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7-14

唐代大学者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站在风口浪尖的互联网巨头,素来不缺,就是“穷苦之言”。倘若无人唱衰,巨头难免有些名不副实。最近,在风口浪尖之上的,正是网络文学领域的巨头——即将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

按照国际著名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报告,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约46亿元,而阅文的收入已达25.57亿元,甩第二名掌阅科技一倍多的距离,拿下市场的半壁江山——巨头之名,实难避之。

此外,阅文还掌控市场80%的原创内容,旗下530万作者,840万部作品覆盖200种题材,旗下渠道月活跃用户达到1.753亿,旗下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改编更成为影视、游戏、动漫的大热门。

可是哪位说了,怎么巨头才1.2%的净利润率?哪有这样的巨头?1.2%的利润率确实扎眼,但在小郝子看来,这一项数据实在微不足道。

没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净利润率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话说:利润率没法当饭吃,互联网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未来现金流的最大化。卷入的现金流够大,这样,才能彰显企业的行业影响力,让股东们看清它的商业价值,持续地投入和持有。

因此,亚马逊10余年不盈利,这才赢得近两年的爆发,而在国内,用利润换空间的互联网巨头也比比皆是,靠这招,淘宝将eBay赶出中国市场,腾讯干掉盛大成就游戏第一,京东则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所以,小郝子必须说,1.2%的净利润率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它是负的,也实在不足为奇。阅文只要稍稍压缩成本,就能轻易做出报表上的利润。但现在,对它而言,更重要的是将收入投到网文生态中,垄断优质作者,强化内容优势,同时,加速娱乐产业布局,打造IP共营,放大IP价值,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先做对,再做好。由此,才能长久地享受互联网传统的“赢家通吃”。

网文生态:不造不快活

按照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总结:“公司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能赚钱(绝不是赚特多的利润),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阶段的持续而构建商业生态。”

如今的阅文正处于第三阶段,因此,它必须持续地投入网文生态:为作家提供优厚的待遇,从而,卷入更多写手,获取优质网文,夯实内容库存,进而,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博取付费阅读收入。如此,阅文就能不断做大网文供求,“造”起来,快活地“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无疑,作者的稿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仅2016年就发放近10亿元,年稿酬分成超100万的作家超100人,日销最高过万的作家超700人。但也正是凭这一切,阅文才打造出“橄榄形”的作家结构——一方面,保证中坚(腰部)作家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另一方面,又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于是,即便大众口味不断随时代变化,阅文的大神作家也总能实力圈粉。仅去年,阅文的TOP100中,就有55位新明星作家上榜,更有某些90后作家异军突起,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示范效应下,阅文垄断了业内八成以上的作家,更“供养”出《大主宰》《完美世界》《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神作,长期称霸各类网文榜单。

正因为作家们的鼎力支持,阅文才可以用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不断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让迷弟迷妹们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持续放大营收。结果,巨大的投入,换来的是“没有演技浮夸,完全实力爆发”。

对比网络文学领域的其他企业,阅文把握住的,是作家和作品的源头。不久前,阅文那一场“生态大会”,就将其内容生态的优势一展无余。因而,对阅文来说,利润不是一时的计较,否则,无法成就今天的阅文。稍微翻阅其发展进程,就知道阅文掌舵人吴文辉不是短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创造出网文圈的N个第一。

娱乐产业:无共营不成事

谷歌高管们曾总结: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

无疑,阅文投巨资造网文生态,是“主要的事”,而“改进的事”则是在娱乐产业里,立住自己的Flag,放大网文IP的价值,谋求它们在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改编,进而,实现其商业价值的“裂变”,博取IP授权、衍生品售卖、资本运作等多元化收益,当然,这一切也需要不菲的投入。

所以,阅文才在去年开始打造“IP共营合伙人”计划,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势力共同将网文IP跨界打造成“超级IP”,按照原著的精神内核,设计再生机制,寻求多元化的外在表达,谋求一个自发展、自发酵、自升级的泛娱乐发展系统。

