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6-21
俗话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可面对6月19日股市大盘重挫,千股跌停,没人能无动于衷。
的确,受伤的不仅是股民。“很多基民,也会在这个时候追涨杀跌,大量基金赎回(卖基金)往往会在这时发生。”一位基金高管告诉小郝子。
其实,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的说法:这样的大跌只是受情绪影响,投资者应保持冷静,理性看待,毕竟我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经济增长的韧性增强,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对此他充满信心。
放在过去,那么提振市场的消息,要传到千万基民眼前,几十个小时才能有效覆盖,那时,很多基民或许已经像抛股票一样赎回基金,少则数十亿,多则数百亿,而这就是12万亿基金艰难的“中国式生存”。
但现在已经大有不同,比如在支付宝的“财富”频道,所有的基金买家都会在“财富号(类似微信的公众号)”看到这类信息,从而更理智地判断行情,大大减少盲目跟风的赎回——基民理智不焦躁,基金爽利不尴尬。
没错,当基金握住技术大咖的给力之手,就能获得互联网基因,再无过去的焦虑。因此,它们才放下各种芥蒂,与蚂蚁金服(支付宝母集团)协作、创新,期望站上技术金融的第二波浪潮。
另一方面,国内人口红利不再,监管越来越严,技术世界不再“赢家通吃”,转变为“生态的战争、联盟的角逐”。所以,蚂蚁金服顺应时势,全面开放,用其董事长井贤栋的话说:“蚂蚁金服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和产品,将全面向金融机构开放,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一边,基金需要新技能,另一边,蚂蚁需要新动能,两者共生、共治,就能激活数亿存量用户,打破过去的边界,重构商业要素,缔造出基金业的新商业文明。
一切就像意大利思想家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
不再盲人摸象,基金要豹变
彼此盲人摸象,买卖全靠缘分——基金业的顽疾难以根治。因为从一开始,基金的生命线就握在别人手里。
20年前,“老十家”公募基金刚刚建立,销售渠道匮乏,只能委身银行、券商等渠道,求它们推广销售。结果,路径依赖下,这些渠道越做越大,隔离了基民与基金的联系,还倒逼基金适应它们,费用居高不下,服务越做越差。
即便后来互联网兴起,基金自己努力直销,可还是收效甚微。用一位主管基金的小姐姐话说:渠道来的基民,连个完整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想问问满意度,了解下资金未来用途,都常常搞不定。
后来,银行等渠道越发强势。按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统计,它们自己“制造”理财产品,将投资10万元以上的高价值用户笼络,于是,基金们只能捡漏投资额10万元以下的基民。
无奈,基金们只能感叹自己力不从心,继续在不了解基民的窘境下开发产品、设计服务,“盲人摸象”。
当然,“盲人摸象”不止是基金,还有基民。他们要么靠亲友推荐,要么被银行、券商的销售指导,严重缺乏一手信息,经常被假消息蛊惑,被市场情绪带动,几乎不了解基金的特长,投资的逻辑,只会随着市场追涨杀跌。
于是,买卖双方没有真正的连接,一切只能随缘。基金渴望像《周易》形容的“豹变”,可惜只欠东风。
直到2014年,诸多基金看到余额宝爆发,开始明白支付宝、蚂蚁连接大众的力量。要知道,这种模式,并非蚂蚁独创,余额宝上线前,很多基金已经开卖类似产品,但后来却是余额宝一炮而红,更开辟出一个金融技术的新时代。
所以,当蚂蚁金服走向开放,基金迅速上门寻求合作。一开始,只是寻求导入用户流量,后来,彼此了解,进一步深入对用户和数据的“精耕细作”。“财富号”由此诞生。
这样,每个基金在支付宝里开出了“直营店”,基民进去“逛店”,在各种内容的“导购”下,体验、比较、购买,理性选择基金。双方直接接触,形成紧密连接,基金的转化率提升40%,基民赚钱的比例也提升20%。
在此基础上,借支付宝这个高频工具,基金更能对基民“陪伴式服务”,让他们在养老、子女教育等不同阶段,合理配置资产、资金。由此,基民定投坚持周期增加61%,懂得配置的用户比例上升201%。
如此,被“互联网+”的基金变得越发犀利,不仅找到独立、可持续、延展度高的商业模式,更完成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终于活出了自己的理想主义。

