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5-20

“一代人一个淘宝……重新定义淘宝。”阿里巴巴CEO张勇在2018年淘宝商家大会上给出了新说法。

这一切也应了小郝子采访张勇时得到的答案:“淘宝就是要不断战胜自己、颠覆自己。”这样,才能避免被颠覆的命运。套用《反脆弱》中的说法:验证你是否能活的最好方式,就是看你是否喜欢变化。

所以,15年前,在杭州湖畔花园上线后,淘宝就在不断变化——从最初讨论买买买的社区,变为PC端年销过万亿元的大平台,再变为霸屏移动端的全球第一电商平台。而如今,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万能的淘宝也要顺应时势,再次变革,成为年轻一代梦想的镜子。

的确,15年前诞生的淘宝,就是当时新零售的代表。“现在,它依然要做新零售的基石担当”淘宝总裁蒋凡这样解释道,这既是“回归初心”,也是响应零售业人(用户)、货(商品)、场(场景)巨变,重构商业要素。

毕竟,无论什么时代,零售业万变不离其宗:人是核心,场是驱动,货是实现,新零售的布局也不会例外。

只要淘宝不贪恋过去的“遗产”,找准方法,随事而制——粘住用户,打造场景连接,更好地卖货,那么,它就能在供求两端,整合的范畴更广,生态体系更大,竞争的维度更高,进而在新时代立身、立命、立格局。

正如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这个时代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只要你有雄心,又不乏智慧,那么,不管你从何处起步,都可以沿着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登上事业顶峰。

更何况,新零售的“无限战争”中,作为鼻祖的淘宝还有“主场优势”。在小郝子看来,马云的梦想由它实现,妥妥的“干出你的精彩,老天自有安排”。

人:内容有“人格”,能引爆

“人是目的,不是工具”,在互联网时代,德国哲学家康德的这句话尤其值得实践。毕竟,任何零售平台,有人才能立于江湖,没人就只剩浆糊。

为此,阿里巴巴合伙人曾鸣一直为集团寻找新的增长点。2015年,他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有些淘宝店铺的销量总是阶段性爆发,而在平时,它们的销量并不高。

调查后发现,这些店铺由网络红人掌管,阶段性上新,造成阶段性抢购,这群红人在微博等平台拥有众多忠实拥趸,相应的产品在他们手里,都能被点石成金。

于是,从那时开始,淘宝开始引入红人、打造红人,形成图文、短视频、直播等内容阵地,把内容变得越来越人格化,满足消费升级人群的个性化需求,将访客变为忠粉,以独特的人设造就凝聚力,由此实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所以,某滑雪大咖开店,粉丝仅在数万,年成交也可超过340万元,熟客复购超过16%,年销售同比暴增6倍。此外,某街头暗黑风的红人店铺,粉丝数十万,年成交就接近2亿元,熟客复购率达40%,货单价还是同类平均值的10倍。

这样,气味相投,形成精神层面的认同感,将有同样标签的人汇聚在一起,多交流、能交友,可交心,有了粘性,让人不舍,最终形成交易上的引爆,便是顺理成章。

一切就像前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尹生说的:这样的内容信息流,是粘住用户的低成本手段,最终考验的,是谁能吸引更多用户,让他们更多停留,并更高效地变现时间。

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店铺从经营流量变为经营人,淘宝也变得更会运营内容,强于用户心智的精耕细作,带动粘性、复购,玩出不同以往的花火。

场:场景造连接,有爆点

但要知道,世界上所有商业,本质上都是“占有人的时间”,仅用内容制造用户粘性,还是不够,淘宝更需要刺激店主切入各种场景,创造连接的广度、深度,从而,像《引爆点》说的,构建“附着力因素”,制造爆点。

所谓“场景”,原来指电影中的场面,现在泛指一切与人连接的情景。用户生活中的某个环节、某种生活方式、某种特定需求,都可能造就一个特定场景。

比如说,淘宝著名的酒铺“楠希小馆”,就按照酒文化的路子,在网易云音乐、抖音、微博等场景发展自己的粉丝群体,从中挖掘“真爱粉”,引入淘宝,以“超级用户”体系维护运营,说时事、谈兴趣、搞科普;聊故事,讲产品,做交流。

