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10-26

​“不想愁眉苦脸等天亮,又没法傍住大腿赚大钱。”这几乎是所有小微商家共同的命运。他们靠着拉面馆、小卖部、瓜果摊营生,干着“夫妻店”、“父子店”、“同乡店”的生意,生活得并不容易。

就像回族青年马大吾代,上海打工10年后,这位90后想到杭州开家面馆,用辛苦学来的手艺实现自己的“中国梦”。可是东拼西凑的资金刚够开店,装修店面的钱还是没有着落。毕竟,对他来说,人太年轻,又没有抵押物,银行贷款难以获得,小贷公司利息太高,想勤劳致富,还很不容易。

毫无疑问,这就是“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结果。有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小微企业贷款增量占同期企业贷款的30%,与上年同期相比,降低6.3个百分点。而到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些煎饼摊主、杂货店长、面馆当家们急需一场供给侧改革,让他们在“共同富裕路上,一个都不掉队”。

“所以,得让小商家的经营,从更勤劳、更用心,走向更智慧。”蚂蚁金服副总裁袁雷鸣这样告诉小郝子。如今,发达的互联网与新技术,足够接地气,正可以帮他们跨越“信息不匹配的鸿沟”,带来“信息经济下的红利”,成为他们打破困局的“钥匙”。

没错,当马云说“西湖边的乞丐都在用二维码乞讨”时,已有数千万小店主在用“收钱码”收款,他们能够,也应该获得更多的支持,“多收多赚”——凭借日常交易流水获得“借呗”一样的信用贷款;让日常结余资金享受“余额宝”一样的高收益;更能像马云一样,看到日常经营的数据图表,改善经营……由此,在支付宝、网商银行给钱、给利、给力的神助攻下,立身、立命、立格局。

不言而喻,小微企业是中国经济军团里的“轻骑兵”,活力强,数量多。当他们享受到“收钱码”背后的“唤醒”服务,比如,未来3年可以拿到约1万亿元的网商贷,获得越发清晰的消费者画像……小店主们必将在新时代、新气象下,有新发展、新作为,共同富裕,轻而易举。于此同时,支付宝、网商银行也能差异化地经营,获得更好的市场份额。如此,大家就能一起共生、共营、共荣、共赢。

小店主的“余额宝”和“借呗”

没错,现在,对于小店主而言,支付即财富,流水数据就是新能源,机器吃这个,借助大数据、量化模型等新技术,“有温度”的借贷便顺理成章,一切从商业中来,到金融里去。

不难理解,支付是金融科技生态系统的大门,当它与商业场景深度结合,就足以演变出炸裂的新玩法。

就像马大吾代,线下借贷无望,偶尔在支付宝上看到了“网商贷”,几分钟便顺利地拿到1.2万元贷款,解决了店面的装修难题。这是根据他店中平时的收款流水、个人在支付宝上的收支等数据综合评定。用在线风控,数据量化放贷模型,审核成本可以低到几块钱,更可以瞬间到账。

而这正是传统金融机构无法做到的,因为它们信息采集面、采集手段有限,审核周期较长,审核成本至少上千元,所以,没法覆盖马大吾代这样的人群。因此,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借助自己的场景,撮合、满足那些小额、分散、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成就小店主的“借呗”,才是真正地为老百姓解决痛点。

与之类似,小店主也可以将结余的流动资金放在“余利宝”中,享受“余额宝”类似的货币基金收益和灵活变现,不必像以往,为了备货频繁存取,只能做活期。进而变相提升每笔收入的利率,获得更高的纯收益。

如此,支付是载体,资金流是条件,信息流是手段,余利宝和网商贷是结果。本质,是以更低的成本,帮助基层商家提升效益与效率。正如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席勒所说:“金融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的目标。”

像马云那样看经营图表

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曾说:先做对,才能做好。这样的法则同样适用于杂货铺、水果摊和理发店。互联网时代,必须要有互联网思维,只靠经验经营,不能精细化管理,就会被淘汰。

