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7-30
7月26日,成立3年的拼多多上市,2个交易日上涨约30%,一跃成为国内第七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BAT三巨头和小米、京东、网易,市值等于京东的一半。
同时,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只用34个月的时间,打造“活跃用户2.95亿,一年交易1987亿元,一季度营收增长37倍”的平台,手段远超刘强东、李彦宏、周鸿祎等互联网前辈,这个12年前与巴菲特午餐的80后,也迎来人生的新巅峰。
没错,上市成就了拼多多的高光高能,但黄峥却在上市当天说:时刻自省与反思,毕竟,拼多多只是一个3岁的孩子,身上有很多显而易见的问题,眼前充斥着可见的危险与挑战。
毫无疑问,上市对拼多多,只是阶段性正确的回报,然而,在速生速朽的互联网世界,最终的胜利,其实是更好地活着,在“金钱永不眠,拷问永不止”的资本市场基业长青。
一切就像奥地利作家里尔克说的: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其本质是,沿着“定位”理论,继续把“我是谁,有何不同,何以见得”做深做透,这样,才能区别于市场上“圈钱套利”的妖艳贱货,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拼多多是谁?“空地”里长出来
“我们是从一片‘空地’上长出来的。”黄峥在与小郝子的采访中这样说。而这块“空地”,其实是淘宝、京东、微商等都没能搞定的社交空间。
按照他的比喻,一部手机,微信的耗电量超过50%,传统电商耗电量不超过20%。但就是这20%,以搜索为手段,创造了中国电商80%的交易额,这样的“倒挂”说明,社交空间并未被充分利用,其中还有大量的零售机会,等待开发。
但要撬开巨头都没搞定的社交空间,绝非易事,必然要解锁新模式,造就新形式,方法用对,才能事半功倍。
于是,拼多多借用社交游戏灵感,设计出“拼团”,刺激用户把产品分享到社交网络中,并用更低的价格奖励他们的分享与传播。
这样,一方面,利用细分人群的社交关系蔓延,制造“病毒营销”,另一方面,用“便宜”这个“硬道理”抢夺大众注意力,激发不“要便宜”而要“占便宜”的满足,由此,让拼多多成为众人“血脉喷张、幸福感爆棚”的圣地。
所以,在三四五线地区,众多“有闲”的姑娘、大婶才在微信里不断拉人砍价,造就一个个“爆款”。用某拼多多商家的形容:“就是以‘少SKU(库存量单位)、高订单、短爆发’,打造出比过去团购更‘爆’的爆款。”这样一来,它既能消化外贸库存,又能解决过剩产能,自然成为玩转微信的“聚划算”。
可以说,电商巨头环伺下,拼多多能异军突起,始终离不开两股重要的力量——传统电商和微信。当两者彼此渗透不足、融合不畅时,拼多多在他们俩的盲区里找到一片空地,完成了克里斯滕森说的“颠覆式创新”,建立起自己的新领地。
淘宝不是敌人,敌人是谁
但当拼多多突然崛起,进入公众视野,外界就不断传言:淘宝要狙击它,京东有“打拼办”针对它,于是,这次黄峥明确回应:淘宝不是敌人,它与拼多多只是切入的场景不同。
就比如,淘宝已经渗透县乡,很多人通过淘宝购买农资、农具,但不妨碍他们拉着乡里乡亲在微信里用拼团砍价,购买小食品、生活用品,少花钱,多办事。
就像复星集团CEO梁信君说的:这种社交“连接”的高频次、粘性与延展性,跟场景化程度成正比。所以说,表面上拼多多是用社交留住用户,说到底它还是重构了用户的消费场景。
有基于此,牛逼的模式无须费劲解释,把它还原到一个场景,就可以跑得顺畅;有流行潜质的产品也无须拼命推销,把它代入到一个场景,就能让人感到针对痛点的创新;有病毒效应的营销更无须花费巨资,把它嵌入一个场景,便激荡出自发传播的感染力。
如此下来,拼多多自然能区别于其他巨头,差异化地抢占市场,活出不一样的烟火。
其实,从本质上说,拼多多的敌人只有自己。正如商家事件后,黄峥说道:所有已经出现的问题,都应该积极地去面对,并且在第一时间,增加人力、匹配技术解决它。显然,他明白瑞士心理学家荣格说的:“所有你不敢面对的,都将成为你的命运”。
除此之外,至关重要的是,黄峥和拼多多还需要更灵活的策略,更高效的管理,处理与用户、商家、市场的关系,这样,他们才能更快地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
定义未来,角色扮演
照此路数,拼多多“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那之后,就能迎来黄峥期盼的定义未来,执掌未来。
以他的设想,拼多多已经在消费者端聚集用户、聚合订单,那么在生产端,就该反向重塑供应链,帮助制造商“小批量,多批次”地柔性生产。这是它应有的角色。
比如某男鞋品牌,是制鞋业三十余年的老咖,拥有3家自营工厂,之前主要给海外商超、品牌做代工,海外订单萎缩后,转战电商自营。过去,它生产一双休闲鞋,成本30多元,而借助拼多多的爆款模式,大大提升出货量,使其可以改进工艺,将成本降到28元。
别小看这2元的变化,它使得工厂降价不降利,更容易获得市场竞争力,扩展市场占有率。
而更重要的是,借助拼多多庞大的数据反馈,品牌可以更好地预测市场,指导工厂采购、生产安排。就比如:反向优化生产环节、仓储管理,借企业资源管理系统重定安全库存、库存预警,将出货周期由半个多月缩短至10天左右……
当然,用黄峥的说法,这一切都还在初级阶段。最好的方式,是在社交网络里更早发现潜在的服装、鞋包潮流,提前2周,将相关信息传递给生产厂,让它们迅速生产,顺应潮流,成为专门打造爆款ZARA。
由此,具有上游垂直整合的能力,拼多多才能形成高度自洽的生态特征,从而在互联网“联盟的角逐,生态的竞争”中,立住自己的Flag。
当这一切做深做透,有破有立,之前过往,就皆为序章。拼多多用上市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至于它能否走向卓越甚至伟大,还需要时间验证。但至少,从目前看,它像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的,还有“最珍贵的,继续前进的勇气”。
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8-07-12
“愿我们生而平凡,却不忘创造更好的世界。”这是《我不是药神》里的金句。但凡如此坚持下来的,运气都不会太差。
之前,有苦熬视频的爱奇艺,霸屏二次元的B站登陆美股,如今是逆袭手机业的小米,引领移动直播的映客登陆港股。
7月12日,上市第一天,映客发行价定于3.85港元,上午以4.32港元开盘,最高上涨超40%,达5.41港元,午市随恒生指数回落,收盘于4.15港元,涨幅为7.79%。
实话实说,没有BAT(百度、阿里、腾讯)加持的映客首日大涨,真心不易。最近,亚太股市震荡,几天前上市的小米还跌破发行价。映客的这一表现,足以给后续登陆港股的51信用卡、美团、海底捞等“独角兽”提气正名。