结果,卖酒也变得有情趣、有温度,“爱的供养”也就水到渠成。最近一年,店铺粉丝直涨40万,群聊粉超5万,转化率同比提高55%,客单价从180元提升到210元。

与之类似,曾经著名的淘宝麻豆(模特)李烈,也用类似的方法,将各种直播玩得溜起,以时尚辣妈的“穿、搭、用”聚集粉丝,如此,她从拍服装300元/件的模特,变身“双十一”销售4000万元的高能店主,如今,其店面年销售额已超6亿元。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占领各种场景,全网拉新、营销,最终,淘宝运营、成交。这样,淘宝不断汇聚三教九流,生活气息,世相百态,自然成为数亿用户“认同感泉涌,归属感尿崩,幸福感爆棚,高潮不断”的圣地。

货:新制造将来,会爆发

实话实说,这次淘宝15周年庆,从发布到采访,更多是在前两年战略、战术上的深化和延展。但据小郝子所知,淘宝要做的绝不仅于此,而是要在现有基础上,向产业上游的“制造”延伸,完成马云“新制造”的设想,引领下一轮“新零售”爆发。

大约4年前,曾鸣将国外的C2B(Consumer to Business,从消费者到企业)理论引入国内,它的原理是通过产业数据的整合、分析,汇总消费者需求,向生产方反向定制相关商品,精准推向目标人群,实现快速销售。

可惜的是,因为国内信息化水平不高,供应链上下游数据流转不通畅,数据分析能力有限,除了尚品宅配、青岛红领等少数几家,国内鲜有成功案例。

但如今,环境大不相同,淘宝生态负责人闻仲告诉小郝子,现在,淘宝很多店主在推出新品前,都会做出多个预选款,征询粉丝意见,然后,再综合意见,修改款式,最后投入工厂打样、生产。

其间,数据贯通生产端到消费端全链路。这就给C2B提供了新的可能。比如,淘宝借相关数据,汇聚共性需求,去和制造方谈判,生产基本款洗发水,之后,根据不同商家的需要,微调去屑、保湿等功能,匹配不同香型、包装,最终,按计划分发各商家,销售给已有确定需求的用户。

如此,达成C2B大规模定制生产,原料供给更容易稳定,制造方生产成本更低,淘宝卖家毛利更高,各方库存压力都大大减少,生产、消费对接顺畅,物流、资金流周转都会更快,所有参与方都得利,一起解锁新形式,造就新模式。

而作为连接各方的枢纽,淘宝也从纯互联网协同的“轻”模式,变身切入制造变革的“重”形态,就像《新商业文明:从利润到价值》总结的:在技术的穿透力上,建立起新经济的底层。由此实现马云的“新制造”,升级出更好的“新零售”。

毫无疑问,淘宝正处在从15岁“少年”到18岁“青年”的关键期。按它在人、货、场的布局看,能引爆、有爆点、会爆发。但真想活出自己的理想,关键还得看执行能否给力。如此,才是德鲁克说的:“做正确的事,又正确地做事。“

小郝子预测,半年之后,一切将更加明确,时间不欺人,咱们拭目以待。

2017-07-07

2c410001b5b3f3b1d79d

“做出互联网缺失的那一部分。”在马云眼里,这才是互联网公司能够长久生存下去的关键。所以,最近几年,阿里巴巴不断强化其人工智能(AI)布局,毕竟,新时代里,“机器不仅生产产品,它还能说话,能思考”。

按照这个思路,最近,阿里AI实验室推出名为“天猫精灵”的智能音箱。借助人机对话、声纹识别,它能够播放音乐、讲笑话、查运势、查天气、找手机、问百科、设闹钟/定时器、查食物热量、充话费,还可以陪孩子讲故事、教诗歌、玩游戏,甚至充当智能家居的“总开关”,操控天猫魔盒、智能家电……马云也为它点赞,说它就像2003-2004年的淘宝,充满了探索和发现的乐趣。

要知道,此前,阿里一直在人工智能方面投入,神经网络、社会计算(social computing)、情绪感知、深度学习等领域都有所突破,只是它们被应用于智能购物搜索,用户界面的“千人千面”等,都是“润物细无声”。直到去年,小Ai机器人成功预测《我是歌手》第四季冠军,大家终于发现,擅长商业的阿里,在人工智能方面也能“秀出自己的操作,爆出不一样的输出”。

2c390001b69d9ba31dc5

而如今,打造出“天猫精灵”,正是这一思路的延续。毕竟,人工智能不该是追热点投机者的口炮,而应该是落实到生活场景中的各种创新,做大众能体会的人工智能,才是真的智能。

当然,面对新鲜事物,难免有“深情留不住,套路得人心”的砖家、老湿们,要说出各种“不能、不行、不成”,那充满妖气的奇葩解读,就像“德国骨科”一样不靠谱。而在智能音箱的全新“赛道”上,阿里有占领相关场景的必然、必须、必备,其人工智能的发展,商业的未来,还需要它来守护。

五行缺“基因”?错!