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投机者重金购入IP,然后囤积居奇、巧卖豪夺。如此,阅文才能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将IP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文化等不断提炼、延展,与时下的痛点、槽点、热点交融,导向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新故事)的进化。

由此,像“求道”一样做IP,延长其生命周期,阅文和小伙伴就能共同演绎《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那样的传奇,博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共营又共赢。

没错,从简单粗暴的IP买卖,变成共同精耕细作的IP经营,必定需要长期的投入。因此,阅文的营销广告支出才有所增长,但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产业小伙伴的尊重与协同,其IP得以占据人们的心智思维,最终,阅文扩充了影响力边界,构建出迪士尼那样的“轮次收入模式”,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阅文IP的经营之道,已在业内有目共睹。还是那句话,阅文抓住了源头,有储备,才有开发。网络文学的IP开发和泛娱乐运作,已形成以阅文为唯一的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阅文2016年度版权营运营收达2.47亿,近日同样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阅2016年度版权产品营收为1067万,在IP火爆的大时代下,只能说阅文的IP经营,一骑绝尘,其他网络文学企业真的难以望其项背。

不言而喻,阅文如今种种的重金投入,都是为了更确定的商业未来。亚马逊上市10多年才盈利,京东上市3年才盈利,阅文上市之前已经盈利,而且还称霸市场,吃下一半市场份额,在此基础上,它的野心恐怕是要赢家通吃,它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6-21

2896000039b15d89e73b

法国评论家安德烈·马尔罗说:“电影是一门工业。”不过在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俞永福的眼中,似乎“电影更应该是一门技术”。

去年末,马云任命这个“理工男”做阿里大文娱板块“总管”,之后,更让他全面接管阿里影业,期望这家上市公司能顺应时势,老树开新花,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于是,最近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俞永福宣布重新定位阿里影业的“Who me(我是谁),Why me(为什么是我)”,“中国不缺一家标准的电影公司,我们不该叫‘阿里影业公司’,而应该叫‘阿里影业基础设施公司’”。

在小郝子看来,阿里影业的再定位,还是熟悉的“阿里味”——协力不颠覆,合作不替代,有技术地做赋能,帮升级——只是配方因行业不同——针对电影同行,为其提供“用户触达、商业化、内容产业化”的技术手段,成为供应自来水、煤气、电力的基础设施,给它们力,带它们飞。

289600003a9eba1d476c

​按照定位理论,俞永福这是发现定位的新机会,顺应既有认知,调动关联认知,在电影行业为阿里影业创立认知优势,捕捉更合适自己的商业价值。

虽然在现场,光线传媒创始人王长田说“相信永福有一天会收回自己的话,有一天我们还是会狭路相逢。”但小郝子更愿相信“战略是打出来的”,毕竟,阿里影业在电影市场里搏杀N年,这才打出“水电煤”的现实选择。

因为,任何博弈、融合、开放、发展,都遵循管理大师德鲁克的那句老话:“先做对,才能做好”。否则就是固守陈旧、迷信的常识,抛弃专业、科学的智识,结果只能是得不偿失。

如今,资本市场收紧、票房增速放缓、内容争夺激烈、制作难度极大,电影业陷入了发展瓶颈,做行业的基础设施,阿里影业既渡人,也渡己。

用户搞得定

在传统的电影世界里,上穷碧落下黄泉,故事都要投大钱。美国著名电影制作人Michael Shamberg曾说:一部好莱坞影片,制作投资5000万美元,宣传发行却还要花掉4000万美元。这中间,特像广告界:有一半的费用被浪费了,却不知道浪费的是哪一半。其实,更有效的办法,是用大数据技术触达用户,花小钱,也能办大事。

此时,还只会烧钱办事,不懂触达用户,就只能做电影江湖里的“冤大头”。之前,就有爆料,某些所谓的影视营销公司,借助各种关系,利用数字媒体平台,刷阅读、刷关注、造新闻、造关注,蚕食宣发经费,一锤子买卖,却赚得盆满钵满,结果,电影投资方却是“头晕眼花吐苦胆,悲从中来不可断”。