就像杭州的理发店主方为文,他12年前在德胜东村小区门口开了一家理发店,不靠办卡,就靠扎实的手艺和心思经营,忙的时候,一天要接待90多个客户。有些老客人,家搬走了,还会开车跨区回他的店理发。

以前,主顾们喜欢洗剪吹还是染焗烫,方为文都凭记忆、经验。而现在,在收钱码后台,他可以看到他们客单价、消费频次、交易趋势等,更能明确他们的偏好,优化牌价和服务项目,甚至改进拉新客、营旧客的手段。

由此,不靠纸笔记账,不靠频繁“盘点”了解好坏,不只凭经验经营生意,小店主们也能像马云那样,每天直观地看到店铺经营的数据图表,能更有效地明确优势、劣势,把握潜在机会,做好运营调整,活出自己的潇洒。

要知道,对于支付宝而言,这不过是将内部的商业分析工具外部化、商业化,是老司机带路。而小店主却可以因此更少地试错,更快地改进,实践出真知,磨练出绝活,找到自己通往商业的真理之路。

这样一来,解决了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所说的“信息贫困”,小店主们才能“人生拥有梦想,也能活得漂亮”。

支付宝、网商银行,为什么?

如今,马大吾代共贷款13万元,开出第二家面店;方为文贷款32次,累计数十万元,生意也越来越红火。不难理解,他们不差钱、多余利、能管理,是靠支付宝、网商银行既“授人以鱼(网商贷、余利宝)”,又“授人以渔(后台管理工具)”。这一切,目的是“满足客户需求”,手段是“独特的价值主张”,结果是“差异化地占领市场”。

宏观上说,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线下扫码支付的大局已定,深化渗透行业,必将成为新一轮驱动力,仅仅靠烧钱,烧不出真正的赢家。更何况,国家政策的导向,重在“普惠小微,服务实体”,大势所趋下,支付宝和网商银行必须顺势而为。毕竟,不审时,则宽严皆误,顺风吼,才能声传千里。

微观上讲,在与微信支付的竞争中,支付宝、网商银行及其母集团蚂蚁金服,不能固守某一环节的优势,那样,风险会越来越大。因为,这个行当的竞争,越来越侧重生态打法、联盟角逐。所以,它们必须整合线下的商家资源,重构商业要素,变身基础设施,从而构建生态,拉起同盟,获得整体的凝聚力,最终,威福自操,宸衷独断。

正如《市场的逻辑》里所说:自己要想幸福,首先要让别人幸福。现在,支付宝、网商银行有移动支付场景上的“广度”,也不乏服务小微商家的“深度”,前者让后者的资源匹配更合理,更集约,后者让前者走向融合与整合,双方互联互通的世界都将更为辽阔。

无疑,在这个速生速朽的互联网时代,谁也没法一劳永逸的自带圣光。借《反脆弱》所言:与其徒劳地预测颠覆的“黑天鹅”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来袭,不如联手协作,让彼此体内形成反脆弱机制,大家一起从过往的运转和惯性中跳出来,寻求共同的创新和重生,岂不更好?反正合作一下又不会怀孕,不是么?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10-23

4030000148ecb32e1409

​最近,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并强调“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

毫无疑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时,就像国家领导人之前所说:“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企业做得越大,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就越大。”

而借助互联网,压缩快进地成长为巨头,BAT们也必定有所作为——百度用人工智能普惠民众,提升社会效率;阿里用电商系统普惠商业玩家,提升经济效率;而腾讯则要用社交广告(TSA:Tencent Social Ads),协助品牌商和创意机构“连接”普罗大众,共建出企业社会责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英雄联盟”,集合力量“助攻”社会公益,为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打Call。