没错,亚马逊的智能音箱Echo掀起了这波新风潮,两年间,它从不被看好,到销量千万,立下了新标杆。于是,在国外,巨头们纷纷追赶这人工智能的新“入口”,谷歌home、微软Invoke、苹果Homepod蜂拥而至。可在国内,一切才刚刚开始,腾讯的“耳朵”正在研发,百度更注重底层技术开发,巨头中,也就阿里的“天猫精灵”抢到了智能音箱的“第一张船票”,成为中国版的Echo。

但是,“人红是非多”。各种砖家、老湿来秀智商的优越感,似乎海外的互联网巨头们做得,国内的其他巨头做得,就是阿里做不得。通用的轮调是“阿里不擅长做硬件”,“阿里人工智能技术支撑不够”……言下之意,阿里就是五行缺“基因”,这事难做成。

但小郝子要说,这些人要么是“猪油蒙了心,脑子勾了芡”,要么是“节操去无踪,脑洞才出众”。没有调研,就抢着发言,子曰:亲们,多虑了,阿里的坑真的不在这里。

首先,阿里必然参与到硬件的生产中,把控硬件的核心环节。毕竟,在这个新领域,没有成熟的标准,生产厂也缺乏相关经验。比如,“天猫精灵”收音的麦克风阵列需要密封,但生产厂一开始做不好,就需要阿里参与其中,与其一起改进工艺,磨合产品。

与之类似,处理器选择、主控芯片组搭配、整体工业设计等,涉及上下游供应链诸多环节,用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浅雪的话说:都指望别人做,没有亲自把行业通路跑顺畅,没人能和你一起愉快地玩耍。所以说,阿里没怎么做过硬件,不等于它没有做好硬件的能力。

2c410001b78056595c24

​其次,阿里在人工智能也是积累多年,不乏支撑。而人机对话中关键的语意解析,这几年就已经大有进步。例如,“小Ai”已经可以在直播中直接加入字幕,准确率相当霸道,断句、修正词句、辨析口头语等水平大幅提高,其底层技术应用到“天猫精灵”中,理解智能音箱简短的人机对话,并不困难。这是明白的支撑充分,实力走****。

因此,就像《边缘管理》所说:“如果还没打破,那就打破它。”人工智能落地,智能音箱国产,阿里就要做这样的破局者,实现牛逼的技术应用,形势比人强,形势逼人强。之前,阿里云就是这样在怀疑声中走到今天的全球前四,没有被“黑”过的梦想,哪有实现的价值?

争夺场景者,胜

谷歌曾总结:超大型的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在小郝子看来,“天猫精灵”正是那最后的10%,比例不大,但却可以成为阿里商业未来的关键砝码。

不难理解,就像海尔创始人张瑞敏所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如今移动互联网大型其道,人们的工作、生活越来越碎片化,随之而来的,流量也越来越碎片化,于是,场景的时代到来,场景即入口,习惯即路径。因此,流量之争,演变为入口之争,任何互联网公司必须更多地占据场景,才能更好地生存,阿里也不例外。

尤其是每天超8小时的家居场景,自电视盒子、无线路由器开始,互联网咖对其争夺从未间断,但都没找到特别有粘性的模式,直到亚马逊Echo的出现。

数据显示,Echo在美国,约有3600万用户每月会用到一次语音操控,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扩大,展现出强大的粘性,同时,它不仅男女通吃,更是老少咸宜,其中60%的用户由50后、60后和70后构成,“非典型”的互联网用户将其当作接入互联网的重要入口。

正如浅雪所说,这是一种“比触摸屏更好的人机交互方式”,但Echo没有中文版,百度醉心于底层技术的图谱,腾讯行动稍慢,此时,正是阿里操演中国版Echo的最佳时间窗口。

其关键是,用499元的低价立住Flag(标杆),像小米那样快速占领技术达人、极客们的心智思维,迅速收集体验数据,加速迭代优化,寻得核心人群的认可,此后,再通过口碑传播、社区聚合、病毒营销,将其推向大众,如此,“天猫精灵”便能走向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突破市场,变身为Echo那样的大众爆品。