其实,无论是美国华尔街,还是香港中环,两大股市都只向成长与成功叩头。无论何时,投资人们都看“价值(值)”、“势能(势)”,企业有这本事,就能如鱼得水,否则,寸步难行。
如今,国内众多科技公司“跑步上市”,前有小米高光挂牌,后有美团跃跃欲试,那个教会网友们“双击点亮”的映客,只有证明自己,才能带起市场的节奏,威福自操,宸衷独断。
值:秀场永不眠,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霸王别姬》中,关师傅对少年程蝶衣说:“是人他就得听戏,不听戏他就不是人……你们呀,是赶上好时候了!”
换到现在,直播就是在播生活的大戏,生旦净末丑种种不缺,吹拉弹唱说各自精彩,与AKB48一个道理:“总有一款适合你”。
正如历史学家罗素所说:参差多态就是幸福本源。所以,全民直播下,秀场永不眠。
毕竟,所有生意的本质都是抢占用户时间,秀场不眠,带来的是:2017年,映客促成了33亿分钟的直播时长,浏览总数达127亿次,超78亿条互动信息,用户社交媒体分享达2.038亿次。营业收入为人民币39.4亿元,净利润7.9亿元,前者3年涨10倍,后者3年涨22倍。
可能有人有疑问,映客一季度月活跃用户数刚超2500万,而号称“直播第一股”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月活跃用户数超8600万,按讲用户多,应该利益大,但为何映客净利润率高达20%,而虎牙却才刚刚扭亏为盈?
其答案就是映客CEO奉佑生说的: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业内老人告诉小郝子,要点有两个:一,游戏直播门槛高,二,游戏直播负担重。
无疑,相对于映客的泛娱乐直播,虎牙这样的游戏直播,内容必须源于“专业”用户的需求——玩好游戏,好玩游戏,所以,它对主播要求很高。主播不仅要会玩热门游戏,又要有针对这群人的“惯口”、“话术”、“颜艺”,才能不断吸引粉丝、留住粉丝。
这样的高门槛下,主播需要大量培训。而虎牙等平台,无法做这种细碎、麻烦的脏活累活,只能把这些任务委派给“公会(类似培养明星的经纪公司)”,由他们培养人才,而虎牙们则与公会合作,签下粉丝效应出众的主播。
如此“代理商”居中,游戏直播平台运营成本高昂,成名的主播就像足球明星一样,动辄每年签约费上百万元,还享受直播分成等利益,将来“转会”其他平台,还会收取巨额转会费。
但反观映客,泛娱乐直播,以手机为工具,门槛低,各花入各眼,用户需求很分散,平台直接与有潜质的主播签约,粉丝直接送礼物,主播直接从平台提现分成,没有中间商赚差价,5-10%的成本直接变利润。
这就是台湾经营大神王永庆说的:“你赚到的每一元收入并不是你的利润,但你节约的每一块钱,却全部是你的利润。”正因如此,映客才能保持20%以上的净利润率。
是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映客踢馆“直播第一股”,估计虎牙独得恩宠的好日子也难长久了。毕竟,香港和美国股市汇聚全球资本,“金钱永不眠,拷问永不止”,之前过往,皆为序章,各自登场,才见真章。
势:打脸战五渣的砖家、分析湿
一句话,在直播这个行当里,方法用对,事半功倍,方法不对,白白受累。但即便如此,仍有很多分析湿、砖家扭捏着体位想插入映客的热炕头,但实力战五渣,要么是猪油蒙了心,要么是脑子勾了芡,只会被实力打脸。
首先,有人说:映客培养出很多不错的主播,但出头后就跳槽别的平台,会降低它的影响力。
但小郝子想说的是:当年,火山短视频花费近亿元天价,签下快手众多头牌,可热闹一过呢?它还是没能拼过同公司出生的抖音,更没能撼动对标的快手。
要知道,映客的秀场直播,每月有250万人开播,是游戏直播的4倍以上,后者真正的头牌也就小几十个,稀缺;而前者的头牌可有上百个,不稀缺,每个人能带走的粉丝,真心有限。
再说,那些出走者到了别的平台,真也没变成一哥、一姐,映客上市前,竞争对手总要花点力气,这叫战略袭扰,了解一下。
此外,即便有人离开映客,后者也能迅速从大量“腰部”主播中再选拔,用流量培育,让这些种子选手迅速出挑,替代离开者的位置。
这一切,就能保证映客有充分的“战略定力”应付“主播耍大牌”带来的不确定性。谁还用旧套路解读新事物,注定看不清,看不起,想不通,做不对。
其次,还有人说:映客2017年收入同比下降,付费用户人数减少,让它未来堪忧。
拜托,映客到现在才成立3年,这时它已经年入近40亿元,净利润近8亿元,已经非常高光了,相比那些躺在创新光环下无休止亏损的企业,不知要好多少倍(嗯,你没猜错,我说的就是美团)。
更何况,2016年,秀场直播大爆发,它门槛低、账面好的优势凸显,所以会有大量模仿者出现,营收、用户被少量分流不可避免。但平均下来,每个付费用户充值540元/月,同比暴增1.67倍,远大于被分流的数据,这证明了行内小哥哥的说法:映客留住了直播打赏的大金主。
而且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映客的充值金额同比增长7.07%,且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达72.9万人,止跌回升,这证明映客正走出红海竞争的阵痛,其“直播+体育、医疗、在线教育”的战略,秀场连线PK等战术,开始释放商业活力。
所以,德意志银行的报告才预测,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1.9亿港元。对应现在86亿港元的市值,映客市盈率才7.2倍,远低于其他移动直播股:欢聚时代18.4倍、陌陌26.4倍、天鸽互娱18.4倍,更胜刚刚扭亏的虎牙。以此判断,它的股价还有相当大的成长空间。
当然,运或在一时,势必见人心。即便著名调查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说:映客在国内净利润第二,付费用户第二,它也必须努力保二争一。
尤其是当下,5G即将到来,WiFi等基础设施更普及,映客不仅要粘住城里的2亿用户,更要将秀场直播下沉到三四线地区,吸引更广泛的人群,这样,它才能不断证明自己很猛很持久。
但毕竟,映客顺利上市了,在直播这个行当里,有了资本才有江湖,没了资本,就只剩浆糊。对比那些要么“愁眉苦脸等天亮”,要么“求抱大腿苦生存”的同行,映客还是幸运的。
前有小米、后有美团怎样?没有BAT加持又怎样?映客只要立住自己的Flag,它就是元代大咖关汉卿说的“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2018-07-03
俗话说:在商言商。之前过往,皆为序章,股市登场,就见真章。
就在这两个月,上市突然成了新的风潮。前有筹备许久的小米,后有亏损巨大的美团,现在是刚走出舆论风暴的拼多多,而后还有滴滴出行等,一大群明星公司向香港、美国股市“袭来”。
毫无疑问,大家在这个时间窗口扎堆上市,抢的是时机,绝不敢儿戏。
宏观上看,美国四处掀起贸易战,全球经济波动加剧,不确定性加大;微观上看,众多估值数十亿至上千亿美元的大咖,都将加入上市大战。谁家早上市,早得市场认可,早有股价、市值支撑,早安全。