不再单打独斗,蚂蚁大变阵
如果说,对基金而言,那些旧时代的丧,都可以被新技术治愈,那么,对蚂蚁来说,开放的变阵,就是在布局未来,追求时间战场上的终极胜利与自由。
毕竟,移动互联网当道,“习惯至上”取代了“入口第一”,“场景优先”完胜“路径依赖”,去中心化趋势明显。
另外,去年定调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一再强调“合作性金融”,核心理念是“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相统一”。
这样的环境下,即便是巨头,也无法在单打独斗中不败。想要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巨头必须打造自己的“英雄联盟”,建立自己的商业生态。如此,小伙伴的分担下,创新的成本、风险更低,被“边缘颠覆”的可能更小,同时,面对行业的速生速朽,才更有自己的战略定力。
而蚂蚁14年的发展、沉淀后,有能力在基础设施领域(如技术、服务、产品、管理)大规模凝结与输出。此时,蚂蚁将这些能力开放出来,协同金融企业完成“互联网+”进化,它们再无转型焦虑,必然成为蚂蚁坚定的同盟军。
比如,人工智能方面,蚂蚁的智能客服随叫随到,直接帮财富号基民解决92%的问题。
对基金公司,这大大减轻了人工客服的负担,降低了成本;对基民,有问题随时解决,越发信任基金、蚂蚁财富。如此,连接不断,互动频繁,又刺激智能客服不断进化,变得更“聪明”,正循环下,大家一起享受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由此,财富号长期“陪伴”下,有关基金的策略、宏观解读等各种的内容,潜移默化地教育投资者。用基金小姐姐的话说:这种陪伴式教育,才是基金最渴望的,它对唤醒基民的理财意识,优化他们的财富规划,稳定他们的买卖情绪等,至关重要。
特别是像6月19日这样千股跌停的时候,接受过“陪伴式教育”的基民更能坚定信心,再加上易纲等稳定市场的内容推荐,信息对称下,大量基民不在此时杀跌,更坚持长期持有。这些措施下,财富号基民的基金持有时长增加89%。
这一切就像马云说的:“蚂蚁的存在,不是颠覆金融机构……而是成为促进社会进步的创新力量。”
是的,随着互联网广泛普及,中国科技业进入新的理性周期。此时,蚂蚁开放变阵,基金业主动求变,这让资源匹配更合理、更集约,也驱动幕后基础设施走向协同与融合,最终,让互联互通的世界更为辽阔。
由此,两者才能真正打破旧有的格局和边界,像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的:达成企业的使命——不断创造并留住客户、用户。
如此种种,正像《数字化生存》所说:“预见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实际上,“改变世界”的梦想绝不只属于苹果和谷歌。任何有抱负的商业玩家,只要能做未来、过去的裂变“加速器”,它改变世界,就是顺理成章。
2018-05-08

pgc-image/1525710587792955eaa57a7

终于要结束了,“定好闹钟抢宝宝”的时代即将成为历史。

是的,开辟一个时代的余额宝,存取、消费,准现金一样方便,收益上,每天 “少则一个茶叶蛋,多则一顿早餐”。就因为这妥妥的小确幸,它被4亿人偏爱。

然而,从今年2月开始,余额宝开始了限购模式,每天早上9点开抢,往往半小时后,就被抢购一空。于是,有了忠粉“定好闹钟抢宝宝”的新画风。

如今,余额宝宣布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两只货币基金产品,它不再被天弘基金专属,转为多家基金联营。

由此,投向天弘的海量资金被分流出去,既易于风险控制,让监管放心,同时,也给力又给利,让基金小伙伴称心。这样一来,余额宝再获新生,限购必然逐步取消,体验能够重回过去。

没错,这是如今监管环境下的现实选择,但同时,也是它母集团——蚂蚁金服再造自我的必由之路。就像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所说:“现代企业不仅是一个赚钱做生意的经济组织,它更是一个满足社会经济需求的社会组织。”