在此基础上,随着硬件铺货越来越多,生活场景数据也将越来越丰富,它们将为阿里的人工智能提供更优质的“养料”,使其商业化、民用化获得更清晰的“路线图”,进而,让阿里在人工智能时代站稳脚跟,再杀出一番新天地,守护自己理想的Freestyle。无疑,这才是正确的企业哲学,就像管理学家稻盛和夫所说:它是企业永续经营的灵魂。

至于“天猫精灵”未来究竟如何,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6-30

俗话说:“有人以梦为马,越来越傻,有人以梦为马,飞黄腾达。”如今的高端酒店业正是这样。

有报告显示:一方面,国内高端酒店集中于商业中心及旅游区,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激烈,另一方面,国内消费升级越来越明显,高端酒店市场占比仍小、增长极快……显然,在这“危与机”并存的局面下,选择比努力重要,因为它决定了谁会“越来越傻”,谁又能“飞黄腾达”。

比如,有些高端酒店玩家习惯了“路径依赖”,只期望活在当下,靠传统OTA(Online Travel Agent,在线旅游代理)帮自己拓展客源,忍受10-20%的佣金抽成,却无力在互联网大潮下与时俱进、自我变革;也有雅诗阁、万豪,以及最近的希尔顿等集团,与马云动物园的“飞猪”结伴,支付2-8%的服务抽成,像硅谷创业教父Paul Graham说的:“活在未来,再把缺失的做出来”。高下自然不同。

这其中,前者只讲现实的利益——传统OTA可以为了自己,让高端酒店强行减流、排名推后,以求做大业绩,操纵市场;而后者则是共同的事业——飞猪赋能高端酒店,帮助它们实现“互联网+”升级,带动产业变革,如此“搞事情”,双方的市场都做大,就可以在翻山越岭的另一边一起任性,一起飞。

2c27000204f55598efca

所以,在小郝子看来,对高端酒店而言,它们需要的不是专业代理,而是事业伙伴。特别在当下,旅游市场大局未定,触达用户的渠道仍旧分散,而旅游经济持续崛起,消费者购买力与观念不断提升,此时,高端酒店更需要结盟互联网巨头,借助它们的思维与技术,强化用户管理,完善自身运营……这样,协作不胁迫,创新有突破,才是整个行业应有的Freestyle。

新时代,必须抛弃旧套路

“十年前,创新是基于特色和功能的,而现在,创新是关乎商业模式和行业的革新。”通用电气首席数字官威廉·鲁哈如此解释传统企业的创新。无疑,这是互联网时代的必然,毕竟,技术,不仅改造营销、广告、产品的表层,更得让品牌占领人们心智思维的深层。如今,传统OTA玩不转互联网的新时代,所以,高端酒店须抛弃绑定它们的旧套路。

过去,PC互联网时代,OTA掌握着流量入口,高端酒店玩家只能讨好它们,OTA们打架,玩家们也不得不站队。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深化,时间碎片化,“入口第一”让位于“场景优先”,大众越来越难分开生活、工作、娱乐,决策上也越来越感性,OTA们并没有顺应时代,做强做大,因此,高端酒店正可以借机“去OTA化”,改进运营,完善个性化服务,进而威福自操,宸衷能断。

例如,飞猪的统计显示,最近一年,预定三亚高星酒店的用户,平均年龄降低了2岁,另有报告显示,国内高星酒店的用户主体,是26-35岁人群。这些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年轻人,对“免押金、先享受、后付款”的“信用住”有天然的好感,亲子项目、SPA健身、当地美食,都可以成为占据他们心智的场景,这一切正是高端酒店的优势所在。

2c23000205b2e6a72dd5

只是,难点在于,高端酒店的商业模式缺乏互联网技术的基因,要满足年轻客群,缺乏技术升级的手段,自己摸石头过河,必然成本太高,指望缺乏互联网思维的OTA,更是缘木求鱼。所以,它们才需要更好的事业伙伴,带动技术升级,重构客群连接,改造商业模式,发现用户,明确他们的偏爱喜好,分析用户,满足他们的场景需求,黏住用户,占领他们的心智思维。

按照这样的路数,高端酒店选择小伙伴的范围就越发明确:必有深度的互联网思维,超强的技术手段,巨头的互联网资源,于是,万豪、希尔顿、雅诗阁、开元等集团才与飞猪搭伙,它们不仅要入住率的增长,更要会员的导入、运营的提升,由此,催动技术化转型,适应新时代愿景,既有高科技,又能接地气。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的那样:“先做对,再做好。”