但也别忘记,香港和美国股市也是“金钱永不眠,拷问永不止”,短期看业绩,长期看格局,无论对谁都是一样。适者生存,不适者团成团,圆润地离开。
其中,最值得研究的,莫过于拼多多和美团。前者目标估值300亿美元,只发展三年就上市,即便面对各种争议,仍不改上市节奏;后者预计估值600亿美元,称霸外卖市场,挑战携程,又战滴滴。可以说,两者都不缺胆气,也不乏实力。
关键就看上市这场战役,谁能在业绩、格局上把握现在、定义未来,赢得资本和资源。更优秀的那家,就能威福自操,宸衷独断,执掌未来。
看业绩,拼硬度
“向业绩和成功叩头”,股市本就是这样,没有财务数据上的“硬度”,一切都是白瞎。
分开看,收入方面,拼多多2017年达17.4亿元,2018年一季度达13.8亿元,预计全年在数十亿元水平,这与美团2017年达到的339亿元,还有较大差距。
但结合成本来分析,业绩优劣却立刻反转。
2015-2017年,美团收入增长8.47倍,但销售成本却上升17.5倍,也就是用极大的成本飙升,才换来很小的收入扩张,这在商业上叫“规模不经济”,一句话,花钱的效率很差。所以毛利率才从69.2%一路降到36%
反观拼多多,2017年收入增长3.45倍,成本增长仅1.25倍,2018年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37倍,成本增长仅5.85倍,无论怎么看,它用小成本撬动大收入,非常有“规模经济”效应,所以,其毛利由负转正,今年前3月的毛利甚至高于去年全年,达10.66亿元。
一美国上市公司首席财务官曾告诉小郝子,毛利正是衡量企业主业经营的关键指标,从这个角度来说,拼多多的经营能力要远胜于美团。
另一方面,对比拼多多和美团的订单效率,也会得到相应的佐证。
2017年美团外卖+酒旅预定(当时尚未收购摩拜),日均订单数在1200多万,同年,拼多多日均订单在1178万左右,两者体量基本相当。
但为了获得这样的订单成长,美团从2015-2017年共亏损131.5亿元,而相同时间段,拼多多只亏损了13亿元,连美团的零头都不到。
由此可见,按创始人王兴的比喻,美团这个“无限游戏”要进行下去,代价及其高昂。
其中,外卖要与阿里系的饿了么、口碑对战,酒旅要与携程系的携程、去哪儿等竞争,再加上最近出行战滴滴,共享单车战OfO、哈罗单车……四面树敌下,美团补贴烧钱不能断。
就像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说的:战争因你所需而来,却并不如你所愿而止。美团的对手们绝不会轻易罢休,持续纠缠下,它绝难从亏损的泥沼中脱身。
反观拼多多,它切入淘宝与微信“盲区”,建立起一块新领地,借社交方式拉用户一起参与团购,不断卷入新用户、粘住老用户,占据其心智、时间。
它利用微信的流量红利、支付便捷,形成持续“裂变”,两年拿下4.7亿用户,其中很多是县乡里没接触过网购的中老年人。
相较而言,拼多多这种创新的模式,打动互联网边缘人群,高效、低成本地获客,商业效能上远高于美团的“正面刚对手,烧钱换市场”。
如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所说:“你赚到的每一元收入并不是你的利润,但你节约的每一块钱,却全部是你的利润。”在商言商,无利不商,这一点上,美团和拼多多中间还隔着N个eBay的距离。
看格局,拼深度
数据有“硬度”,显现当下,而要在资本市场立身立命,还需要更大的格局,定义未来、执掌未来。
尤其是现在的互联网世界,没有谁能在单打独斗中保持不败,大家都深度介入产业链,构建自己的“英雄联盟”。这样,才能在“联盟的角逐,生态的战争”中,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但这一切少不了家底支撑,资源禀赋。
对比来看,2015-2017年美团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40.04亿元、-19.18亿元、-3.10亿元。而拼多多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额2016年为8.79亿元,2017年为3.15亿元,2018年一季度达6.28亿元。
也就是说,连年经营下来,拼多多每年有大量的现金流流入,而美团每年猛吃投资人的老本。用股神巴菲特的话说:这类现金流健康,才意味着企业“造血”机能完善,有持续发展的能力。
所以,美团会在招股书中明确:“我们于纪录期间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倘若无法以适当条款获得足够资金为我们的营运提供资金,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以及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反观拼多多,则没有这样的难题,未来更有资本结硬寨,打大仗。
从另一个角度看,美团年交易额3750亿元,由46000多名员工完成,而拼多多年交易额1412亿元,由1159人完成,前者人均支持815万元的交易,后者人均支持1.2亿元交易,显然后者的人力效能高到炸裂。
要知道,交易用人力堆砌,管理难,成本高,特别在人力成本急剧攀升的当下,美团将为此消耗大量物力、财力。资源禀赋遭吞噬,它更捉襟见肘,难以深化行业影响力,更难以结盟行业小伙伴。
于是,美团强推更多新功能,比如网约车、共享单车,用“跟随”策略切入更多消费场景。但实际却是动则在摩拜上砸出100多亿元,耗费大量资金,最后,产品规模有了,却无法形成新旧业务协同,刺激出新的有效需求,更没有搞定行业上游小伙伴。由此,美团只能继续在四面楚歌下,做孤独的奋战者。
“先射箭、再画靶”的激动,终究是虚妄的。
而拼多多则能留存更多资源,用于产业链重塑。比如,利用“拼团”的形式反向影响生产商,大规模定制商品,低成本地将大蒜、电饭煲、手纸等产品从产地送到县乡消费者手中。如此,绕过经销商,避免商品层层加价,消费者得真实惠,卖家得大订单。
正如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
结果,喝“娃娃哈”吃“康帅傅”的人们能买到正品,生产商产品下沉乡镇,大大扩张销量与销售通路,“拼”出全新的供应链。大家共享“消费分级”市场下“消费升级”的红利,自然成为拼多多的深度同盟军。
当然,拼多多并不完美,它经历的风波,也是各大电商平台经历过的。它就像一个新生儿,需要经历几次发烧,才能建立起免疫系统。
为此,它引入百度前CEO陆奇“加持”,并招聘人才,借鉴大平台机制,加速快进地处理好商家、用户、商品的各种问题。
好在,有太多平台事件的前车之鉴,拼多多只要行动及时,处理妥当,就不必再“吃尽了苦,踩够了坑”,才飞越过沧桑。
是的,今日因,明日果。理性分析下,300亿美元估值的拼多多,对比600亿美元估值的美团,更有优势。说不定,美团也会步小米后尘,折了估值再上市,而拼多多则能保持期望估值,笑到最后。
一切就像华尔街天才杰西·利弗莫尔所说:如果你追求的目标恰如其分,那么这一切都会朝你走来,回报你的正确性。
2018-03-29