而Amblin Entertainment 小成本制作《一条狗的使命》,却因为阿里影业的大数据宣推和智能发行,玩出了不一样的惊喜。毕竟,这部影片成本不过2200万美元,没有大牌明星,国内预估票房仅5000-8000万元。

作为影片的引进方,阿里影业利用大数据技术,锁定了该片的潜在受众,包括:天猫、淘宝上购买萌宠商品的电商用户;视频网站上看过此片导演《忠犬八公的故事》的粉丝,以及淘票票上想看该片的观众。然后,阿里影业将他们分为“爱宠人士、年轻女性、亲子人群”,再细分、逐级递进地推广和营销,结果,该片国内的票房比北美高出近一倍,突破6亿元人民币。

借用《创新者的解答》里学究点的说法:产品或服务,“不够完美”的,才封闭起来自己做,“好的过头”的,就应该开放出来,达,则兼济天下。毕竟,还有为数众多的中小成本电影,它们需要依托于阿里影业这种高性价比的宣发,才能找到好的出路。

无疑,背靠阿里集团,自己又掌握强大的在线票务平台,阿里影业有充分的“用户连接权”,这正是互联网预言家凯文·凯利口中最有价值的资本,拿它赋能中小成本电影,后者得名,得利,得效益,阿里影业就能立身、立信、立格局,大家才能在电影业的“小年”里,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内容“城会玩”

当然,如果阿里影业只是在“用户触达”上做文章,还只是一条腿走路,要知道,一个讲究内容的行当,只做宣发,行业价值链太短,必须渗透内容的纵深,实现《论语》中的:“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这样,才算真正的“城会玩”。

所以,俞永福做了CEO之后,叫停了不必要的内容开发项目,集中优势兵力,在电影衍生品开发、IP授权和植入(商业化)、内容产业化领域,寻求突破,由此聚能成势,再寻求高举俯冲、边际扩张。

一方面,阿里影业与阿里文娱体系内的小伙伴同心同力,借技术手段,一起做大授权衍生业务。因此,之前《碟中谍5》做衍生品,只夸过1000万元的销售门槛;《星际迷航3》时,销售额也只做到3000万元;而最近,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热播,阿里影业将IP授权给10大核心品类40多个品牌商家,最终,它们开发并销售的相关衍生品,获得了超3亿元的总销售额,刷新了业内纪录。如此,阿里影业体系化作战,打出了非票房的商业化优势。

另一方面,阿里影业的确在内容制作上还有不足,不能和行业上游的老牌们争夺市场,但它却有技术,能够挖掘原创故事和脚本、联动开发IP、扶持人才,因为账上还有100多亿元现金,正好可以“在阳光灿烂的日子补短板”。

例如,在《三生三世》电视剧热播时,尽快让其电影登陆院线,共造IP势能,玩转影剧联动,或者电影游戏联动,电影小说联动;同时,再用3年10亿元的“A计划”造就电影界的“黄埔军校”,为“非头部”电影人创造进步空间,打造更多像《被阳光移动的山脉》的新锐作品……这样一来,阿里影业在内容上,才算是“当下有抓手,未来可期待”。

毕竟,内容大爆炸的今天,玩家众多,竞争激烈,此时,方向不对,半生白费,技巧用对,快活不累。借“商业化连接”的优势,阿里影业把自己的内容平台做强,其后,才有生态做大,带出各种次生价值。

不按套路出牌,照自己节奏上路,如今,放眼电影圈,阿里影业的玩法,“也是没谁了”。俞永福对此却信心满满:“科技、数字平台,不管谁去干,这两件事如果不是我们赢了,那我觉得公司全体管理岗位、全体团队全可以下课了。阿里影业的基因,有这么强的历史,这么强的人才都输了,那纯属开玩笑。”

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5-05

1dc80004f036477d514c

​最近,丹麦海岸遭遇太平洋牡蛎的物种入侵,当地人束手无策,众网友纷纷表示,要用吃货精神为丹麦解除生态灾难,无奈相距万里,往返机票实在太贵。因此,作为联合国秘书长助理的马云挺身而出,发动阿里巴巴各业务单元协同,与丹麦协商,加速在天猫国家馆上架生蚝,让国人与丹麦美味“只剩一个烤炉与一把蒜蓉的距离”。