特别是当下,最高层已经将金融定义为“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明确目标是“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

所以,无论是余额宝,还是蚂蚁金服,都必然沿着这样的社会化原则,解锁新模式,实现再造与再生。其实方向就是两个:一,创新不出格,寻求监管共治,二,协作不颠覆,与持牌机构共谋发展。

pgc-image/1525710671461953d568b8e

由此,达成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席勒说的:“金融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目标。”这样,互联网先锋,不再是新金融的炮灰或收割者,而是趋利避害的产业基石。

发展的根本:监管放心,才不会凉凉

就像《瓦尔登湖》里说的:“一切变化,都是值得思考的奇迹。”

2013年6月,余额宝上线,市场推广仅做了1个多月,它就指数式爆发成长,让行业玩家看见了“互联网+金融”的力量,开启了国内互联网金融的新时代。当时,监管层的态度非常明确:“要鼓励创新,包容式监管。”

但这样的欣欣向荣,也刺激出野蛮生长,结果,2015年开始,某租宝、诺亚财富等项目接连“炸雷”。几个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让整个互联网金融圈“污名化”,从而,引发监管迅速收紧, 2016年变为“审慎监管”, 2017年变为“穿透式监管”,目的,是要以雷霆手段,强化有形之手的管控。

而到2017年中,余额宝规模已经达1.5万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即便它个人用户占比超 99%,投资额低于1000 元的用户占比超 70%,即便它风险分散度极高,稳定性很强,从未出错,但是,鉴于欧美曾出现赎回挤兑危机,此时,监管也必须插手,对余额宝做各种限制,防范潜在的流动性风险。

理由是:从实践看,货币基金的兑付管理与规模之间存在”U型”关系——当货币基金规模较小时,抵御兑付冲击的能力较弱,风险高;伴随着规模的增长,基金的稳定性提高,赎回压力逐步下降,风险随之降低;但当规模超过一定限度后,赎回兑付的管理难度又再次上升,风险也会再提高。

值得庆幸的是,监管并没有因此做粗暴的“一刀切”,而是面对风险问题,采取疏导,允许创新。原因有二:其一,余额宝依然增长,证明了老百姓有切实的需求,不宜强行抑制;其二,监管只要抓住问题的根本,成本是最低的,效果是最好的。

因此,当余额宝上报“分流措施”,主动为天弘基金的管理规模“减肥”,降低单只基金的风险集中度,监管欣然参与其中,良性互动下,确定出一套“共治”方案。

pgc-image/152571079233496b51348d1

这样,监管层既开创出新的监管模式,提高了全行业的风险控制水平;同时,也找到了监管的“新思路”,继续让老百姓享受普惠金融的好处。进而,将最高层强调的“防范金融风险”、“持续健康发展”有机地统一。

的确,现在,监管依然高压,红线多多。但就像著名企业家杰克·韦尔奇说的:“抱怨这个机制,就会被这个机制拿下。” 金融注定只能是合规者的金融。与其抱怨,不如与监管共治,寻求再生,由此,让监管放心,金融科技产品才不会“凉凉”,才能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牛逼的未来:小伙伴称心,才能纵横四海

无疑,这样的基金联营制,让余额宝的发展不再受阻。而更重要的是,其“宗主”蚂蚁金服,也将借机落实新定位,组建出金融圈的“英雄联盟”,开启新的未来。

早在去年6月,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就宣布:“蚂蚁金服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和产品,将全面向金融机构开放,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众所周知,蚂蚁金服的前身是支付宝,它从支付切入,逐步开辟理财、公共服务等业务,多年下来,沉淀了用户、技术与服务。此时,这些能力正可以大规模输出,让传统金融机构握住“互联网+”的赋能之手,再无转型焦虑。

其实,金融机构一直是运用新技术的高手,只不过近几十年,大量的新技术被它们应到中后台的交易、风控、管理等方面,成为了基础设施的一部分。而在消费者端,它们缺乏思路和方法,但只需一根引线,一点点播,一切就会大不相同。