前方高能。

3月28日,90后视频社区bilibili(中文名:哔哩哔哩,下称“B站”)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交易,交易代码为“BILI”。其发行价为11.5美元,不过,因为美国股市整体疲弱,其股价首日跌幅为2.26%。

但作为观察B站超过2年的人。小郝子必须要说,这一时的股价表现并不代表公司的真实价值,市场好的时候看“势”,市场不好的时候看“值”,从商业模式上来说,B站的价值是毫无疑问的,看不懂的人,注定出局。

比如,按B站招股书披露,其核心用户群为28岁以下的中国城市年轻人,该人群占比81.7%,去年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76.3分钟;同时,截止2017年四季度,其月活跃用户数达7180万,是2016年一季度的2.5倍,更重要的是,B站上活跃的内容创作者(UP主)达74.8万,同比增长超1倍,他们制作的视频,贡献了B站85.5%的播放量。

而至关重要的财务数据上,2017年B站收入达24.68亿元,同比暴增超3.72倍,净亏损仅1亿元,其亏损率只是同类视频玩家(爱奇艺等)的零头,啪啪打脸叫嚷它“巨亏、低收入、难上市”的砖家、分析湿。

总结这一切,就是B站董事长陈睿说的:吃到了年轻人的红利。要知道,互联网世界,一向是“得青年者得天下”。腾讯、阿里、百度三巨头也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当年,因为粘住了75后年轻人,让他们用QQ社交,用淘宝购物,用搜索引擎获取内容,于是,75后变身社会主流,便有了今天大红大紫的BAT。

如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所说:“去历史里找经验,把经验应用与未来,这就是机会。”由此,陈睿和B站创始人徐逸一起,将一个动漫、游戏迷聚集的小网站,升级为包含音乐、舞蹈、科技、时尚、鬼畜等多元文化的内容平台,形成了由7000多种热门文化圈组成的社区。

更重要的是,随着年龄和收入增长,90后越来越强的内容消费能力,将支撑起B站的商业化。毕竟,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Z一代(Generation Z)”,90后更愿为自己的精神食粮付费,所以,粘住他们的B站,就能用游戏、广告、电商、增值服务,博取营收。而且按照BAT的经验,相关营收还将高速增长,从而让B站上市后依然能“祥瑞御免,弹幕护体”。

因此,随着90后生猛上位,B站拿到了上市的“通关密码”,成为“90后第一股”。此时,对于它,谁还固守陈旧、迷信的常识,抛弃专业、科学的智识,就注定重复“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追不上”的悲剧,在未来90后主导的世界里,彻底出局。