但是,仅仅满足国人对美食的口舌之欲还远远不够。毕竟,按照软银创始人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中国必将重复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国内人均收入不断提高,消费必然升级,人们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时候,精神饥渴越来越凸显,他们需要优质的内容满足精神需求,更倾向于为内心的“信仰”买单。

基于此,马云像职业飞行员一样穿越世界各地,打造超级朋友圈,不仅为国人带来美食、华服,更要用优质的内容让他们血脉喷张、蜜意心上。就像最近,阿里影业携手著名游戏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吃豆人》走进高端品牌商圈“奕欧来”,开设主题乐意,授权品牌设计,用相关的服装、家居、科技产品,激荡80后满满的回忆杀。

没错,精神消费的关键在内容,内容的关键在IP,除了《吃豆人》这样的游戏IP,像《Hello Kitty》之类的动漫,同《择天记》相近的小说,如《速度与激情8》一样的影视,也都是IP,它们是内容世界里的擎天柱,精神海洋里的巨鲸,深得万千迷弟、迷妹的拥戴,只要能将玩转这类IP,让它们的拥趸心甘情愿拿出“爱的供养”,不仅可以赚到盆满钵满,更可以赢得人们的仪式感、温度感、认同感,获得更大的商业“粘性”,这才是马云看中的。

所以,马云布局阿里影业,甄选优质IP,加速将《吃豆人》这样的海外超级IP收入囊中,再利用其擅长的电商运营、内容分发、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做IP开发,一边解救国人的精神饥渴,一边激发商业变现最大化,一边为自己克隆粉丝经济的基因,就像《市场的逻辑》所说:先让别人幸福,这个人也将得到幸福。

买IP,甄选“食材”

“目光聚集之处,金钱必将追随。”这是《技术元素》中对互联网新经济的总结,恰好解释了IP兴盛的缘由,也说明了IP商道的关键。

要知道,互联网加速信息的流通,带来了开放、平等、共享的社会进化,但与此同时,也加速了资讯的大爆炸,造成了大众的信息过载,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人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碎片,注意力有限,更愿在有限的时间里,追求自己所好,习惯性地被兴趣引导,于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同好者相互吸引,像《无组织的组织》里那样,有共同目标、追求,一致为目标行动、消费,而IP正是指引他们精神消费的目标、旗帜。

但是,在注意力高度分散的今天,要打造极具“卷入力”的IP爆款异常困难,毕竟,大众见识远比以往开阔,审美、感动的标准越来越高,而疲劳感却来得越来越快,因此,阿里要想玩转打动人心的生意,更现实的选择是“先有超级IP的买买买,再去撩起粉丝的约约约”。

在此基础上,仔细甄选有足够影响力的IP,更要看准IP持有者规范运营的特质,为人们的精神消费甄选优质“食材”。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内容市场大热,很多IP持有者,将手中IP一卖了之,结果一次高价销售后,IP被改编得面目全非、驴唇不对马嘴,各种流量小花,用下三滥的演技,造出“贴图”影视剧,结果原本好好的IP剧,统统变成“挨批”剧,惹得粉丝心灰意冷,最终,IP没落,持有人和买家双输。

反倒是像《吃豆人》这样超级IP,有Namco专业委员会运营十余年,无论是出现在美国大片,线下乐园,还是马克杯、潮牌时装上,都保持IP的核心要素——可爱的像素风、“吃豆人”的大嘴笑脸、迷宫鬼怪的反差萌……因此这个IP才历经30余年不衰,由此,阿里影业才拿下它,让万千忠粉追寻与它相关的青春祭。

可见,不差钱的马云爸爸,走心地为大众准备了精神消费的“食材”,而下面,更关键的是,如何利用他的阿里系统,开发IP,为国人带去精神消费的“盛宴”。

玩IP,烹调“盛宴”