最近,TSA发起,马化腾点赞的“我是创益人”公益广告大赛,正是上述的落地。在小郝子看来,这绝不等同于成本、面子问题或简单的慈善需要,而更像企业战略大师迈克尔·波特所说:“公司用他们选择核心业务的方法和框架,来分析企业社会责任的机会,他们就会发现……这是企业实现创新和提高竞争优势的潜在机会……其思维在未来的竞争中将决定成败。”

要知道,腾讯最新季报显示,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同比增长61%,至60.71亿元,半年收入过百亿元,成为游戏外又一增长引擎。因为它解决了传统广告、陈旧互联网广告的不足,响应了现在碎片化、场景化、社交化的生活,逼格闪闪。

腾讯若要将这样优势持续扩大,成为更大的胜势,公益则是最好的催化剂和试金石。不难理解:其一,创意机构愿意显露身手,其二,品牌商愿意更多尝试,打造企业公益,如此,腾讯社交广告更好地渗透,占领两者的心智思维,赋能它们,成为二者与用户之间的超级“****”,大家一起成就共营、共赢的企业社会责任与商业发展。

一句话:没有商业的发展,企业社会责任难以持续、稳定,是空谈;没有企业社会责任的支点,商业缺乏宽广的格局,是错失。两者彼此促进、相辅相成,才是商业巨头应有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腾讯,该怎么做?

无疑,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适时。借助互联网红利,腾讯快速成长,如今市值全球前十,成为“国民企业”。按照迈克尔·波特的说法,此时,它更该在企业社会责任的战略支点上,像“百年老店”那样,发挥自己的优势,重建新的模式。

比如,全球第五大造纸商,芬兰的芬欧汇川(UPM),它通过技术升级,将废纸的纤维利用率,从过去的4、5次变成现在的6、7次,使得每年造纸原料的1/3由废纸回收提取,进而大大减少对森林的砍伐。

同时,UPM还将造纸过程中重污染的“黑液”再提取,转化为自家电厂的生物能源,令有机污染物的排放下降85%以上,且用电自给自足。如此,既赢得商业的“金山银山”,又保住了环境的“绿水青山”。

再比如,全球著名的渣打银行,建立了可持续金融计划,2005年帮助韩国新安郡,将火电厂项目转化成光伏电站项目,保住了周边的生态旅游资源,一年减少温室气体排放2.4万吨,等于多种植16.8万棵树。它用低碳经济赢得民众和当地政府的支持,贷款收益也非常丰厚。

与之类似,社交广告正可以成为腾讯的突破口。

毕竟,当下,曾经无往不利的传统广告、陈旧的互联网广告,已很难精准覆盖碎片化、移动化的消费群。而腾讯作为社交媒体,是品牌、创意露出、展示、营销的平台,数据和技术的推动下,它不但带有强烈的信息、决策、圈层扩展功能,更有粉丝、用户运营的空间,带动更多人参与。

这一切,无论对于品牌公益,还是商业推广,都能形成高频、有深度的“连接”。由此,腾讯让品牌商、创意机构满足各种感性、社交化、场景化的诉求,识变、应变、改变。大家一起从粗放的流量经济,转为基于数据、技术的精准“打击”,整个商业越来精益、敏捷、高效。强大的重构与重塑,带来社会效能的大飞跃。

最终,达成美国管理大师大卫·施沃伦所说:“企业赢得更多民众、政府以及客户的信任,顺其自然,企业社会责任也就成为开拓市场的利器。”

腾讯,凭什么做?