基因:90后当道,上帝发门票

商场上,有句话叫“英雄造时势,上帝发门票”。当年,陈睿作为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工作压力巨大,唯一的休闲就是上B站,慰藉他动漫迷的精神饥渴。后来他深感这个小站对年轻人有巨大吸引力,就找到徐逸,成为B站投资人,并于2014年猎豹上市后退出,正式加入B站,出任董事长。

之后,陈睿和徐逸一起,不断优化用户体验,吸引外部投资,做大年轻用户群,更做强内容端,扩张动漫、游戏以外的科技、生活、鬼畜等领域,以此卷入新用户,粘住老用户,获得顺势发展、越来越快的“飞轮效应”。

毕竟,90后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一代——多为独生子女,两家人一起供养,物质富足、教育充实,而互联网又极大地扩展了他们的审美和知识储备,使其在文化创造力、道德自律、人文修养等方面更胜前辈。

所以,他们才热衷将呆板的视频评论变成“弹幕”,如飞行射击游戏里的子弹那样划过屏幕。比如在小说改编动画《Overlord》(又名:骨傲天)中,总有“好心人”会在关键时刻用弹幕介绍人物、道具、技能等背景,将剧情没能延展的宏大叙事说明清楚。

此外,90后也爱“鬼畜”,通过将大家熟悉的素材二次创作,他们让《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舌战王朗那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红遍大江南北,也让小米创始人雷军那句“AreyouOK?”霸屏不断,这种新奇的解构与重构,形成了年轻一代对人事物的调侃与解读,造就出新的流行。

如此种种,也践行了“粉丝经济”中的关键法则——牛逼立体的超级粉丝,既是典型的内容消费者,又是内容的产生者。于是,各中高手逐渐变身为B站的内容供给者(UP主),产生了“专业用户创作视频(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PUGV)”,源源不断为B站输送优质内容,吸引更多粉丝加入,接着,粉丝又激励UP主创作,这样,内容的生产者与消费者在B站平台上彼此促进,形成良性循环。

基于此,至2017年三季度,B站获得内容投稿达320万,同比上升了1.39倍,而粉丝过万的UP主也同比增长3倍。最近,B站也学习各内容平台,开始为活跃UP主补贴真金白银,同时开启类似“淘宝客”、“百度联盟”的合作推广机制,为UP主提供商业变现路径,由此强化B站的内容创作生态。

这样一来,当“物质嗷嗷丰富,知识贼拉炫酷”90后成为社会主流担当,二次元注定从亚文化变为主流文化,内容不愁、粉丝不缺的B站自然能跋涉出泥沼,飞跃过沧桑,享受“时来天地皆同力”的美好。

商业:90后“爱的供养”

不过,在商言商,没有一个正常的商业模式,可以躺在创新的光环下不谈营收、盈利,B站也不例外。本质上,全球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在抢占人的时间,既然B站“明者因时而变”,牢牢粘住了用户,那么,它的商业化,就该是手到擒来的“智者随事而制”。

数据显示,2017年用户在B站的日均使用时长达76.3分钟,每天贡献超2亿次播放,正式会员的年留存率达79%,远超业界平均水平数倍。这样的模式下,B站完全可以用互联网最经典的“游戏、广告、电商、增值服务”获得变现,毕竟有BAT珠玉在前,前人能站住,后人就能站高。

首先,在游戏方面,B站具有天然优势。

以其独家代理的《Fate/Grand Order(简称:FGO)》为例,原先,B站引入相关动画,形成了现象级效应,甚至刺激更多90后要为平台“捐钱”,定向购买动漫版权。所以,B站决定花大价钱拿下《FGO》游戏,结果,它一炮而红,迅速成为B站的“现金奶牛”。

有了这个先例,B站开始加速打开游戏市场,与游戏大厂合作,独代《碧蓝航线》,联合运营《阴阳师》等热门游戏,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

在此之外,凭着对用户的超强粘性,B站通过用户行为、大数据分析描绘出越发精细的“用户画像”,更精准地匹配目标用户和特定游戏,例如:向《Fate》动漫迷推荐《FGO》,为喜欢TFBoys的小女性推荐《梦王国与沉睡的100个王子》等女性游戏,从而完成平台用户到游戏用户到高效转化。

截止2017年三季度,B站运营游戏的月活跃用户数超1000万,同比增长超3倍,90%的游戏用户来自B站。可谓是“游戏凭借力,扶它上青云”。

其次,精准的“用户画像”更可以为广告投放带来新的价值。

对比B站和最近递交招股书的爱奇艺,同样是《你的名字》这部动画,前者播放量只是后者1/8,但评论数却是后者近7倍,还多出35.6万的弹幕,如此海量的数据下,B站更有基础分析用户偏好,将广告准确地匹配给用户,如此,广告针对了需求,就不再是伤害用户体验的低端营销。2017年B站广告收入1.6亿元,与同行类比,其未来还有更多想象力。

再次,利用高粘性、高增长,B站还能以直播获得用户的打赏分成,借电商贩卖各类二次元衍生品。

当然,这一切才刚起步,相应的营收还不多,但就像湖畔大学曾鸣教授说的:“能否赢得未来,关键就在于你能调动多少资源”,有大把用户资源在手,B站的直播和电商,完全可以坐等90后即将到来的消费高峰,再大展宏图。

一句话,用B站老炮的弹幕说:“B站不倒,青春不老”,有90后们各种“爱的供养”,B站的商业化不乏“市盈率”,也不缺“市梦率”,即便在“只向成功与金钱叩头”的华尔街上市,也能遇事不怂,拔刀能干。

没错,无论对于90后还是B站,未来已来,并且正加速流行,干出你的牛逼,世界终将铭记,时间不欺人,让咱们拭目以待。

2017-11-22

46fa0000ea47818ce07d

谁能引领人工智能,谁就掌控了人类的未来!这已经成为颠覆性的浪潮。此时,互联网玩家如果还在“用战术的勤奋,掩盖战略的懒惰”,势必失去未来。

就在几天前,科技部召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启动会”,标志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和重大科技项目进入全面启动实施阶段。目标正是“举全国之力,在2030年抢占人工智能全球制高点”。一句话:在这万亿元市场的大变革中,大家不仅要低头走路,更要会抬头看天。