例如,蚂蚁对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开放“财富号”(支付宝内的“公众号”),提供用户画像、精准营销等一系列工具,帮助它们激活潜在用户,连接用户、分析用户,使得金融产品与用户精准匹配。

很快,像“华夏大狮”、“招商武侠江湖”、“兴全弹幕小天后”……一批原生的机构IP从财富号里走出来,因为接地气而爆红。老百姓不再“不懂产品,胡乱买”,机构也不再“不懂需求,强行卖”。

如此,尝到直面用户的甜头,金融大咖一改只供应产品的“角色”——它们不必再拼渠道、拼价格,而是拼用户理解,毕竟,努力开发出适当的产品,满足“千人千面”的需求,效率更高,利润更多。

也是在这样的合作中,博时、中欧等基金公司与蚂蚁加深了了解,前者更懂后者在技术、风控、用户理解上的特性和能力,后者更明白前者在投资研究、IT后台、产品开发上的特征和实力。

所以,两者能在余额宝项目上迅速达成共识,建立流程、机制、规则,实现“联手共营,风险共管,协作共生,利益共享”。

可以预言,余额宝的联营只是开始,它将以互联网速度,小步快跑、迅速试错、升级迭代。而这一切,也将积累下宝贵经验,让蚂蚁能与更多金融伙伴深度合作,开放共赢。

pgc-image/15257109736082412f505da

别忘了,金融市场N万亿规模,从没有一家公司能 “赢者通吃”。所以,最现实的做法,就是上述的联盟再造,共同进退,只有这样,同志者共谋,小伙伴称心,蚂蚁才能在未来 “生态的角逐、联盟的战争”中胜出,继续纵横四海。

回过头看,的确,余额宝开放申购“还在路上”,但这事背后,所有的逻辑已经一目了然。

首先,余额宝与监管博弈的时代飞速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共治”下,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其次,蚂蚁也将在“共营”思维下越走越远,朋友更多,空间更大,敌人更少。

大势所趋下,一切都是顺势而为,只有这样,才能力有所逮,业有所成,不是么?

——————————————

作者:小郝子 / 11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8-01-13

“前20年财富管理靠房子,后20年财富管理靠技术。”所以,最新版本的支付宝,“财富”作为一级入口,重回“首页”旁,其页面类似“口碑”,像是一个综合的购物中心,用户的各种需求都能在其中获得响应。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毫无疑问,“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已成为金科玉律,但中产崛起,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高涨,“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的道理早已深入人心,而作为生活服务的国民应用,支付宝需要理财这个关键场景“王者归来”。但更要的是,在人口红利衰落的新时代,它必须精耕细作,从冷冰冰的“流量运营”变为有温度的“人格化运营”。

换成人话就是,支付宝当好用户与3400只理财产品的****,按照数亿用户积累的数据特征,智能推荐产品,深度科普、答疑、互动,满足人们从“NEED(需要)”向“WANT(想要)”再向“VALUE(有价值)”的三级跳,大家一起愉快地玩耍,共赴有趣的高潮,治愈理财的无聊。

正如华夏、交银施罗德、民生加银、博时等基金参与的“财富号”,它类似于微信公众号,在各基金的购买页面都可添加,由此,让投资10元的小白也能明白基金是什么?投资了什么?思路是什么?优势是什么?用博时基金总裁江向阳的说法:解决基金行业的根本难题——将合适的产品在合适的时机给到合适的客户。

统计显示,过去4个月,在资本市场上管理3.6万亿资产的100位基金经理,为蚂蚁财富用户写出了741封来信。与此同时,一共有25家基金公司陆续开设了财富号,财富号上线后3个月,入驻财富号的非货币基金交易金额增幅,是同期未入驻机构的21倍;客户保有量增幅,是同期未入驻机构的11倍。

如此,支付宝也实现了蚂蚁金服CEO井贤栋所说:用技术、数据能力去助力金融创新,服务普通消费者,帮助金融机构全面升级。

所以说,财富号是一项产品创新,更是蚂蚁金服作为“技术金融巨头”的开放落地。特别是此时,它正经历一波密集的监管约束、行业波动,这种开放,更有利于它运营的调整、聚焦,价值观的重塑、新生。