不言而喻,从社会和商业的发展规律来看,以“市场、政策、资源”为主的企业运营“老三样”,注定干不过“数据、技术、模式”为主的运营“新三样”。如今,腾讯这样的巨头不乏数据、技术,其关键是,重构要素,打造新模式,实现科技与产业,商业诉求与社会价值的统一。

例如,这次“我是创益人”大赛中,《忘不了的家味》项目重在关注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老人,它通过挽救老人绝学的“家常菜”,用濒临灭绝的“家美味”打动“吃货”人群,借助腾讯社交广告的数据、技术,在朋友圈、QQ空间等平台精准投放,以菜谱、配料募捐,为困难老人们筹集医疗、看护费用,短时间便在网上赢得1029万次互动。

无疑,若该项目引入餐饮企业,传递品牌价值观、温度感的同时,还能将该公益活动持续地做大做强,参与者都将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此外,同样在大赛中获奖的《不朽的丰碑》,它利用腾讯社交广告的定位技术,让用户经过上海苏州河、深圳蔡围屋等抗日战场时,看到“向抗战老兵致敬”的视频,唤起大众关注这群老人。而他们曾经奋战地方,如今多是繁华商业区,商圈里的企业也可以参与进来,连接受众,一起为困难老兵募捐等。如此,各方一起将公益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双击666没问题。

正如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刘胜义所说:这是“实现融合、升级,进化的一个新物种”。解锁新形式,造就新模式,腾讯、品牌方、创意机构在企业社会责任的大旗下,形成共创、共营的“英雄联盟”。

有此基础,各方合力,形成自我连接、自我生长、自我实现的商业生态——腾讯赋能下,品牌商、创意人更精准地了解受众需求,用炸裂的广告触达细分人群,在各种场景下重构用户连接,占领他们的心智思维,大家有机地组织在一起,获得最佳的效果和效能。于是,一种可持续、高延展的商业模式,拥抱变化,顺势成立。

此时,腾讯社交广告再寻求商业上的发展,就像《素书》里说的:“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

所以说,在这个万事万物融合创新的时代,还在讲“商业的归商业,公益的归公益”,那是用旧眼光看待新世界。若大企业还不能像腾讯这样,将企业社会责任与商业发展结合,立命、立格局,就可能陷入战略的被动,错失机遇,甚至错过整整一个时代。

一切都是时代的召唤,顺者昌,逆者亡,小郝子绝没有危言耸听,懂的人自然会懂。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9-11

39f60000cfcdde33f3bc

​“新经济体、不忘初心、理想主义”,三个关键词,20分钟演讲,马云认真地定义阿里未来,激励阿里人再出发。

9月8日晚,杭州黄龙体育中心,阿里巴巴18周年年会,马云大秀迈克尔.杰克逊舞步,一时间High翻全场,刷爆朋友圈。狂欢结尾,照例还是马爸爸出场总结,这一次,他提出阿里要做“新经济体”,成为未来商业的基础设施,并按GDP角度,再用19年,从目前世界第21位走到世界前五,成为继美国、中国、欧洲、日本之后第五大经济体。

但在此之外,“18岁的阿里,也有18岁人的无知、狂妄。我最担心的,是我们所有员工只看到目前拥有的这些,骄横、自大、自以为无所不能。”马云说道,为此,他对现场四万员工多次强调继续“不忘初心”,坚持“理想主义”,这样才能完成“新经济体”史无前例的社会实验。

没错,用联想创始人柳传志的话说,做企业,就是“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如今,阿里系已有54000名员工,用马云的话说“良将如草”;而“新经济体”则是未来“好而不倒”的战略;战略之下,阿里人还要继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坚持“理想主义”,成就未来。三者相辅相成,正是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的“先做对,再做好。”