猎豹移动CEO傅盛正是这一切的超级信徒。在他这个产品经理的眼里,之前AI大会,李彦宏讲技术,马云讲数据,马化腾讲场景,正好是人工智能的三个维度,今天,人工智能是技术驱动、数据迭代的结果,但它本质上更是场景带来的产品化。比如,获得微软百万名人识别第一名的“猎户星空”,其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应用于上下班人脸打卡,人脸支付等场景,这正是工具场景化的胜利。

所以,傅盛要将猎豹工具、内容等方面积累的优势,转变成未来人工智能的胜势,毕其功于一役。

最新财报显示,猎豹第三季度总收入11.947亿元,其中移动收入同比增长16.9%至10.503亿元,再创历史新高。非美国会计准则下,第三季度营业利润同比增长303.4%至1.537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22.5%至1.611亿元。显然,不断卷入新的现金流,猎豹继续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此时,正可以“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修屋顶”,做强人工智能。

而更重要的是,之前,猎豹子公司Live.me接受今日头条5000万美元投资;旗下新闻聚合平台News Republic8660万美元售予后者;紧接着,今日头条又全资收购猎豹投资的音乐短视频社区Musical.ly,三项交易下来,猎豹获得约3亿美元收入。

加上原来积累的3亿美元现金,6亿美元打底,越发不差钱的傅盛终于可以集中优势资源,在人工智能上聚焦单点,形成爆破。从而“一顿操作猛如虎,搞定未来让人服”。

毕竟,从猎豹的发展来看,过去有猎豹清理大师等工具拿下全球6亿用户,有了“底子”,如今做出Live.me等内容平台,粘住用户,引来合作,有了“面子”;如此,基础夯实,再全情投入人工智能,就能掌控未来的“楔子”。

这样,既有承接过往的势能,又有攀升到新空间的动能,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的:“先做对,才能做好”。

工具+内容,积累+引爆

《智能时代》里指出:驱动人工智能需要有三大基础——数据量足够大,数据维度足够多和数据体系完备。显然,没有数据的大格局,就没有人工智能的大未来。

没错,阅历不够没法传递思想,积累不够甭想输出价值。猎豹的人工智能“卫星”要顺利进入轨道,少不了工具、内容两大业务的“火箭”助推。

最早,猎豹清理大师、安全大师等工具,在海外安卓市场站稳脚跟,拿下6亿活跃用户,构建与用户的连接,连接即入口,入口即生意。的确,执掌入口,已经不乏数据,但这样的数据还不够高频,维度简单,缺乏体系化纵深。

所以,在此基础上,猎豹推出Live.me直播,投资News Republic新闻平台和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发展各种轻游戏,导入原有用户,提升他们的使用频率、时长。由此,迷弟迷妹们一起在内容平台上玩得飞起,High得高兴,更多有深度(洞察)、有浓度(见的)的数据进入猎豹的数据池,建立起更有“温度”、更多维度的数据体系,这样,丰富的数据养料下,人工智能就能成为“下金蛋的鹅”。

例如,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Live.me能够按照性别、人种、类型(大叔、鲜肉、型男、少女)等标签对主播进行分类,也能够细化人脸监测(比如相似度、是不是明星脸)、年龄检测、颜值分类,有基于此,它越发精准地了解用户喜好,从而洞察、分析、迎合人性,为用户提供更个性化的内容推荐。因此,推出仅1年,Live.me创收已经超过6.4亿元。

无疑,猎豹此前在工具+内容种种操演,带来的,是人工智能上的积累+引爆,像Live.me这样“起点即爆点”的案例,注定只是开始。所以说,过去“互联网+”持续转型、升级,必将带来“人工智能+”的蜕变、新生。

从这个角度看,之前,互联网预言家凯文.凯利说:“一切的生意,都将是数据的生意。”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改成“一切的生意,都将是人工智能的生意。”

人工智能,怎么玩得溜起

那么,既然是生意,就要讲管理。日本的一位管理学家曾说:在这个速生速朽的时代,管理的本源不是建立一个四平八稳的组织让一切井井有条,而是要树立一个核心的业务,让它带着组织构架往前走。这在人工智能概念“泛滥”的今天尤为重要。

既然人工智能是对过去的蜕变,那就必须做好当下的升级,毕竟,人工智能如今还在初级阶段,探索、落地还有很多过程要走,它急需重投资、重运营、重产业链合作,最忌讳战略、战术上的失焦。

所以,为了聚焦人工智能,猎豹选择与今日头条战略结盟,出售业务,接受投资,这不仅是为了获得更丰厚的现金,更重要的是,缩短战线,带动公司人员配置、技术体系向人工智能靠拢。其实,当年,傅盛带猎豹从PC互联网转型移动互联网,再从移动工具走向内容平台,就是靠这方法,才在红海市场里实现突围。

具体来说,人工智能的核心在数据、技术、人才。猎豹不缺数据,与今日头条合作后,可以解放某些战线上的人才,花资本充实全球化人才,聚集业界大牛,大展身手;同时,战略合作下,今日头条用优异的智能算法“神助攻”,与猎豹智能技术“碰撞”出新的火花,也会“进化”出更高效的机器学习模型,扎台型。

就比如,Cheetah Keyborad这款输入法,它覆盖超过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00余种语言,如果有更多针对人性需求的洞察、分析,其个人习惯的掌控、联想词汇的优化等将大为加速,带来输入效率大幅提升,高能表现下,其Google Play的排名将远不止是70个国家第一。