一句话,创新懂服务,协作不颠覆,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不懂、不敢、不信,怎么办

俗话说:姿势不对,白白受累。之前,基金公司与基民(基金购买者)缺乏纽带,完全被连接两者的银行、网站、基金超市等代销渠道隔开,以至于,基金有流量、有销售,没感知、没认知。

就像交银施罗德零售理财部总经理张驰说的:更多时候,客户来自什么地区,年龄多大,家庭情况如何,有什么资产配置要求,对投资行业变化有怎样的反应,统统不知道。基金只能群发高大上的资讯,单方面做自以为是的投资者教育,上帝视角,不接地气。

结果是,基民们对基金不懂、不敢、不信,把基金当股票来炒,追涨杀跌,让基金经理们被动地加仓、减仓,频繁交易,白白消耗了到手的盈利,因此,基金很难像国外同行那样聚集优势资金,重点突破,博取高收益,最终,基民、基金都很难赚到大钱。

为此,基金才越发渴望明确基民的心智。“过去,没有好的模式和方法,但现在,互联网大咖集聚了用户、沉淀了数据、优化了技术,基金对基民的心智诉求都不再是问题。”蚂蚁财富事业群基金运营总监梁景瑞解释道。

没错,对基金而言,当互联网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和密度涌来时,与其看不起、看不懂地对抗,倒不如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地拥抱,毕竟,如今,互联网大拿们在技术、数据、用户上,已经具备充分的溢出效应,足以开放、普惠,此时,只要传统玩家们握住它的赋能之手,就能获得互联网的基因,再无转型焦虑。

说人话,搞科普,做互动,怎么玩

既然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说:“企业的使命是创造并留住客户”。那么,基金就该借支付宝、蚂蚁金服,拿出更接地气的体验,去占领投资人的心智思维,要知道,体验是一种可训练的能力,一旦达成,就再也退不回去,这正是互联网的“豌豆公主效应”。

就像华夏基金副总经理李一梅所说:借助支付宝和蚂蚁金服,华夏终于了解到基民的痛点、痒点、甜蜜点,从过往积累的7000多个知识点中,找到为基民服务的重点。更重要的是,华夏不再自以为是地讲故事,以基民的数据“画像”为依据,设定“投资大狮”的动漫形象做代言,以漫画、搞笑的方式言之有物,把投资者引导、产品内核融入抽奖,接地气,不浮夸,迅速打破了原来的套路、惯性。

于是,“俯身服务基民”,华夏基金财富号半年间粉丝增长30倍,投资人增长50%,更吸引到大量22-30岁的年轻基民,毕竟,掌握这群高潜力的年轻人,才是真的掌握了财富管理的未来。

而民生加银基金,把管理基金的基金经理推向财富号,不断与基民对话、互动,答疑解惑,还用游戏的方式,导入潜在客户对产品的兴趣,并切合实事推出不同的策划。结果,投资人对基金越来越信任,定投比例变高,持有期变长,少了突然的赎回,如此,基金的收益更有保障,它才能爆发有望。

可见,基金们在财富号上说人话,搞科普,做互动,从销售产品,到运营人心,夺得了投资人的连接权,如此,姿势用对,自然快活不累。

支付宝、蚂蚁金服,为什么

事实上,支付宝、蚂蚁金服这样为基金赋能给力,凭的,就是自己的规模,正如经济学家何帆所说:“规模不只是规模,规模本身就是能力”。毕竟,用户、算法、数据、技术积淀N年,支付宝、蚂蚁金服充分了解大众的行为特征,个人属性,前瞻力强,能看到商业交融、打破边界的机会。

因此,支付宝、蚂蚁金服就可以根据基金公司各自的特点做出产品客服、营销活动、热点跟踪,形成用户互动,之后,再通过月报、金融工具、答疑服务、收益解读,让用户不断深化对产品的理解,形成极强的粘性。而这个粘性不仅让基金获利,也让支付宝获得聚合场景的新机会,更高频的打开,更多的使用时长,获得商业本质上的优势——占据人的时间。