天王接地虎,合作够威武

目前看来,对于高端酒店,OTA用得好,备胎当到老,而更现实的选择是:技术“天王”连接高星“地虎”,“协作共进”演绎“壮大威武”。

好比,前台扫脸,认证身份,自动入住,以及使用“免押金、免查房、免排队”的“信用住”,店内消费先享受后付款……这些人性化的服务大大便捷了用户,但其背后,却需要高端酒店重塑前台流程,变革管理体系,改造业务系统。

这时,飞猪就可以利用互联网工具,协助酒店实现优化升级,在其场景内,搞定身份信息认证到PMS(酒店管理系统)的流程,明确网上预定与服务项目,绑定住客消费结账与支付宝账户,解决服务、支付与酒店三方的关系,推动酒店建立新的服务标准与手段。而飞猪也因此为自己立Flag,吸引洲际、雅高等酒店集团结盟,成为更多高端酒店的“水电煤”基础设施,从而达成商业游戏的刚性条件:有发展的前提,有共赢的基础。

正如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会成功且持久。”显然,飞猪这是要带着高端酒店,共同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此外,对高端酒店来说,更重要的是:把常旅客资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变常客为会员,这样才能维护品牌对用户的粘性。

就像之前万豪与飞猪合作,让后者一定等级的会员可以转为万豪金卡会员,并免费赠送获得价值不菲的万豪双人早餐、行政酒廊以及房型升级等服务。其目的,是吸引潜在客群,让他们“路转粉”,并由此越发了解用户——谁偏爱SPA按摩,谁爱好健身运动,谁喜欢什么美食,谁爱住什么房型……越了解他们,越能有针对性地打造个性化的销售组合、积分兑换、营销活动,令品牌成为其心智的入口。

所以,国内的开元、金陵、碧桂园等酒店集团一直把飞猪当成直销渠道,给予会员同等权益,造就自己的忠粉计划。按照阿里巴巴副总裁、飞猪总裁李少华的说法:借助阿里的用户体系,预计今年飞猪将协助高星酒店拉新会员1000万。

由此,高端酒店与飞猪相互支持,引爆更多突破传统的运营模式,向着场景化、深入化的旅游消费突击猛进,这才是真的任性、可以、很强势。

不难理解,飞猪有料、有赋能,高端酒店得以立身、立格局,大家一起共营、共生、共赢,跨越过泥沼,飞跃过沧桑。所以,咽下OTA这根并不美好的鱼骨头吧,过去的自然过去,未来的必然到来。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5-02

1dca0001af9c7b8184fb

当越来越多的人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某个概念时,其内涵已被大大地空心化,同时,谈论者会将大量劣质和廉价的私货填充其中。这是互联网所有偶像概念的共同命运,前几年是移动互联、O2O,如今则是人工智能。因为在速生、速朽的互联网,太多企业为“不转型等死,乱转型找死”而焦虑,只求“关注不够、热点来凑”,以此博眼球,博投资,博生存。

但在小郝子看来,真正能实现人工智能高逼格升级的玩家,并不会太多,有能者必须有明显差异化的用户、应用场景,同时还能获取海量的数据,并且有不断迭代的组织管理适应技术升级,由此,它们才能克隆出人工智能的创新基因,推动原有科技商业的蜕变、进化。而更多叫嚣人工智能的公司,缺乏这样的格局,最终还是无法逃脱“等死”或“找死”的命运。

放眼来看,能有如此能耐的互联网咖,除了国外的谷歌、亚马逊,国内的BAT三巨头,恐怕也只有国际化视野的猎豹移动了。毕竟,它借移动互联网兴起,切入应用清理、游戏、新闻、直播等市场,全球圈粉N亿,最近还依赖技术迭代,引入人工智能,加速在内容领域布局,其下的社交直播应用Live.me,仅成立一年,就连续霸占安卓、iOS美国品类畅销榜,并在最近获得经纬中国、EMC基金、IDG资本等6000万美元投资,加速它在台湾、日本、印尼等地高能霸屏的“城会玩”。

所以说,人工智能是风口,仅仅能站上风口,却没有适当的能力、合理的方法生出驾驭风势的“翅膀”,其结果只能是被风吹的越高,落地摔的越重,本以为的华丽转身,还是变成不断“掉血”的死局,正所谓“天道有常,不可须臾离”。