没错,移动互联网让人类的工作和生活碎片化,用傅盛的形容,这个时代场景至上,所以,猎豹的人工智能需要小米、喜马拉雅等小伙伴,软硬一体地霸占各个场景入口,训练、发展、呈现。而今日头条这样的战略伙伴同样重要,因为,猎豹与它构建“英雄联盟”,完成系统化进阶,发展加速,更能将人工智能玩得溜起。

如小米创始人雷军所说:“商业战场上,一切都是以战养战。”猎豹如今的种种,正是如此——“不断拥抱变化”的组织觉醒下,做好新旧生意的承上启下,剩下的,你只负责精彩,老天自有安排,嗯,就是这样。

——————————————

作者:小郝子 / 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2017-09-22

3b150002f08557a6ce30

​新加坡人也成了“乡巴佬”,见识到金融科技(Fintech)在中国的崛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形容道。为此,他要求当地金融发展局加速“补课”,以保证其“智慧国”战略的落地。

同样需要补这课的,还有国内那些心心念念要上市的企业。统计显示,2017年以来,有52家企业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募股)被否,数量超前4年总和。其中,制造型企业居多,主因是证监会质疑它们持续盈利的能力,本质在于很多公司的“应收账款”增长过快,或者占营收比例较大。

按彭博社统计,仅国内上市公司,应收帐款总额就达3.89万亿元,两年内增长23%,一家典型中国公司收回销售款项(帐期)平均需83天以上,时长是其他新兴市场的2倍。更可怕的是,3年以上“高账龄”应收账款占比超30%。

不言而喻,若更多这样的企业上市,现金流周转、资产运营效率低下,持续盈利没法保证,势必令资本市场成色再下降。所以,这波严审IPO的“水逆”才比以往来得更猛烈些。

“其实,这些企业只是太习惯过去,还没补上金融科技的课。”群星金融CEO姚猛解释道。群星因为帮助联想、海尔等上市公司操作供应链金融而出名,它利用技术手段,“透析”核心企业与下游经销商的运营数据、财务状况、合同执行等信息,将其归结为标准化、即时化的数据,并通过分析积淀数据,建立风控模型,明确企业的信用状况,由此,让上市公司把应收账款“卖断”给金融机构。

这样一来,应收帐款变成流动资金,企业资产被盘活,获得充沛的现金流,自然提升运营效率,活出自己的Freestyle。

所以说,当海尔、联想等上市巨头,都努力用金融科技为自己“打Call”,这时,若后来者还不能加速补齐金融科技的课,就不能在证监会面前证明做大做强的能力,更可能在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里沉底。就像社会学家费孝通所说:“在变迁中,习惯是适应的阻碍,经验等于顽固和落伍。”

应收帐款的病,金融科技的药

在商言商,商场即“战场”,金钱即“军火”,周转即“爆破”。多“军火”且高“爆破”,才能将商业运营效率提升至最高。

举个栗子,A公司生产智能家用电器,原来全年出货约4000万元,下游经销商平均90天的帐期,回款拖沓,其资金年均周转仅4次。也就是说,A若一次出货1000万元,其毛利为150万元,年获利仅600万元。哪怕资金周转一年能多提升2次,那也意味着300万元、50%的毛利增长,这对资本积累,经营扩大的意义可想而知。因此才说周转即“爆破”。

要知道,过去的大工业时代,企业经营约等于计划调度和生产排期,像A这样的企业再努力,也无非在信息流、物流上加码,缩短上下游对接时滞,提升供应链运转效率。但无论如何,它们没有思路,也没有方法,让下游渠道商大幅缩短账期,提升周转,将应收账款快速变现,把资金流玩出不一样的花火。

可现实中,企业的竞争,早已变为整个商业生态的对决,谁能早一步打通商业链环节,重构供应链价值,将别人在应收账款上的不能、不行变成自己的可能、可行,便能成就《三体》描述的“升维战略,降维打击”,铸就远高于同行的竞争力。

而金融科技正是希望所在。如今剔除了P2P、区块链等“高调的概念婊”后,按照“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指导,它走向产融结合——从产业中来,到金融中去,既有深厚的行业根基,又不乏金融的滋润万业。

在此基础上,金融科技成为资金需求、资产供给的****、稳定器,所以,群星这样的玩家才能以创新风控的角色,加速应收账款变现,为IPO前后的企业带去供应链、金融的撮合力,用“金融科技的药”治疗“应收账款的病”。

的确,不审时则宽严皆误,这波“金融科技+”,谁融合得快,谁就能胜出,企业若还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就可能陷入战略被动,不仅错失IPO,甚至会错过整整一个时代。

突破边界

无疑,金融科技对实体经济的渗透已进入“意义”时代,它有能力成为耦合商业利益的“齿轮”,协调各方的运转诉求。这对多数企业来说,是机遇又是挑战,它们只有找到“金融科技+”突破边界的钥匙,才能迎来新一轮的成长。

还原到A公司的案例,它与下游经销商的贸易订单等经过CFCA(中国金融认证中心)数字加签,大量、分散的应收账款由群星风控打分、信用评级,就能被金融机构“买断”(贴现),进而转变成A的现金流。如此,A的实际帐期缩短一半,资金周转率提升至每年8次,运营获利有望升至1200万元以上,年循环贷款8次,支付利息约400万元,年毛利可在800万元以上(之前是600万元)

当然,这只是理想的状态。但毫无疑问的是,任何企业要不断做强做大,就必须像A公司这样,突破旧的运营套路,展现出非凡的财技与盈利,如此,才能走向强者恒强——证监会发审委要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力量。

而为它们神助攻的金融科技,则让场景和产业深度结合,把技术逻辑转化为金融逻辑。它像极了20世纪初的福特汽车,满足人们对“快”的渴望,足以让更多玩家抛弃老套的“马车”。

