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俗话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可面对6月19日股市大盘重挫,千股跌停,没人能无动于衷。
的确,受伤的不仅是股民。“很多基民,也会在这个时候追涨杀跌,大量基金赎回(卖基金)往往会在这时发生。”一位基金高管告诉小郝子。
其实,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的说法:这样的大跌只是受情绪影响,投资者应保持冷静,理性看待,毕竟我国经济基本面良好,经济增长的韧性增强,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对此他充满信心。
放在过去,那么提振市场的消息,要传到千万基民眼前,几十个小时才能有效覆盖,那时,很多基民或许已经像抛股票一样赎回基金,少则数十亿,多则数百亿,而这就是12万亿基金艰难的“中国式生存”。
但现在已经大有不同,比如在支付宝的“财富”频道,所有的基金买家都会在“财富号(类似微信的公众号)”看到这类信息,从而更理智地判断行情,大大减少盲目跟风的赎回——基民理智不焦躁,基金爽利不尴尬。
没错,当基金握住技术大咖的给力之手,就能获得互联网基因,再无过去的焦虑。因此,它们才放下各种芥蒂,与蚂蚁金服(支付宝母集团)协作、创新,期望站上技术金融的第二波浪潮。
另一方面,国内人口红利不再,监管越来越严,技术世界不再“赢家通吃”,转变为“生态的战争、联盟的角逐”。所以,蚂蚁金服顺应时势,全面开放,用其董事长井贤栋的话说:“蚂蚁金服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和产品,将全面向金融机构开放,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一边,基金需要新技能,另一边,蚂蚁需要新动能,两者共生、共治,就能激活数亿存量用户,打破过去的边界,重构商业要素,缔造出基金业的新商业文明。
一切就像意大利思想家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
不再盲人摸象,基金要豹变
彼此盲人摸象,买卖全靠缘分——基金业的顽疾难以根治。因为从一开始,基金的生命线就握在别人手里。
20年前,“老十家”公募基金刚刚建立,销售渠道匮乏,只能委身银行、券商等渠道,求它们推广销售。结果,路径依赖下,这些渠道越做越大,隔离了基民与基金的联系,还倒逼基金适应它们,费用居高不下,服务越做越差。
即便后来互联网兴起,基金自己努力直销,可还是收效甚微。用一位主管基金的小姐姐话说:渠道来的基民,连个完整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想问问满意度,了解下资金未来用途,都常常搞不定。
后来,银行等渠道越发强势。按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统计,它们自己“制造”理财产品,将投资10万元以上的高价值用户笼络,于是,基金们只能捡漏投资额10万元以下的基民。
无奈,基金们只能感叹自己力不从心,继续在不了解基民的窘境下开发产品、设计服务,“盲人摸象”。
当然,“盲人摸象”不止是基金,还有基民。他们要么靠亲友推荐,要么被银行、券商的销售指导,严重缺乏一手信息,经常被假消息蛊惑,被市场情绪带动,几乎不了解基金的特长,投资的逻辑,只会随着市场追涨杀跌。
于是,买卖双方没有真正的连接,一切只能随缘。基金渴望像《周易》形容的“豹变”,可惜只欠东风。
直到2014年,诸多基金看到余额宝爆发,开始明白支付宝、蚂蚁连接大众的力量。要知道,这种模式,并非蚂蚁独创,余额宝上线前,很多基金已经开卖类似产品,但后来却是余额宝一炮而红,更开辟出一个金融技术的新时代。
所以,当蚂蚁金服走向开放,基金迅速上门寻求合作。一开始,只是寻求导入用户流量,后来,彼此了解,进一步深入对用户和数据的“精耕细作”。“财富号”由此诞生。
这样,每个基金在支付宝里开出了“直营店”,基民进去“逛店”,在各种内容的“导购”下,体验、比较、购买,理性选择基金。双方直接接触,形成紧密连接,基金的转化率提升40%,基民赚钱的比例也提升20%。
在此基础上,借支付宝这个高频工具,基金更能对基民“陪伴式服务”,让他们在养老、子女教育等不同阶段,合理配置资产、资金。由此,基民定投坚持周期增加61%,懂得配置的用户比例上升201%。
如此,被“互联网+”的基金变得越发犀利,不仅找到独立、可持续、延展度高的商业模式,更完成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终于活出了自己的理想主义。

不再单打独斗,蚂蚁大变阵
如果说,对基金而言,那些旧时代的丧,都可以被新技术治愈,那么,对蚂蚁来说,开放的变阵,就是在布局未来,追求时间战场上的终极胜利与自由。
毕竟,移动互联网当道,“习惯至上”取代了“入口第一”,“场景优先”完胜“路径依赖”,去中心化趋势明显。
另外,去年定调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一再强调“合作性金融”,核心理念是“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相统一”。
这样的环境下,即便是巨头,也无法在单打独斗中不败。想要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巨头必须打造自己的“英雄联盟”,建立自己的商业生态。如此,小伙伴的分担下,创新的成本、风险更低,被“边缘颠覆”的可能更小,同时,面对行业的速生速朽,才更有自己的战略定力。
而蚂蚁14年的发展、沉淀后,有能力在基础设施领域(如技术、服务、产品、管理)大规模凝结与输出。此时,蚂蚁将这些能力开放出来,协同金融企业完成“互联网+”进化,它们再无转型焦虑,必然成为蚂蚁坚定的同盟军。
比如,人工智能方面,蚂蚁的智能客服随叫随到,直接帮财富号基民解决92%的问题。
对基金公司,这大大减轻了人工客服的负担,降低了成本;对基民,有问题随时解决,越发信任基金、蚂蚁财富。如此,连接不断,互动频繁,又刺激智能客服不断进化,变得更“聪明”,正循环下,大家一起享受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由此,财富号长期“陪伴”下,有关基金的策略、宏观解读等各种的内容,潜移默化地教育投资者。用基金小姐姐的话说:这种陪伴式教育,才是基金最渴望的,它对唤醒基民的理财意识,优化他们的财富规划,稳定他们的买卖情绪等,至关重要。
特别是像6月19日这样千股跌停的时候,接受过“陪伴式教育”的基民更能坚定信心,再加上易纲等稳定市场的内容推荐,信息对称下,大量基民不在此时杀跌,更坚持长期持有。这些措施下,财富号基民的基金持有时长增加89%。
这一切就像马云说的:“蚂蚁的存在,不是颠覆金融机构……而是成为促进社会进步的创新力量。”
是的,随着互联网广泛普及,中国科技业进入新的理性周期。此时,蚂蚁开放变阵,基金业主动求变,这让资源匹配更合理、更集约,也驱动幕后基础设施走向协同与融合,最终,让互联互通的世界更为辽阔。
由此,两者才能真正打破旧有的格局和边界,像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的:达成企业的使命——不断创造并留住客户、用户。
如此种种,正像《数字化生存》所说:“预见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创造出来”。实际上,“改变世界”的梦想绝不只属于苹果和谷歌。任何有抱负的商业玩家,只要能做未来、过去的裂变“加速器”,它改变世界,就是顺理成章。

上一篇: 正式开战!怒刷世界杯,阿里巴巴和优酷要搞个大事情
下一篇:雷军跑全球,小米得定价,都叫“独角兽”,同名不同命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