的确,面对国内的IP大潮,N多纵横市场的老咖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撩,闪坏了老迈的腰”,搞得灰头土脸,损失连连,倒是马云没有操之过急,坚持循序渐进,利用阿里各业务单元的优势,联横合纵,力出一孔,遵从粉丝需求,开发IP价值,这样才是“姿势用得对,快活又不累”。

一来,阿里有发达的电商体系,一方面,万能的淘宝上有各种动漫、游戏人物手办,也不缺高关注的组装模型、原声大碟,因此积聚了诸多超级IP的粉丝用户;另一方面,经过多年经营,阿里也汇聚了一大批淘品牌和国产品牌资源,有能力推动它们与原创IP深度融合,开发多种衍生品,满足上述用户的特殊需求。如此,卷入供求两端,阿里自然有变现IP的商业能力。

二来,阿里的大文娱集团有优酷土豆、UC、影业、电视盒子等多样化的媒介渠道,可以对IP进行内容分发,形成整合营销,将IP影响力扩张到目标粉丝群体中,催化它不断连接更多新老粉丝,制造“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景,进而,做大IP影响力,抬高IP的商业价值,粉丝得意,阿里得利。

此外,阿里还能利用它“玩得溜起”的大数据技术,洞察粉丝需求的变化、市场环境的变迁,从而不断优化IP的授权模式、商品的供给策略。同时,明晰粉丝用户的偏爱、喜好,从而把控内容分发的节奏、渠道,由此,既为IP积累更多认可,又为IP提供更好变现。

这样三为一体,协同效应下,阿里自然放大了IP一体化开发的价值,使其能够在内容产业链上快速连接、快速造势、有效承接、有效转化。催动IP持有者、粉丝、期待授权的品牌等主动连接阿里,各方彼此促进,“你给我一段浮华,我许你满世繁花”,一起在IP事业上共生、共营、共赢、共荣。

自此,马云爸爸的IP运营,用成全滋养,化育生态循环,在国内的IP狂欢中,上演一场与众不同的精神盛宴。

于是,生活不止远方的荷尔蒙美味,还有眼前的蜜意心上、爱意满怀,这才是马云的终极目标——你开心就好。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4-21

1c5e0004f60404e69b77

“达康书记别低头,GDP会掉,祁同伟会笑”,“人民满意就是旺季,人民不满就是淡季”……《人民的名义》大火后,由它衍生的段子燃爆网络,达康书记表情包也是各处流传,原著小说更是因此大卖上百万册,没错,这就是内容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力量。

如今,碎片化的互联网时代,内容成为霸占大众时间的重要手段,嫁接其上的商业变现越来越多,它因此大热,而资本也瞄准其中商机,极力介入,以至于市场急速扩容,内容IP过热,乱象丛生,这才催生了诸多流量小花、小鲜肉,出现了太多粗制滥造的改编剧,结果,盛大的狂欢后,诸多有潜质的IP都变成了只剩美丽幻影的烟花,让整体向上的内容产业不得不承受揠苗助长的痛。

无疑,按照历史的经验,内容IP这个金矿产业,也必将从胡乱开采转向有序开发,拨乱反正、行业洗牌不可避免,这样的过程中,必将出现主导产业标准的“达康书记”,好比之前阿里巴巴主导人与交易的连接,腾讯主导人与人的连接,百度主导人与信息的连接,如此,IP获得强有力的巨头守护,它才能成为产业礼物,而不是产业的诅咒。

正如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在UP2017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上所说:“这几年中国文化产业里面被提及最多的词就是IP和爆款,是不是每个文学作品都是IP,是不是每个创造十亿或百亿收入的IP都是爆款,每个人的定义不尽相同,但这些IP和爆款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属性,那就是可以贯穿整个泛娱乐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并可以持续开发。作为数字阅读和优质IP的领导者,阅文集团希望可以成为中国泛娱乐产业生态中的这个****。”