可以预见,金融科技必将在新经济领域再演绎一场“供给创造”的革命,用不了多久,它注定在“变革金融服务的触达、提高金融体系的功能和提振企业”等方面爆发出巨大量能。

那时,企业整合的范畴、商业生态的概念、竞争的维度已非过往所能藩篱,谁能更早玩转“金融科技+”,谁就能像海尔、联想那样,带着强资产在新技术浪潮中展开绝地反击。一句话,企业有冲天之志,无Fintech不能腾达。

不言而喻,大势如此。现在,企业如果没有对金融科技的落实,没有对“金融科技+行业”的预判,却还一心想拿“旧船票”登上IPO的“新客船”,它就活该“出师未捷先被毙,只让败犬泪满巾”。

无论如何,时间不欺人,咱们大可以拭目以待。

2017-07-14

唐代大学者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站在风口浪尖的互联网巨头,素来不缺,就是“穷苦之言”。倘若无人唱衰,巨头难免有些名不副实。最近,在风口浪尖之上的,正是网络文学领域的巨头——即将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

按照国际著名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报告,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约46亿元,而阅文的收入已达25.57亿元,甩第二名掌阅科技一倍多的距离,拿下市场的半壁江山——巨头之名,实难避之。

此外,阅文还掌控市场80%的原创内容,旗下530万作者,840万部作品覆盖200种题材,旗下渠道月活跃用户达到1.753亿,旗下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改编更成为影视、游戏、动漫的大热门。

可是哪位说了,怎么巨头才1.2%的净利润率?哪有这样的巨头?1.2%的利润率确实扎眼,但在小郝子看来,这一项数据实在微不足道。

没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净利润率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话说:利润率没法当饭吃,互联网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未来现金流的最大化。卷入的现金流够大,这样,才能彰显企业的行业影响力,让股东们看清它的商业价值,持续地投入和持有。

因此,亚马逊10余年不盈利,这才赢得近两年的爆发,而在国内,用利润换空间的互联网巨头也比比皆是,靠这招,淘宝将eBay赶出中国市场,腾讯干掉盛大成就游戏第一,京东则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所以,小郝子必须说,1.2%的净利润率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它是负的,也实在不足为奇。阅文只要稍稍压缩成本,就能轻易做出报表上的利润。但现在,对它而言,更重要的是将收入投到网文生态中,垄断优质作者,强化内容优势,同时,加速娱乐产业布局,打造IP共营,放大IP价值,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先做对,再做好。由此,才能长久地享受互联网传统的“赢家通吃”。

网文生态:不造不快活

按照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总结:“公司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能赚钱(绝不是赚特多的利润),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阶段的持续而构建商业生态。”

如今的阅文正处于第三阶段,因此,它必须持续地投入网文生态:为作家提供优厚的待遇,从而,卷入更多写手,获取优质网文,夯实内容库存,进而,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博取付费阅读收入。如此,阅文就能不断做大网文供求,“造”起来,快活地“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无疑,作者的稿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仅2016年就发放近10亿元,年稿酬分成超100万的作家超100人,日销最高过万的作家超700人。但也正是凭这一切,阅文才打造出“橄榄形”的作家结构——一方面,保证中坚(腰部)作家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另一方面,又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于是,即便大众口味不断随时代变化,阅文的大神作家也总能实力圈粉。仅去年,阅文的TOP100中,就有55位新明星作家上榜,更有某些90后作家异军突起,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示范效应下,阅文垄断了业内八成以上的作家,更“供养”出《大主宰》《完美世界》《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神作,长期称霸各类网文榜单。

正因为作家们的鼎力支持,阅文才可以用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不断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让迷弟迷妹们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持续放大营收。结果,巨大的投入,换来的是“没有演技浮夸,完全实力爆发”。

对比网络文学领域的其他企业,阅文把握住的,是作家和作品的源头。不久前,阅文那一场“生态大会”,就将其内容生态的优势一展无余。因而,对阅文来说,利润不是一时的计较,否则,无法成就今天的阅文。稍微翻阅其发展进程,就知道阅文掌舵人吴文辉不是短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创造出网文圈的N个第一。

娱乐产业:无共营不成事

谷歌高管们曾总结: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

无疑,阅文投巨资造网文生态,是“主要的事”,而“改进的事”则是在娱乐产业里,立住自己的Flag,放大网文IP的价值,谋求它们在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改编,进而,实现其商业价值的“裂变”,博取IP授权、衍生品售卖、资本运作等多元化收益,当然,这一切也需要不菲的投入。

所以,阅文才在去年开始打造“IP共营合伙人”计划,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势力共同将网文IP跨界打造成“超级IP”,按照原著的精神内核,设计再生机制,寻求多元化的外在表达,谋求一个自发展、自发酵、自升级的泛娱乐发展系统。

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投机者重金购入IP,然后囤积居奇、巧卖豪夺。如此,阅文才能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将IP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文化等不断提炼、延展,与时下的痛点、槽点、热点交融,导向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新故事)的进化。

由此,像“求道”一样做IP,延长其生命周期,阅文和小伙伴就能共同演绎《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那样的传奇,博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共营又共赢。

没错,从简单粗暴的IP买卖,变成共同精耕细作的IP经营,必定需要长期的投入。因此,阅文的营销广告支出才有所增长,但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产业小伙伴的尊重与协同,其IP得以占据人们的心智思维,最终,阅文扩充了影响力边界,构建出迪士尼那样的“轮次收入模式”,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阅文IP的经营之道,已在业内有目共睹。还是那句话,阅文抓住了源头,有储备,才有开发。网络文学的IP开发和泛娱乐运作,已形成以阅文为唯一的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阅文2016年度版权营运营收达2.47亿,近日同样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阅2016年度版权产品营收为1067万,在IP火爆的大时代下,只能说阅文的IP经营,一骑绝尘,其他网络文学企业真的难以望其项背。

不言而喻,阅文如今种种的重金投入,都是为了更确定的商业未来。亚马逊上市10多年才盈利,京东上市3年才盈利,阅文上市之前已经盈利,而且还称霸市场,吃下一半市场份额,在此基础上,它的野心恐怕是要赢家通吃,它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