没有场景的人工智能都是耍流氓

要知道,新时代的领军者都不是顺着旧有的轨道追赶超车,而是另找颠覆性岔道。这些颠覆者都是发现、顺应了具体的全新场景,且经历过时间的考验。人工智能的真高手更是如此。

所谓“场景”,原指戏剧、电影中的场面,后来泛指生活中各种情景。如今移动互联网当道,流量碎片又分散,互联网入口格局被颠覆,用户与相关场景需求成为新入口,就像“骑单车”场景成就摩拜、OfO,“打车坐车”场景成就滴滴、Uber,牛逼的模式无须费劲解释,把它还原到一个场景,就可以跑得顺畅,所以说,场景即“战场”,有了场景,人工智能才能成为“军火”,否则,它只能是好事者耍流氓的“口炮”。

就像猎豹移动CEO傅盛所说:离开场景,人工智能本身不会成为独立的产品。所以,猎豹凭借过往的技术积累,将人工智能应用于Live.me直播场景,一方面,通过它识别官方Logo,防止平台广告泛滥,影响用户体验;另一方面,检测识别儿童和情色信息,大大降低人工审核工作量,避免同行“17”那样被封的命运。

而更重要的是,在人工智能的协助下,Live.me能够按照性别、人种、类型(大叔、鲜肉、型男、少女)等标签对主播进行分类,也能够细化人脸监测(比如相似度、是不是明星脸)、年龄检测、颜值分类,有基于此,Live.me越发精准地了解用户喜好,从而为用户提供更个性化的内容推荐。如此,投其所好,不缺回报,这个新生的直播应用,才能用“全球智慧、本地经验”从美国一路火到台湾、日本、印尼,像嚼了旋迈口香糖一样,停不下来。

无疑,有了人工智能的助推,越来越多的用户卷入到一个应用场景,那么这个科技平台的生态价值=用户数×人工智能的杠杆撬动。显然,它不是简单的叠加,而是乘数上翻带来的化学反应,并因此实现“梅特卡夫定律”——网络平台的价值随着用户数量的平方数而增长。

可见,无场景,不AI(人工智能),像Live.me这样,将人工智能应用于产品场景,终究能区别于概念“美颜”的妖艳贱货,高端大气上档次地从滑行到飞起。

组织必须与时俱进

当然,套用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话说,要做人工智能的事,还得“先定义正确的方式”。只有像联想集团那样“定战略,带队伍”,有了组织上的与时俱进,才能少吃苦、少踩坑,把人工智能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说到底,人工智能的世界精彩纷呈,也变化多端,有志于此的企业就不该建立四平八稳的组织让一切井井有条,而是要树立核心的目标,让它带着组织构架往前走,均衡即死亡。按照这样的思路,人工智能是愿景,与之对应的场景是目标,目标之下,不甘画地为牢,企业一次又一次挑战、颠覆自我,由此获得“不断拥抱变化”的组织觉醒,自然与其平台上的人工智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正如Live.me引入6000万美元投资,其中相当一部分将用于吸引外部人才,优化组织构架,进而在人工智能的直播场景上,增强公司的灵活性。毕竟,人工智能是一个“吃智力”的行当,期望有更多突破,就必须有足够的人才支撑。

过去,傅盛曾将内部的PC端高手全面输送到移动端团队,来实现猎豹的转型升级。而在人工智能上,仅靠内部人员调动,已经不合时宜,因为人工智能有相当的技术门槛,需要更多的专才,才会激化其应用场景的转化。因此,猎豹必须通过外部引进人才,与内部运营高手“力出一孔”,将人工智能与Live.me的各种场景融合,精准地发现播主、粉丝们的需求,把脉内容变化的风向,从而催生AI价值,Live.me就能活出128G硬盘与128兆U盘的区别。

基于此,Live.me更好、更直接地接触市场各方,人工智能下,其扁平的组织形式更容易实现管理和产品合一,内部和外部合一。同时,这也可以为猎豹的新闻内容平台News Republic提供借鉴,使其能从高速运转和惯性中跳脱出来,以人工智能寻求解决办法,按商业本质满足内容消费者的需要,加速快进地“跨越过泥沼,飞跃过沧桑”。

不言而喻,互联网商业的竞争,有面向具体业务的一城一池,如Live.me,有着眼全篇的战略,如人工智能。无论一城一池的得失,抑或战略的成败,一切都需要人的支撑,以及与之适应的组织管理机制。正所谓: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企业有冲天之志,无组织不能腾达。

没错,人工智能的“城会玩”,必须依赖场景与组织的硬功夫,就像王家卫导演的电影里所说:“功夫,一横一竖,对的,站着,错的,倒下。”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