1c660001dd44e6cf3a71

显然,阅文集团有心要做内容IP领域的“达康书记”,靠着约1000万部作品的储备,加上诸如2016年网文改编影视、游戏TOP10中阅文提供了90%的原著小说的底气,以及《鬼吹灯》、《琅琊榜》、《盗墓笔记》等系列的成功,它“源生IP”的江湖地位明确,有自洽的生态平台特征,又有垂直整合能力,实力走****,运营走心。

基于此,阅文才要搭台,吸引玩家唱戏,IP居中铁索连环,由此生态价值向上。但就像法国思想家伏尔泰形容的那样,要解决这一切,“先要定义方式”,一方面,借国产动漫立标杆,另一方面,以网文出海扎台型,只有做好这两大“光明峰项目”,阅文集团才能成为内容IP领域的“达康书记”,用满满的正能量,将业内玩家都变成自己的迷弟、迷妹。

借国产动漫立标杆

就像美国财经作家西蒙•斯涅克所说:当社会物质极大丰富,越来越多的大众会为“信仰”买单。特别是如今“高感性族群”崛起,“右脑经济”大行其道,因为内容IP懂人性、善激发,所以在动漫领域,才会有日本的《火影忍者》、《海贼王》、《死神》等神作,它们连载10余年,伴随少年们走向中年,而N多忠粉依旧宣誓“此生无悔入坑”,不断地为其IP下的电影、游戏、周边衍生品买单。

而在国内,动漫行业在国家扶持、资本助推下已经日臻成熟。一位动漫制作公司的创始人就告诉小郝子,国产动漫已经走过“草台班子”的1.0时代,从过去羡慕、模仿、亦步亦趋,逐步走向独立创新的2.0时代。其中,业内高手既有人物设计、世界观构建、画面渲染技术等“硬功夫”,也不乏团队管理、业务外包、渠道传播等“软实力”,因此精品辈出,让国人对国产动漫“路转粉”,日美动漫难再独霸市场,行业新秩序逐步确立。

例如,国产动画《择天记》两季点击破3亿,《斗破苍穹》首季以10亿点击完美收官,它们成为千亿动漫市场的一股“清流”,而最近刚刚上线的《全职高手》再次24小时点击破亿,彰显国产动漫在二次元世界的爆发力。其IP“宗主”阅文集团,正是借这类优质IP的输出,与腾讯视频、东申影业等机构“合伙共营”,这才让动漫改编不断卷入受众、创造价值,成为真爱粉们的“礼物”,而非“诅咒”。

1c5e0004f6d2a82024c9

如此,阅文以IP赋能动漫行业里的机构玩家,大家共同围绕IP一起愉快地玩耍,一改影视剧领域的乱象,不再滥用优质IP,拍摄低质贴图剧集,转而合作涵养IP,如同蓄养一个粉丝的水池,拉新与营旧保持着良性循环,从而拉高水位,洁净水质,协同做大IP的影响力、变现力、生命力,进而带着国产动漫咖们一起“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而更重要的是,通过不断收集反馈数据,总结、改进、再尝试,IP合伙共营中“跳过的坑、迈过的坎”都可以变成制度、流程、经验,同样复制到游戏领域,或用于重塑影视改编。由此,阅文集团树立起内容产业的标杆,示范效应下,自然将市场推向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以网文出海扎台型

这样下来,IP即正义,阅文即标杆。只是,要持久地在内容产业里扎台型,它还要不断布局新爆点,粉丝持续有爆发,高能光环不灭,才能成为业内价值的守望者。

目前看,推动网文出海,抢占海外市场,正是阅文集团的最佳选择。毕竟,它已经触达国内6亿用户,不画地为牢,走向海外,拓展增量市场,才能吸引更多海外生力军,做大用户基础,提升IP价值,升级IP生态。

更值得一提的是,如今,中国网文正成为海外网络上的“爆款”,海外的迷弟、迷妹,每早醒来都期盼更多“熟肉(已经翻译的)”资源呈现眼前。甚至有媒体称:它已经可以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无疑,中国网文正以强大的文化张力和商业潜力在海外爆发。

