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唐代大学者韩愈说:“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站在风口浪尖的互联网巨头,素来不缺,就是“穷苦之言”。倘若无人唱衰,巨头难免有些名不副实。最近,在风口浪尖之上的,正是网络文学领域的巨头——即将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

按照国际著名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报告,2016年中国网文市场规模约46亿元,而阅文的收入已达25.57亿元,甩第二名掌阅科技一倍多的距离,拿下市场的半壁江山——巨头之名,实难避之。

此外,阅文还掌控市场80%的原创内容,旗下530万作者,840万部作品覆盖200种题材,旗下渠道月活跃用户达到1.753亿,旗下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改编更成为影视、游戏、动漫的大热门。

可是哪位说了,怎么巨头才1.2%的净利润率?哪有这样的巨头?1.2%的利润率确实扎眼,但在小郝子看来,这一项数据实在微不足道。

没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净利润率很重要,但绝不是最重要。按美国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话说:利润率没法当饭吃,互联网企业的目标,应该是未来现金流的最大化。卷入的现金流够大,这样,才能彰显企业的行业影响力,让股东们看清它的商业价值,持续地投入和持有。

因此,亚马逊10余年不盈利,这才赢得近两年的爆发,而在国内,用利润换空间的互联网巨头也比比皆是,靠这招,淘宝将eBay赶出中国市场,腾讯干掉盛大成就游戏第一,京东则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所以,小郝子必须说,1.2%的净利润率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即使它是负的,也实在不足为奇。阅文只要稍稍压缩成本,就能轻易做出报表上的利润。但现在,对它而言,更重要的是将收入投到网文生态中,垄断优质作者,强化内容优势,同时,加速娱乐产业布局,打造IP共营,放大IP价值,就像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先做对,再做好。由此,才能长久地享受互联网传统的“赢家通吃”。

网文生态:不造不快活

按照前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的总结:“公司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活下去,第二阶段,能赚钱(绝不是赚特多的利润),第三阶段,则是为前两阶段的持续而构建商业生态。”

如今的阅文正处于第三阶段,因此,它必须持续地投入网文生态:为作家提供优厚的待遇,从而,卷入更多写手,获取优质网文,夯实内容库存,进而,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博取付费阅读收入。如此,阅文就能不断做大网文供求,“造”起来,快活地“竹林成海,生生不息”。

无疑,作者的稿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仅2016年就发放近10亿元,年稿酬分成超100万的作家超100人,日销最高过万的作家超700人。但也正是凭这一切,阅文才打造出“橄榄形”的作家结构——一方面,保证中坚(腰部)作家收入高于一般职业,让他们全心地为读者“天马行空”,另一方面,又给他们树立“上升通道”、“榜样力量”,令潜能者找到合适的爆点,写出炸裂的爆款,脱颖而出。

于是,即便大众口味不断随时代变化,阅文的大神作家也总能实力圈粉。仅去年,阅文的TOP100中,就有55位新明星作家上榜,更有某些90后作家异军突起,几十天收入,就能在北京买房安居。示范效应下,阅文垄断了业内八成以上的作家,更“供养”出《大主宰》《完美世界》《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神作,长期称霸各类网文榜单。

正因为作家们的鼎力支持,阅文才可以用无所不包的内容汇聚热血情怀、生活气息、世相百态,不断卷入偏好各异的大众,让迷弟迷妹们掏出真金白银付费、打赏,持续放大营收。结果,巨大的投入,换来的是“没有演技浮夸,完全实力爆发”。

对比网络文学领域的其他企业,阅文把握住的,是作家和作品的源头。不久前,阅文那一场“生态大会”,就将其内容生态的优势一展无余。因而,对阅文来说,利润不是一时的计较,否则,无法成就今天的阅文。稍微翻阅其发展进程,就知道阅文掌舵人吴文辉不是短见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创造出网文圈的N个第一。

娱乐产业:无共营不成事

谷歌高管们曾总结:大型的互联网企业,要经久不衰,需要精力的划分,70%做主要的事,20%做改进的事,10%做靠谱的创新。

无疑,阅文投巨资造网文生态,是“主要的事”,而“改进的事”则是在娱乐产业里,立住自己的Flag,放大网文IP的价值,谋求它们在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的改编,进而,实现其商业价值的“裂变”,博取IP授权、衍生品售卖、资本运作等多元化收益,当然,这一切也需要不菲的投入。

所以,阅文才在去年开始打造“IP共营合伙人”计划,与影视、游戏、动漫等娱乐势力共同将网文IP跨界打造成“超级IP”,按照原著的精神内核,设计再生机制,寻求多元化的外在表达,谋求一个自发展、自发酵、自升级的泛娱乐发展系统。

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投机者重金购入IP,然后囤积居奇、巧卖豪夺。如此,阅文才能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将IP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文化等不断提炼、延展,与时下的痛点、槽点、热点交融,导向深度(观点)、浓度(见识)、温度(新故事)的进化。

由此,像“求道”一样做IP,延长其生命周期,阅文和小伙伴就能共同演绎《择天记》《斗破苍穹》《全职高手》那样的传奇,博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共营又共赢。

没错,从简单粗暴的IP买卖,变成共同精耕细作的IP经营,必定需要长期的投入。因此,阅文的营销广告支出才有所增长,但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产业小伙伴的尊重与协同,其IP得以占据人们的心智思维,最终,阅文扩充了影响力边界,构建出迪士尼那样的“轮次收入模式”,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阅文IP的经营之道,已在业内有目共睹。还是那句话,阅文抓住了源头,有储备,才有开发。网络文学的IP开发和泛娱乐运作,已形成以阅文为唯一的第一梯队。招股书显示,阅文2016年度版权营运营收达2.47亿,近日同样提交了招股书的掌阅2016年度版权产品营收为1067万,在IP火爆的大时代下,只能说阅文的IP经营,一骑绝尘,其他网络文学企业真的难以望其项背。

不言而喻,阅文如今种种的重金投入,都是为了更确定的商业未来。亚马逊上市10多年才盈利,京东上市3年才盈利,阅文上市之前已经盈利,而且还称霸市场,吃下一半市场份额,在此基础上,它的野心恐怕是要赢家通吃,它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时间不欺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众号——郝闻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传媒经历,前商业杂志资深记者,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互联网的幸福就在这里。


上一篇: 马云点赞“造物节”,阿里CEO解读淘宝的逻辑,你必须知道这些
下一篇:敲黑板!金融工作会议后,金融科技洗牌,“人工智能+产融结合”才是正确的姿势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