这样一来,支付宝、蚂蚁金服成就“深度”的比较优势,在垂直细分领域,形成深入的连接力。与之对比,微信虽在线下有许多碎片化的小额支付,不乏“广度”,但在基金等纵深行业,无法形成有深度的服务,如此,支付宝、蚂蚁金服就获得了竞争的“硬度”,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照此发展,支付宝、蚂蚁金服就能成为新一代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如著名投资人林利军所说:“新一代基础设施一旦建成,就会让行业集中度大幅度提高。”它们的神助攻让基金巨变,“创新懂服务,协作不颠覆”深入人心,也将带动保险等其他金融玩家加入,由此,支付宝、蚂蚁金服就能进入“好者更好”的正循环,在生态打拼、联盟角逐中胜出。

无疑,这一切对支付宝、蚂蚁金服、基金公司,都是一场重塑、新生,新“英雄联盟”下,它们一起打野拿龙,就能共赢、共荣,毕竟,都是高能光环加持的大咖,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不是吗?

——————————————

作者:小郝子 / 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12-02

4ad5000074bf342689cc

经常有人问马云:“每天让你睡不着的,担心的是什么?”马云给出的答案是“人”,因为是“人”决定了公司的成败。在他看来,阿里人必须让阿里变得越来越“温暖、人性”,否则,它就会失去杭州湖畔花园创立时的“初心”,变得危险。

为此,马云宣布成立“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他为主席,36个阿里合伙人齐聚,确立脱贫为战略性新业务,并在未来5年内,投入100亿元,阿里巴巴CEO张勇,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等业务负责人,各自领命不同的扶贫领域,背上脱贫“KPI”,公示具体措施,接受严格的考核……

一句话:作为有数亿用户的“国民企业”,阿里必须更有温度,与国家“全面脱贫”的趋势结合在一起,这一次,帮脱贫,阿里是认真的。

这就像美国管理大师明茨伯格所说:大型企业的决策、做法,在产生经济效应的同时,也产生社会效应,两者有割不断的联系,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身处重要位置的人对此缺乏认知,不能扭转组织中非人性主义和功利主义的趋势,企业必将陨落。

没错,像阿里、腾讯、百度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沉淀了大量的技术和数据,获得了非凡的财富和资源,这让它们头顶高能光环,成为国民企业。但必须明确的是,它们获得的一切,是顺应时代的伟大成就,取之于民,更要用之于民,就像《蜘蛛侠》里总结的“能力越大,担当越大”。所以,要在商业上“正确地做事”,更要在社会公益上“做正确的事”,同时,企业里也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而在小郝子看来,大家的共识是,助人脱贫,关键是“授人以渔”,但更关键的是,企业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因势利导,静水流深。就像阿里,它与经济生活联系最紧密,其村淘点已覆盖中国29省700县(包括178个国家级贫困县和147个省级贫困县)近3万个村,正可以此为支撑,先用技术解决信息、思维的贫困,再用数据化解资金、运营的难题。

如此,“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结果不再苦”,这才是阿里实现“新时代、新担当”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让贫穷不再限制想象力

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公布脱贫计划时说,现在,有人自嘲“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然而,现实的确如此。

几年前,曾有学者利用诺贝尔奖得主阿马蒂亚·森的“权利方法”分析贫困成因,得出了“信息贫困”理论。该理论认为:在信息时代,越贫困的人,获得的信息越少,掌握的信息价值越低。因为他们被生存的重压拖累,信息通路的闭塞,与互联网世界层出不穷的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相距甚远,只能在自身生活的漩涡中打转,以至于成为阶层固化的牺牲品。

所以说,扶贫是要扶人,而扶人先要扶智。这样,信息对称,思维开化,脱贫有想法,那些贫困的丧,就可以被各种想象力拯救。

对阿里来说,农村淘宝业务已落地178个国家级贫困县和147个省级贫困县,上万“村小二”和“淘帮手”正可以协助当地群众,通过“兴农扶贫”模式、电商渠道,把贫困地区的优质产品卖出去,卖出好价钱,从而帮贫困地区创收、增值。