为此,阅文集团精选大量优秀IP授权海外,覆盖了亚洲、美洲、欧洲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0亿大众,同时建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com),将中文版的网络小说翻译成英文,向海外用户输出。因为没有西方传统小说“主流思潮正确”的套路,这些IP天马行空的创造力,更让老外们有淋漓尽致的畅快,将其视为“面包上的奶油,生活中的空气”。

的确,互联网的穿透力下,全世界的人们越来越像,以前横在人们心头的文化壁垒变得越来越弱,有魅力的内容,成就海外大众无差别的“回忆杀、青春祭、英雄梦”,让他们血脉喷张、蜜意心上,不乏互动的热情、分享的欲望,如此,中国网文的话题性、流行性就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结果就是“安得网文千万间,天下百姓俱欢颜”。

有了这样广泛的基础,阅文集团从“全民阅读”加速走向“全球阅读”,源源不断地获取全球迷弟、迷妹的数据,更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打造出贴合国际口味的各类IP,开拓优质IP之路。由此,它所掌控的IP不仅有数量,而且越来越有质量,促使其成为整个内容产业的“基础设施”。

是时,不断以优质的IP冲击市场上的“泥石流”,净化市场,吸引伙伴,整合资源,输出价值,阅文集团自然是“泰山不让寸土而成其大,江河不捐细流而就其深”。

的确,阅文集团接地气地布局国内外,沿着内容的优势,做出IP标准的趋势,这才能成为市场中拨乱反正的“达康书记”,产业GDP的守护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3-22

1923000516ebd77d56f8

“你给我一段浮华,我便还你满世繁花。”用这句话形容傅盛和他创立的猎豹移动再合适不过了。

上月,大股东腾讯和金山软件,将手中猎豹移动的股票表决权转授予傅盛及管理层,如此,后者将控制猎豹超过50%的表决权,在集团运营和管理中彰显更大的影响力。无疑,这是“腾讯送大礼,雷军(金山第一大股东&董事长)送人情”,二者“扶上马,送一程”的任务完成,是时候信任傅盛,进而分享猎豹的红利,共赴有趣的高潮。

而傅盛也没有令两大股东失望,猎豹的最新财报显示,2016年总收入为45.647亿元,同比增长21%,创历史新高。同时,经营业务活动产生的现金净值为人民币4.332亿元,自由现金流不断改善,实现“重振收入增长和改善财务水平”的目标。

可见,经过过去一年的调整,猎豹努力从“移动工具+流量买卖“向“人工智能(AI)+内容分发”的转型,终于见到效果。

毕竟,移动终端的出货增长不再,人口红利消失,工具型应用格局已定,大幅增长困难,它能创造的收入虽稳定,但缺乏更大的想象空间。因此,旧有的商业模式面临困境,猎豹需要在“绝望之火”熊熊燃烧前,找到自己的“希望之光”,就像当年从PC转向移动那样,顺时应势,进行“二次革命”,它和傅盛才能不必“行至水穷”,更早“坐看云起”。

这相当于给天上的飞机换引擎,既要胆大,又要心细,既要承接过去的势能,又要有攀升到新空间的动能,于是,按此逻辑,傅盛才决定用“人工智能的骨”+“内容分发的肉”继续驱动猎豹前进,局限去无踪,才能发展更出众。

人工智能的“骨”

“人工智能是对整个产业的重新塑造,是对我们思维方法的重新塑造。”傅盛这样定义AI。

无论是谷歌的AlphaGo横扫各国围棋大师,还是计算机不断“学习”,通过百万张图片识别出猫,经过数万次训练写出文章,以及越来越普及的人脸识别、动作识别、辅助驾驶……AI越来越像互联网那样,渗透到各行各业,成为其基因,加速其进化。对此,若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就可能陷入战略被动,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整一个时代。

要知道,AI理论发展多年,算法已经相对成熟,而硬件不断演进,也让计算力变得越来越便宜,所以,两大条件具备,AI自然成为玩家们热衷的风口,但要站上风口,企业就必须积累足够再输出价值,阅历充分再实践思想,如此,它才不是炒作概念,随时“大道如浮云,随风各飘散”,而是“一念生,万念涌”地落实AI,最终求得商业的蜕变重生,接近自主与自由。