还是那句老话:事但陈其已然,便可知其未然;人必尽其当然,乃可听其自然。

新经济体,好才能不倒

“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家企业能‘大而不倒’,只有‘好而不倒’。”所以,在马云眼里,阿里必须像美国《新闻周刊》描述的那样:成为赋能(Enable)各产业的“新经济体”,持续进化下,商业生态稳固,自然能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的确,在小郝子看来,“新经济体”的定义是对马云“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的统筹概括。实事求是地说,阿里旗下,淘宝天猫干零售,蚂蚁金服做金融,菜鸟网络发展物流,大文娱带动精神消费,它们已经在垂直行业里攻城拔宅,将“五新”玩出不一样的花火,其下,支付宝、菜鸟裹裹、淘票票等更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心智思维。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难发现阿里的各种产品、方案之间,它们与传统行业之间,乃至传统行业内部之间,都有许多明显的割裂。这背后既有产业演进阶段的原因,也有技术触达不力、政策垄断以及行业壁垒等多重原因。因此,太多服务还是单调、单一的形态,缺乏更大的效能,正需要互联网技术继续静水流深、融合创新,突破行业的顽固点,成就更普惠、共享的商业大局。

“所以,不怕别人说我们无所不在,因为有改进的空间,我们才存在。”马云解释道。有基于此,阿里要成为商业世界里的“鲶鱼”,发挥技术的力量、市场的力量,承担社会责任,推动社会发展。这既是实现自我变革,也是担当家国情怀,渡人,也渡己。

毕竟,告别过去的颠覆激进,中国互联网已进入一个理性的周期,社会演进大势所趋,各行各业的资源匹配必然更合理、更集约,阿里这样的商业基础设施必然与之融合、创新。如此,它才能在更辽阔的互联世界里游刃有余,速度是礼物,规模不是诅咒。

在小郝子看来,这恰恰是当前阿里最需要的。说到底,阿里已经有如此巨大的体量(市值全球第六),此时,最难的不是有形的业务开拓,反倒是商业理念的变革。在这个速生速朽的时代,外界必须清楚它在引领、拓展着怎样的未来,有了体现洞察又定义未来的“新经济体”,客户、商业伙伴、资本便能亦步亦趋,如此,阿里既有梦想,也能活得漂亮。

不忘初心,理想主义

当然,“新经济体”战略的实现,还必须落在阿里五万多名员工身上,团队有凝聚力,大家力出一孔,阿里才能利出一孔。所以马云才多次强调“不忘初心”、“理想主义”,让“新经济体”兴于思,立于礼。

说白了,不忘初心,是为了在挑战中砥砺前行,而理想主义,则是为了在愿景中成就未来。

其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此前,小郝子曾采访日本一家百年企业的董事长,他说,百年老店也不特殊,往往3-5年经历一次小危机,8-10年遭遇一次大危机,能历经N次风波不倒,没有什么高招,就是反思自己,找回本质初心,明确自己有什么,需要什么,得付出什么,最终坚持该坚持的,放弃该放弃的,进而保持基业长青。

可见,阿里要做102年的企业,也必须在意识上打破组织管理的“次元壁”,贯彻“客户第一、伙伴第二、股东第三”的初心,这样,政通人和,不同业务部门协调、协作的效能最大化,才能防止“大企业病”,克服困难不断,激化创新不止。

其二,有理想主义,才有愿景落地。举个栗子,几年前,科技巨头IBM曾提出“智慧地球”的伟大宏图,一时间各行各业被“智慧+”浪潮席卷,智慧金融、智慧零售、智慧制造等如火如荼,可是,这“蓝血巨人”依然以智慧理想为名,拼命卖自家的机器,没有真正的理想主义,只是为了赚钱,结果迅速被市场抛弃,最后,再好的愿景也没发落地。

因此,马云才说“要有理想主义”,而不是“只做赚钱机器”。于阿里,有理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才有阿里的今天,同样的道理,“新经济体”将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它必须用“普惠、共享、可持续发展”的理想持续浇灌,才有阿里的明天。

显然,有了马云的加持,这样的“心力、愿力”必将进一步在阿里组织内贯彻,变为更共同的认知,阿里人“因为相信而看见”,因为相信而努力,企业才能以梦为马,飞黄腾达。

正如18年前,马云在湖畔花园民居第一次年会说的:“我们终将赢得明天,我们终将抵达远方,因为我们正年轻”。对此,他一直是认真的。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