比如,新疆阿克苏地区,地理条件好,苹果甜度高、口感爽脆。当地村小二就帮果农使用现代化设备,实现标准化种植,并基于重量、果径、坏心率、糖度值等,将阿克苏苹果分为22种,一分钱一分货地差异定价,然后,借助村淘和天猫平台销售,给果农更好的收益,最后,将销售数据反馈给果农,反向提高种植效率。这样,给思路,给办法,给销路,阿里就打磨出“农产品精准扶贫”模式。

截止去年,全国数百个国家级贫困县“登陆”阿里零售平台,活跃卖家超33万,共完成销售292亿元,有280多个贫困县销售超1000万元,其中40多个贫困县销售过亿。而在村淘的帮助下,120多个贫困县还打造出320多个农业品牌。

正如马云所说:农村脱贫,关键是解决土地上的东西,怎么种、怎么卖、卖给谁更有效率。如此,绿水青山必然成为金山、银山,全面脱贫自然加速快进。

让资金不再限制行动力

当然,只有思路、办法还不够,新时代的“想象力”之外,还需要有彪悍的行动力。但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所以,对贫困人群来说,资金是其“识变、应变”,转化为“改变”的关键要素,有了它的支持,他们才能真正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而如今,金融科技的发展,正好能解决贫困者的资金难题。一方面,它通过技术手段,降低金融服务成本,拓建金融服务范围;另一方面,它借技术进步获得丰富的数据内容,可以更好地评估低收入人群的风险。由此,它就能实现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所说:“现代金融不是为了赚钱而赚钱,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的目标。”

就像蚂蚁金服与中合农信开展的农村综合金融服务,它不仅覆盖了98%的国家级贫困县,更借金融科技,解决农村金融运营成本高、信息不对称、收入难核实等长期难题。

毕竟,贫困县2800万活跃用户在阿里消费2074亿元,积累了海量的数据,可以为蚂蚁所用;而中合农信长期经营农村贷款,线下数据丰富;此外,当地村淘点村小二、淘帮手对村民状况也了如指掌……如此,统筹、梳理、分析下,数据即信用,信用即金融,有温度的农村金融就变得精准、可以,很强势。

例如,湖南平江县50岁的艾煌兮“因病致贫”,他和妻子就通过支付宝获得中和农信与蚂蚁金服联合提供的3万元贷款,病愈后,买到新车,做大生意,一家人的生活因此获得转机。

而同县39岁的王建新和丈夫,2016年贷款5万元购买蛇蛋,养蛇卖毒液。今年还完这笔钱,其信用额度增加到10万元。她打算再申请贷款,置办一套提取蛇毒液的设备。因为“1克毒液比1克黄金还贵”,致富盖房就靠它。

与之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截至2017年9月底,蚂蚁金服已为6537万“三农”用户提供信用贷款服务,其中服务了213.4万家农村小微企业、农村个体工商户和农村种养殖户。

由此,可持续、可发展、可普惠的农村金融为脱贫致富打出神助攻,村民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于是,资金财富积累、循环,进入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正所谓:脱贫,手段用对,事半功倍。

可见,资金给力,技术赋能,精准扶贫,阿里将借“脱贫”的战略级新业务,重新统筹集团所有的公益事业。正如美国管理大师迈克尔·波特说的:“如果公司能用他们选择核心业务的方法、框架来分析公益,他们就会发现,公益并不简单意味着成本、约束或慈善活动的需要,它其实是企业实现创新、提高竞争优势的潜在机会……这样的思维,在未来的竞争中将是决定成败的。”

小郝子相信,马云如今的种种操演,正是有基于此。其实,5年投入100亿元做脱贫,对阿里而言,真不算多,毕竟,这是顺应时代召唤,立命、立信、立格局的大事,以此获得群众、社会更广泛的信任、好感,市场、利润绝壁是手到擒来。

这样,阿里有商业有温度,阿里人“正确地做事”又“做正确的事”,马云还会睡不着吗?

——————————————

作者:小郝子 / 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