代立于不败,拥有数亿用户的支付宝也必须“持续打动人心”,利用各种时机让用户血脉喷张、蜜意满怀,才能夺得他们的心智思维,牢牢粘住用户,继而获得丰富、高频的应用数据,持续优化,经营老用户,卷入新用户,进入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这就意味着,支付宝必须先切入与用户生活相关的各个场景,密切“连接”用户,而出境游正是绝佳的切入点。毕竟国内出境游人次已经超过1亿/年,消费规模超7000亿元/年,尤其是泰国超高性价比的吃、住、行、游、购、娱走心走****,天然吸引年轻一代去翻山越岭的那一边可劲地High,其中,就不乏支付宝的用户。

就像泰国尚泰集团副总裁Jenny所说:在尚泰,中国游客的交易占比超过35%,很多人结帐时主动询问是否可以用支付宝结帐。可见,需求造场景,为此,支付宝从2015年开始,覆盖机场、百货、免税店、便利店等中国游客众多的泰国消费场景,借优惠券、信用卡保险等“唤醒战略”,让泰国玩家发自内心地感激它所带来的美好——曼谷机场王权免税店交易额因此提高10%,高端商圈EM的支付宝占比超10%,预期很快将发展至30%——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当然,这一切还需要支付宝与泰国小伙伴的深度合作,才能落地,正如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才能成功且持久。”

例如,在泰国有9000家门店的7-11便利店,支付宝为其提供消费者群体画像,使其了解中国游客的消费水平、个性偏好,帮助它做好游客区域的新店选址,调整店铺的运营、选品,同时,支付宝借7-11,明确其用户的泰国消费特征,甚至因此发现曼谷大学圈附近,有8万中国留学生高频使用支付宝,如此,支付宝才能调整优惠券分发模式、优化数据分析,改进用户体验,不断营造温度感、归属感、卷入感,牢牢粘住境外的用户。

没错,好的产品不止是吸引用户,更是留住用户——在境外支付场景上各种刷存在,有“广度”,强化日活跃、月活跃用户规模,有“硬度”,这样,支付宝才能跳出过去的樊笼,转移战场,超维升级,进而弹幕护体,祥瑞御兔。

赋能,造友军

不过,仅仅如此还不够,“立身”之外更要“立格局”。因此,支付宝只有不断赋能海外友军,输出技术与模式,扩大制定游戏规则的边界,它才能免于潜在的颠覆威胁,由此接近自主与自由。

毕竟,泰国移动互联网初潮,按照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它将顺延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与其像小米、华为那样在境外市场亲历亲为,遭遇各种地头蛇的缠斗,倒不如全心培养友军,在自己的历史里寻找经验,协助友军把经验应用于当地的创新,一起快速地“跨越过泥沼,飞跃过沧桑”。

就像蚂蚁金服投资的Ascend,它一天只有10万笔交易,但发展速度很快,这就可以借鉴支付宝的经验,提前布局底层技术构架,防止业务暴增后难以扩容。而另一方面,支付宝还为其工程师提供技术培训,利用成熟技术帮他们攻克支付后台的技术难题,授人以渔。

此外,支持Ascend开拓扫码支付,将支付清算由人工转向系统化、电子化,联动电子钱包与银行账户的“快捷支付”等,支付宝都可以提供充分的经验、技术,使Ascend承接更高商业势能的扩散,逐步实现泰国的普惠金融,改变当地现金使用超90%,信用卡普及不足10%的落后金融形态。

而更重要的是,数据正在成为一切商业的基石。支付宝有全面的大数据分析与业务改进体制,它可以赋能Ascend,帮它整理全面、多维的数据样本,实现数据的细化、筛选和分析,从而展现消费趋势,充分预测商机,及时发现用户的痛点、痒点、甜蜜点,快速迭代产品,做出有前瞻的决策,从而,收窄受众、创造价值、颠覆行业、阐述未来。

有基于此,Ascend自然能够深度做产品,高效做运营,加速在用户的心里完成注册,占领更多移动支付场景,借支付宝的技术红利、思维红利,实现短平快地爆发。

这样,泰国版支付宝得以野蛮生长,支付宝更可以将相关手段复制到印度、菲律宾等诸多国家,成为海外移动支付的“发动机”,并以此夯实自己的商业基础,聚能成势,边际扩张,提升商业溢价,以“共营、共生”,换“共赢、共荣”。

事但陈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人必尽其当然,乃可听其自然,如此,马云爸爸再也不用担心支付宝的未来,固然可以睡得安心。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