而猎豹此前已经在全球积累6亿月活跃用户,按照梅特卡夫定律,网络平台的价值随用户量的平方数而增长。换句话说,猎豹已经具有相当的自我成长能力。在此框架下,它已经积累了人口属性、地域分布、媒体接触、生活形态等多个维度的海量数据,有了这些健康数据养料,经过AI的算法分析,它就能找到会下金蛋的鹅。

就比如,在印尼Google Play摄影应用第二名的Photo Grid,借助猎豹的AI算法,就可以将用户上传的图片自动识别,按照食物、风景、人像等分类,再根据用户属性,兴趣识别,对其做匹配内容的推荐,同时,增加效果,将传统照片变成用户喜欢的动态滤镜、油画等。这样,借AI的手,将用户数据的核心竞争力放大,Photo Grid活出128兆U盘与128T硬盘的区别,从而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因此,傅盛才会All-out Attack(全面出击),不要四平八稳地让一切显得井井有条,而是要树立AI的核心引擎,带着员工和组织构架向前走,跳出“均衡即死亡”的大坑。

没错,AI即愿景,但愿景之下,更要不自甘画地为牢,这意味着,为了达成AI目标,企业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颠覆自我。就像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说:“一家只会固守已有成就的公司不会做大做强,而只会在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里沉底。”

内容分发的“肉”

之前,雷军曾与傅盛讨论,不要以战术的勤奋掩饰战略的懒惰,后来才有了猎豹的AI的战略,但战略需要落地,变成战术的执行,转化成商业模式的本质——更多地占有人们的时间。按照这样的逻辑,内容分发正可以成为猎豹的下一个增长点,为它的未来“充值”。

就像美国杂志《连线》的文章《It’s Time to Copy China(是时候复制中国模式了)》,PC互联网的经验下,中国移动互联网,压缩式快进了漫长的发展期,除了滴滴、小米这样的新巨头,更有内容分发平台今日头条异军突起,它利用AI技术推荐个性化内容,快速累积数亿用户,并利用广告变现赚得盆满钵满。由此可见,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里,内容消费是大势所趋,这样的经验同样可以复制到海外。

于是,猎豹收购了海外的今日头条News Republic,利用全球2300家版权合作方的内容,带着47个国家,43种语言的用户在翻山越岭的另一边可劲High。此外,它还拿下美国排名第一的直播应用Live.me,让网红主播带着迷弟迷妹们一起扎台型,玩得飞起。

而对于猎豹,更重要的是,内容在AI的催化下,能迸发出怎样的火花,从而将不同的内容传递到不同的“高感性族群”手中。这就必须利用AI懂得人性、善于激发,除了痛点、槽点、热点上的引导,更需要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故事)的协调运营,由此不断打动用户们的心。

例如,在News Republic上,利用深度学习模型,将百万级别的关键词样本分类,再将合适的内容推送给喜欢的人看,实现千人千面:给爱看《篮球飞人》运动番的用户推荐体育资讯,向喜欢《火影忍者》励志番的用户推荐名人故事,大家都能在各自的小圈子里血脉喷张,蜜意心上,用户的转换率、活跃度、使用时长自然大大提升,精准的广告变现自然不在话下。

191d0006f12ca79cdfd6

​所以说,内容当道,加上AI技术催化,关联渗透、精准定向、动态调整、粉丝引爆地营造共鸣感、温度感、卷入感,猎豹才能真的从工具属性里抽身,从经营用户到经营粉丝,进而平台做强,生态做大,带动次生价值。

虽然,昨夜猎豹股价随大批中概股下跌,但小郝子相信,有傅盛在,它又一直努力做服务、积累稳定用户,用户的数量、质量足以支撑它转型过度,再加上大时机下,“AI+内容”合力驱动,猎豹的未来依旧可期。在别人看多时,要保持怀疑,在别人看空时,更要保持清醒,不是吗?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